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数百万美元,她想帮更多人走下心灵的悬崖

唐芯 2016-04-21 10:14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前言:“所有的过去都不能定义你是谁。我们比自己以为的更聪明,也更愚蠢。你终究会依赖自己的力量,和自己越长越像。别要求自己不难过、不糟糕,那只是种状态。一切状态的本质是:它总会变化。”——简单心理创始人简里里

对于创业圈的女性,似乎总是能找到几个相似的词来形容她们:知性、大方、优雅、洒脱。似乎这是她们天生就自带的气场,女王、御姐的光环真的是天生的吗?这或许是很多人对女性创业者的疑问。今天我们来看看简单心理创始人简里里的成长史和辛酸事,里面很多经历许多人都似曾相识,而她似乎只是多走了几步。

简里里在创办简单心理之初就顺利拿到德丰杰风投创始人Tim Draper的天使投资,之后的一周时间里,简单心理又顺利拿到真格基金与华创基金的投资。就在2015年11月,简单心理完成了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在所谓的资本寒冬里他们似乎走得一帆风顺。从一个“抑郁”的心理咨询师,到一家创业公司的CEO,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抑郁”的心理咨询师



♠ 简里里的私照

简里里的真名叫李真,简里里只是她在心理咨询圈里更为大家所熟知的名字。

由于上学较早,才20岁,简里里就从英国拿着神经科学的硕士文凭回国了,通过应聘成为中央财经大学的老师,从事心理咨询的工作。高校老师是现代社会里“最适合女孩的工作”之一,工作体面而清闲,每年还有两个假期。简里里工作得心应手,单位的同事对她也很好,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可以申报更高的职称,享受更多在学校工作的福利。同时她还有一个从斯坦福毕业温柔体贴的男友,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可是简里里却感到不开心。

“我不甘心自己的未来将和办公室那些年长的同事一样,一眼就看到头儿了。”简里里说道。同时,因为她在行政部门,而行政管理者跟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形式是冲突的,很多想法不能变成现实,在她看来,“当老师没有增加我的价值”。

从2012年开始,简里里在豆瓣上撰写心理方面的文章,最初她只是做一些心理咨询上的科普,后来读文章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发私信给她,倾诉自己遇到的问题。面对这些求助,她也想伸出援手,如果托朋友打听,的确是可以给求助者推荐心理咨询师,或是直接回复解决问题,但这需要付出巨大的精力,会占据她的整个生活,而且效率低下,所以,简里里一直处于“想帮不能帮”的状态。

简里里想到通过互联网解决普通人心理咨询的问题,辞职创业的想法像炉子上的一壶水在慢慢加热。可每当她决定要辞职时,假期就像一块冰让她冷静下来,周而复始。那段时间,以专业知识对自己评估,她都快要抑郁了。

崩溃后的勇气



♠ 简单心理官网截图

2013 年,在体制内工作了5年的简里里想换工作了。带着“想找一个地方透透气”的想法,简里里飞往硅谷参加了Draper University(英雄学院)的创业培训项目,该项目的创始人Tim Draper是硅谷创投界的传奇人物,其创办的DFJ投资基金是Hotmail、百度、Skype等著名科技创业企业的领投方。

“我给去过DU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在DU的感受,他也没跟我多说,就说那是一次life changing的机会。我想要是太无聊,过两周我就拎着箱子回来过年。”简里里说道,“我是我们那届最晚一个去的,open party都没参加。前两个周都不太在状态。后来比较投入了,开始有收获。我们37个人在一起吃住玩七八个星期,像一个很大的集体治疗。

有一天,一个女生提议举办一个“女孩之夜”,十来个女生坐在台上,讲述自己“身为女孩”的感受。说着说着,自然就说到了社会对女性很多固有的陈旧观念,以及女性发展的玻璃天花板等。

一直沉默的简里里在这时候崩溃了。她慢慢说:“我一直到26岁之前都没有意识到社会给女性的压力。后来我身边的女性、我自己,发现社会对我们并不宽容,甚至苛刻。我们被期望早点结婚、早日安定、不要折腾……”她哽咽起来,“我想女性争取的并不是成为男性,而是希望有选择的权利,争取选择生活的自由。”

突破传统女性要“乖”、要“稳”、要“陪衬”的束缚,简里里突然有了试一试的勇气。在项目快要结束时,她很认真地把自己想了很久的想法制作成了PPT,她想创建一个对接心理咨询师和有心理咨询需求人群的平台。最终,她的路演获得了第二名。出乎意料的是,Tim Draper决定做简里里的天使投资人,还把她推荐给了国内的投资方。

不知道简里里是因为有了投资的助推剂,还是终于想明白了,总之她回国后迅速辞职了,开始把自己的梦想脚踏实地地变为现实。

在创业过程中治愈自己



♠ 简单心理APP截图

刚开始创业,简里里常头疼得睡不好觉。简里里回忆道,基本上每次有新功能改版时,简单心理平台上的咨询师就会给他们提意见。改版会不会影响专业性?什么会影响咨询的设置?咨询的过程究竟如何理解和评估?……咨询师的声音有时候会演化为争执,让简里里和她的团队好生为难。技术问题同样是挑战。有一次,系统连续出了两个漏洞,错误信息被群发给用户,造成对用户的误导。

但简里里说,她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地开始感受到被治愈”简里里说道,“我能看到自己,能看到他人和自己为了联结做出的努力,这构成我们共同的经历。”

目前简单心理针对来访者提供三类服务:心理咨询服务,预约咨询师最近一周的时间;轻问诊服务,用户可以随时通过电话寻求建议,咨询信息类问题;而在文字问答板块,除了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提供答案,也会有用户作答来相互支持,用户粘度也因此得以增强。

同时简单心理给平台上来自全国各地的、以及海外的讲中文的心理咨询师提供一套专门服务心理咨询师的工具,包括时间管理、来访者管理和支付系统,也给他们提供宣传服务。“这样心理咨询师只需要专心做专业的咨询工作,其他的宣传和行政工作都可以通过简单心理的移动平台在手机端快速完成。”

上线以来,从每个月咨询发生的数量、个案脱落率和来访者反馈来说,简单心理的咨询量已经远远超越地面的心理咨询室。通过网站进来的个案相对质量较好:有付费能力、受教育程度好、有个人成长的意愿,以及做长程咨询的准备。

而更有价值的,是“简单心理”建立起的一套咨询师的准入和评估机制——所有咨询的预约和续约都在平台上发生,平台记录咨询师在过去几个月里面真实个案量发生的情况,包括脱落率的统计,也有来访者的评价。“我觉得这是简单心理目前最有价值的部分,未来是能够改变和影响心理咨询行业的。”

“心理咨询的本质是一个人和另一人建立了一种关系,这段关系本身是治愈的,而不是心理学知识。”这是简里对心理咨询的认知。她也在帮助更多人走下悬崖的路上越走越远。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唐芯,一起上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yqsnews)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