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七七是这样一步步走向消亡的

2016-04-18 09:57 电子商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又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以惨烈的方式收场。4月7日下午,美味七七宣告破产倒闭。

  在美味七七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崂山路300号普联大厦5楼的总部,不知情的员工上午还在工作,下午却得知公司已倒闭……接近三年的努力和付出,瞬间一切归零……留下的只有满地狼藉以及一个大大的问号:曾经背靠大树的生鲜电商佼佼者如何成了仓皇出逃的出局者?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IT时报》记者独家采访了一名前美味七七高管,揭秘这家生鲜电商新贵的覆灭之路。

  闪电出走正大

  2013年4月30日,正大天地一名普通员工徐子明(化名)接到了一个紧急面谈通知,与上司做短对话后,他必须尽快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正大天地将正式脱离正大集团,所有员工必须在下班前决定去还是留。

  其实从半年前开始,经手相关业务的员工应该已经能察觉公司内部正在发生的微妙变化:2011年2月成立的正大天地,凭借正大集团雄厚的资金背景和产业链支持,迅速成为生鲜电商平台中的一匹黑马。但在应快马加鞭的时候,公司各项举措却似乎突然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全国各地迅速扩张站点和仓储的脚步放慢了;与部分地区的正大集团旗下连锁超市易初莲花合作推进的相关建设项目也被突然喊停;只专注生鲜的正大天地,却要与新增加的泰国商品购物频道“正大凡夫”共享流量……在正大天地员工看来,所有这些现象都指向一种可能:正大集团也许正准备结束生鲜电商这条衍生业务线。

  尽管内部并未给出任何官方解释,但扩张速度过快,烧钱过猛都是不可回避的因素,当时正大集团一直都在致力于推动泰国旅游及泰国特色商品业务,对于生鲜电商业务不熟悉,也缺乏长远规划。

  据徐子明回忆,当时还是正大天地职业经理人的宓平在结束自己在正大天地的职业生涯时曾表达过这样的意思,现在她站出来,是想为大家搭建一个平台。不然不会出来。

  据推测,宓平在 2013年初,就与正大集团开始交接,着手接盘正大天地。其中具体交易细节不得而知,但员工中流传的一种非官方说法是,以正大天地出售的礼品卡作为负债,仓库货物作为资产,经过相互清算抵消后,正大天地就正式脱离了正大集团。宓平的身份也从正大集团职业经理人转换成了新公司的CEO.

  这个新公司,就是美味七七。尽管正大的离场对当时正处于上升阶段的正大天地形成了不可避免的伤害,但出于对生鲜电商前景的乐观判断,徐子明和当时大部分同事都选择留在了新团队中。

  踢开红杉资本,拥抱亚马逊

  “陈旧的电梯、肮脏的厕所以及极不稳定的供电……”2013年5月,正大天地正式更名为美味七七,原正大天地的部分团队搬出了正大集团所在的办公地强生大厦,在崂山路300号普联大厦5楼的一间办公室内开始了新平台的运营。没有了雄厚资金支持,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切从头开始。“那个时候,一旦通知明天停电,就需要将电脑全部搬到仓库,结果第二天又来电了,我们只能从仓库将电脑再全部搬回来。”

  但就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各项业务指标逐步回归正轨:美味七七在战略上推进零库存管控,根据订单直接采购,在时速上可做到21:00 前确认订单,次日送达。这让他们在货损率上占据优势,“当时只有美味七七可以卖冰鲜猪肉,这个对供应链要求很高,目前都没有几家可以做到。”

  从2013年5月到2014年5月,经过了一年的调整过渡期,美味七七的规模、毛利率、周转率等数据都颇为靓丽,这样的优势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当时除了亚马逊之外,红杉资本也曾对入资美味七七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前后多次与美味七七方面接触沟通,意向明确。但美味七七和宓平最终选择了亚马逊。让人意外的是,也正是由于这起在当时引起瞩目的跨境投资项目,让美味七七经历了发展历程中最为严重的人事动荡期。

  2014年下半年,徐子明已成为美味七七公司管理层之一,但他还是选择了离开。徐子明清晰记得就在他办理离职手续的同一天,亚马逊高管来到美味七七的上海办公点,与宓平及第一轮投资人举杯庆祝入股成功,新旧交替,他们几乎是擦肩而过……就在几个月后,美味七七财务总监也宣布离职。当时公司员工充满娱乐精神地把高管的接连离职定义为“泰国魔咒”——曾跟随宓平出游泰国的一批高管几乎都在这一时期陆续离职。

  与之前离开正大集团不同,公司不少元老都把美味七七与亚马逊的合作看作是一种“放弃”——除了最后被亚马逊收购套现外,看不到更长远发展。

  当时,生鲜电商领域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美味七七在江浙市场的拓展屡屡受阻,最惨的时候某城市“平均每日仅有几单、几十单的订单量”。当时外界都认为,亚马逊的入股会改变格局,但事后证明,宓平的所有预期一一落空。

  宓平希望能让美味七七成为亚马逊在中国独有的垂直生鲜平台,她甚至考虑要开辟amazon77.cn的域名。但在亚马逊正式入股后,宓平才发现,亚马逊内部并不允许向外导出流量,相反只能向内引入。即便在美味七七遭遇流量瓶颈时,亚马逊也并未对危机中的美味七七伸出援手,宓平计划推进的包括“亚马逊共享虚拟购物车”等举措最终都未能获得亚马逊支持。

  “一年换了七个上司”

  宓平作为美味七七的重要创始人,她的精明强干无可否认,而在员工的记忆中,她还信仰风水,经常邀请风水大师为公司布局摆设、业务上线出谋划策。公司前台的水帘摆设就是某位风水大师的建议。而员工希望的却是公司老板能多听听自己的声音,到了公司发展后期,人心涣散逐渐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年上旬,媒体报道了一则美味七七与员工的人事纠纷。案件的起因是一位技术部员工在2014年7月5日和6日被派驻到美味七七苏州分公司开业现场负责技术支持,这名员工因拒绝公司临时安排的客服工作而被解除劳动关系。员工将美味七七告上法院,而法院判定美味七七“解除劳动合同决定”属违法,应当支付赔偿金9700元。

  在2015年前后,美味七七内部类似的人事纠纷频发,多位前员工透露,美味七七拿到亚马逊的2000万美元后,对员工的管理却越来越苛刻,经常有员工因不服从安排而被调遣至看管仓库,情节严重的则直接开除。与管理要求不断提高形成对比的是,员工收入水平却未见起色。

  2014年下半年,美味七七的仓库和配送站暴发过一次大规模停工,员工要求提高收入。“每到过年,公司所有部门都要派人去仓库干活,有的大年三十还要帮忙送货,但公司一点补偿都没有。最后由部门领导申请才补了一张100块的礼品卡。”一位前员工回忆。

  不满情绪在公司内部蔓延,随之而来的是更为频繁的人员流动。一位在2014年末入职的美味七七前员工告诉《IT时报》记者,一年时间内,他前后共换了7位上司,除了临时调任岗位的,剩下的就是离职,“最短的一位领导,来了一周就不干了。”

  欠着一大笔烂账

  少了骨干的支撑,让美味七七在后期发展中愈加艰难,不断陷入决策和管理的失控中,而宓平对此却“束手无策”。

  亚马逊入股后,美味七七做得最多的是扩充仓储点,推进团购模式,以及1小时速时送业务。但这些业务在过快、过猛的推进中,不断丢失了美味七七原本积累的供应链和毛利掌控上的优势,“配送站为了保证服务半径的订单需求1小时速达,必须要备货,而这违背了美味七七最初引以为傲的零库存优势,导致货损率直线上升。”而美味七七的低价战略更是造成其平均每单毛利偏低,很难确保对生鲜冷链建设的持续投入,以致于订单投诉率一度高于同行对手。这被认为与缺乏专业决策团队有直接关系。

  一位进公司仅一年的年轻员工这样形容美味七七的没落:进公司时,仓库、技术、采购原来都有好几个大拿,单量也还可以,活下去应该不成问题,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让人感觉不是公司,而是一个训练营。他去年离开公司前,高管中剩下的几乎都是宓平的亲信。

  记者查询了美味七七的工商登记信息,发现在美味七七及旗下五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分别为何壁友、宋佳、徐刚三人。同时,在何壁友名下的另一处名为“平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人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已于去年转入李一鸣名下。而据一位美味七七前高层回忆,何壁友在公司中并没有固定职务,而每次出现,宓平都会称他为“大师”。

  目前,美味七七欠下的“债”还有许多——拖欠200多家供应商的货款、未支付自家员工的数月工资和没有配送的大量消费者购物订单……如此仓促地宣布破产,让消费者、员工、供应商都措手不及的做法本身就很能说明这家企业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责任编辑:DF159)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