e陪诊CEO岳建雄:用互联网媒体思维去做移动医疗

洛阳阳 2016-04-14 14:55 新媒体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文|洛阳阳

北京小木桥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是一家集诊前挂号和陪诊业务相结合的移动医疗创业公司,其公司创始人兼CEO为岳建雄。在正式创业之前,岳建雄曾是一位在搜狐任职长达11年的媒体工作者,他见证了搜狐新闻客户端从零到装机2.2亿的全过程,曾任搜狐新闻客户端总经理,直接汇报给张朝阳。

从互联网媒体到移动医疗,果敢?敏锐?挑战?岳建雄有他不一样的创业思考。

媒体跨行创业,想做护理移动医疗

2014年8月,岳建雄从搜狐正式离职,而后,加入到爱康移动医疗公司,正式实现跨界移动医疗。几个月后,岳建雄和他的团队正式创立e陪诊移动医疗,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创业道路。

(e陪诊创始人岳建雄)

岳建雄告诉贝壳社,“当初离职时觉得纯线上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呆一家公司时间特别长,再不出去以后可能没有勇气出去了。从互联网媒体跨界到移动医疗,我觉得医疗时间窗口还在,机会也比较多。”2015年1月11日,e陪诊在北京正式创立,3月份便拿到了洪泰基金1000万的天使投资。

小木桥通过建立e陪诊移动平台,征集拥有职业资格证明的闲置护士资源,对护士进行培训考试评审。用户通过移动端,选择匹配护士,一键呼叫陪诊服务。岳建雄透露到,目前e陪诊平台面向的用户绝大多数是老年人。在北京政府加大健康养老医疗政策的扶持下,目前小木桥在线下已和北京双井、来广营、大山子、六里屯等40多个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取得合作。平台护理服务价格在198-289元左右,目前已积累1700多名兼职护士,注册用户近10万人。

“我自已就是一直在外面,家里有老人看病照顾不到很是内疚,老龄化社会很快袭来,未来看病不仅是挂号就诊比较难,人老了以后没有人陪伴看病照顾会更加常态。我希望通过创业的方式可以帮助到这一群体,希望人人不仅老有所依,更要老有所医。”岳建雄向贝壳社分享这一初衷。

而与此同时,他也谈到,在跨界创业为何选择护士而不是像更多移动医疗公司,选择医生作为切入点时,岳建雄认为,护士比医生更需要用互联网化的方式去匹配资源不对称问题。医生资源是稀缺的,尤其是优质的医生资源,稀缺的资源是很难被互联网化的。我们要做的是通过互联网化的方式可以去改变不稀缺的资源,让资源匹配对称。

岳建雄说,他在爱康工作时发现一个现象,护士不像医生那样稀缺,很多护士因为待遇太低的缘故离职之后选择转行,对于医疗来说这一资源的巨大浪费是很可惜的。他选择护士作为切入点,通过建立一个互联网化的信息平台,就可以很好的调动这一资源,护士依靠平台去进行服务,但像其他依赖医生资源的移动医疗公司就很难做到这一点,平台始终是靠着医生而存在,平台要想做起来就通过不断提供给医生好处,例如补贴等。这两者面向的节点不同,对等地位就很不一样。

与此同时,他还认为,用户即看病的患者,在就诊时往往不是看中医生,而是看中医生所在的医院。“医生很明白自己脱离医院后是很少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患者。所以他们不会通常不会选择走出医院这个平台。”岳建雄认为,帮助医生走出医院,这才是价值,这就是他创业第二步要做的事情。

推出早医平台,实现诊前陪诊服务的闭环

小木桥目前已上线第二个产品:早医APP。通过系统技术信息平台的方式,汇集来自全国的挂号资源,如114、挂号网、医院挂号APP等。通过信息化的方式为用户匹配挂号信息和医生信息,用户通过平台,进行挂号就诊。未来产品上线后,还会考虑用户在挂号的同时结合陪诊服务到早医产品中。

“像今日头条,它是一个聚合平台,内容都是各家资讯平台,通过浏览器的方式聚合到今日头条,今日头条再通过推荐引擎精准推送给用户阅读。”早医搭建一个信息系统平台,不需要和医院进行合作加号,也很好的规避了禁号政策。例如,协和医院的医生,在多点执业政策的鼓励下,可以选择在附近的民营医院坐诊。在早医平台上,用户可以看到挂在民营医院的协和医生号,可以考虑去民营医院看病,这样就很好的解决了看病挂号难的问题。而早医平台本身是没有号的,只是通过信息化的方式链接医院号源。”

(早医APP截图)

目前,小木桥早医APP产品已经上线,迭代到1.2版本,链接了具体全国300多个城市近2000家医院的挂号能力,目前平台有60多万的装机用户,未来还将延伸到诊前的资讯与医生的多点执业业务。

据贝壳社了解,小木桥创业团队20多人,80%是技术产品人员。团队正在筹备融资之中。未来,岳建雄将带领团队,把早医打造成为一个就医问诊的一个线上入口,线下e陪诊对接诊前陪诊的服务闭环。

(e陪诊团队合影)

如果你也是创业者,如果你的项目也在寻求报道,不妨加小编微信聊一聊:18580021994

文|洛阳阳

转载请注明来源:贝壳社(微信号:iBio4P)

二维码.jp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