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如何定义知识共享经济的

墨加科技---大树Steve 2016-05-12 13:35 移动互联网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这是一份邀请函

我们希望跟你面对面地讲讲墨加的故事
也希望面对面地听听你对墨加的印象


分享者:墨加大树

分享主题:因汶川,遇见墨加


现在是2016年的5月10日晚10:39分,刚刚参加完YC在北大国发院的一场闭门沙龙,从国发院一路走回我们位于北大科技园南区的办公室,几位伙伴还在为即将上线的新版h5以及接下来的运营方案挑灯夜战。
543229813997619828.jpg
听YC的两位前合伙人Gerry Tan和Alexis Ohanian分享了很多在他们在YC以及各自的创业实践上的种种经验心得,确实可以很明确地看到这两年来火爆的中国式创业与硅谷式创业的差别,这里并非要鼓吹一些崇洋媚外妄自菲薄的论调,但过去五年来,亲睹海淀图书城从一个论斤淘旧书的地方摇身一变成为中国创业的朝拜级圣地,我想说的是,世界的变化总是超出人们的想象。

我相信在美国在硅谷也一定不乏很多追着风口跑来跑去的所谓创业者,也一定不乏很多to VC的创业团队,拿十五年前的那次互联网泡沫以及过去十五年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历程来讲,在互联网这个行当上,无论是得到验证的产品业务模式,抑或是吹得天昏地暗的吐沫横飞的产业泡沫,大多都是Copy to China,from America.

但是活动结束时,Gerry Tan和 Alexis Ohanian阐述他们对于早期创业的建议时,不约而同地都提到了YC的一句经典名言: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

……恩,容我找口食儿吃,七点钟从猎豹移动的总部大楼匆匆赶到国发院,我的晚饭是从办公室随手抓来的一瓶奶茶和一根香蕉……
666006373183628446.jpg
从潘多拉盒子到墨加,我们在坚守什么
170472643228513630.jpg
从2009年首次的汶川之行回来开始萌生创业的想法到现在,已经是整六年半,从2011年底辞掉海航投资分析师的工作第一次全职创业,也已经是整四年半。2013年7月的潘多拉盒子是我第一个真正从点子落到地面上的创业,2014年底,我和几位主要的合伙人已经全职创业大半年的时间,潘多拉盒子并没有给我们带来预想中的希望,加之眼看着几位很熟悉的朋友陆续拿到了他们的angelround的资金,开始招募团队,优化产品,当时的心情,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呵呵哒~

所以有的时候鸡汤还是有用的,新东方有一句经典校训,叫做“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375896083375643955.jpg
2008年夏天俞敏洪老师在中央民大做过一次演讲,过程中的一句话成为了我给自己补气的一碗经典鸡汤: 
所谓成功,就是心中怀着一个伟大的梦想,每天做着琐碎的事情。

在那段几近绝望的坚持中,我们憋出了一个更大胆但也更性感的愿景,潘多拉盒子仅仅是做了一些知识类网站的导航,我们判定,互联网越来越深入的发展,已经开始并必将在未来颠覆性地改变整个固化了两百余年的知识运作体系。工业化时代所固定下来的这一整套教育和出版体系,在过去两百年里一直扮演着知识与经验技能最为权威的拥有者和传承者,如今正越来越地凸显着它的僵化和迟钝。

随着自媒体、自出版、各类知识社区以及在线教育的发展,我们看到的是海量实战实用、迭代迅速的新知识正在通过各类知识社区、自媒体以及在线教育平台,通过文字、音视频、博客、文档、移动app等各种富媒体的方式被生产出来,我们看到的是整个知识的生产环节和传播环节都已经在发生了一些颠覆性的变化。

所以不管怎样,你们继续你卖你们的化妆品,去做你们的上门服务,但我们还要继续坚守。

在笔记本上,我第一次模糊地概括了那个我们笃定坚守的愿景:
应用新技术,
创造新模式,
革新人们获取和分享知识的方式

2014年的年底,我们拿到了墨加的第一张营业执照。终于在2015年的1月1日,我们转型并发布了墨加的第一个测试版产品,上线第一天,我们就成为了36krNext评分最高的新产品。

接下来陆陆续续有很多创业媒体找到我们,再接下来,我们开始陆陆续续接到很多创投基金的电话,要我去他们位于种种豪华写字楼的办公室去,聊一聊。

事实上,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一番风顺,2015年的2月到6月,我陆续见了不下三十位投资人,但不管怎样,总算是在5月份拿到了几个还过得去的TS,3月份,还意外地得到了卡塔尔基金旗下的WISE(世界教育峰会)正在举办的全球创新教育项目库的关注,并在五月底成为中国首家入选到这个项目库的科技创业公司。
136415341741752776.jpg
如果顺着这个思路写下去,我可能要写出个万言书了,如果有朋友听我唠叨到了这里,我权且用一句话来总结一下: 

事情总是不如你预想的那么顺利,麻烦也总是随着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多,越来越难处理,而也正因为如此,每一位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着的创业者,才得以实现不断地脱变。

所以,不论怎样,坚守初心,拥抱变化,你总会从世界找到一些你预期的反馈的。

我并不看好那种靠做市场分析来确定项目切入点的创业
820332032677730609.jpg
2015年年底,眼看很多创业公司的朋友花完了他们在2014年年底融到的资金不得不面临关掉公司的选择时,我确实受到了不小的触动。一年前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他们对自己在做的事情都是怀有着那么十足的把握,分析起市场和需求来,条条是道,无懈可击。然而当他们面临关闭公司的选择时,他们对自己在做的事情不再那么把握十足,还是从市场和需求的角度来,依然分析的近乎无懈可击,只不过得出的结论已经完全相反。

我从来不会从市场出发去判断我要不要做一件事,我的选择标准,更多的是一种持久的兴趣,或者说是直觉,更确切点,是于晓老师所谓的calling。这种calling,大多不是理性可以推断出来的。

比如三年前选择互联网创业,我从没有预料到需要逼着自己学技术,从没有预料到会遭遇那么多的否定和拒绝,从没预料到拿投资是那么一个漫长而煎熬的过程,从没预料到,拿了投资之后,接踵而来的是更多更多的麻烦和未知。 

所有的这些,都不是我们站在起点的时候就可以评估出来的,所有有人说你们这些创业的,徒有一腔激情,从来不考虑风险因素。 

事实上,不是创业的人不考虑风险因素,而是如果他真的能把过程中会遭遇的风险预料到,哪怕百分之一,那么他一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坚决放弃掉了。 

玄奘西行印度之前,我相信他不会预料到自己在路上的种种九死一生,但恰恰不是因为预料到风险可控才决定启程,反倒也不会因为行程中遭遇到的种种预料外的麻烦而轻易放弃了。 

就好比正因为不是预计到市场有多好才要做这次创业,也自然不会因为过程中市场不被理解、不被关注而轻易放弃掉了。 

能够帮助你走过和克服这些未知、麻烦和不确定行因素的,不是站在起点时根据你所掌握的那点有限的信息所作下的市场、需求的分析判断,而是一种源于内心的calling。 

说回墨加,两年来,无论是潘多拉盒子,还是墨加,我们都会反反复复地被问到,你们做这事的价值是什么,解决的痛点是什么? 

恩,所以你发现,当你真的认真起来时,当你真的在你的calling上足够认真地摸索了近万小时时,所谓市场、需求只是一个早已存在的世界,你并不需要提前预知它,而是在最最开始的时候,跟着你的calling,直觉,一直一直地摸索下去,那个世界就已经铺陈在你的面前了。

我们是怎么看待知识共享经济的?
事实上互联网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注定依托于它的所有产品、服务、业务模式的创造都终将走向一种开放的、共享的、社会化的形态,因为互联网的发生和发展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化协作的产物。

这几年随着Airb&b、Uber、WeWork这一类成功的商业实践,共享经济成为了一个越来越受到资本和市场关注的创新创业领域。

我所理解的共享经济的本质,事实上是对社会剩余资源的共享流通,优化配置,变现交易。因此所谓知识共享经济,本质上是对大众智力盈余的共享流通,优化配置,变现交易。其想象空间绝对不亚于现在已经得到验证的如Uber、Airb&b这类资源共享的模式。

有投资界的朋友问我,周期要多长,我的回答是不会比智能硬件长,因为知识共享经济得以跑出来只需要具备三个基本要素,首先是行业领域大范围盈余智力的出现,目前已经具备,其次是链接手段,互联网完全可以搞定这件事,最后是一个靠谱的完整的产品商业模式,目前普遍都还在尝试,不论是知乎,还是在行,亦或是火爆一时的在线教育,而硬件行业的爆发,则需要很多关键技术的攻克以及应用成本的大幅降低才可能实现社会化的应用爆发。

工业革命成倍放大和强化了人类在很多方面的力量诉求,电气革命则在很大程度上优化了人类和人类制造的那些机器的能量诉求,而互联网,只用了短短二十几年的时间,已经凭借着前所未有的渗透力改造了这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事、物之间的连接方式。

连接的目的不再是强化,而是释放,人脑本身就是一部超级强大的计算机,只是之前这些“计算机”之间的连接方式更多的是局限于某一个地域和时间里,当大众盈余智力得以像商品和汽车一样通过互联网自由地共享流通时、变现交易时,人类或许会真正地遇见到那个所谓的独立日:
用一个大脑,连接整个世界
734172542697786387.jpg
其实这是一份邀请函
所以,5月15日下午两点,如果你是墨加的认证墨咖,或是墨加学社的会员,或是产品内测群的墨友,老朋友,或是新朋友,或者在哪里听说过“墨加”这个古怪的名字,是和我们一样在创业,或是打算创业,如果你对一家又傻又天真地创业公司所经历的种种有些兴趣,或者你和我们一样,对未来世界的知识共享方式与运作体系有着自己的琢磨和意见,如果你也相信共享和连接的力量,我谨以墨加公司创始人的身份,真诚地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首场产品发(拍)布(砖)会。我们备好了茶点、软饮,精美的伴手礼,舒适、自在的场地,还有墨加全体小伙伴的嘴巴和耳朵,一起聊聊你心中的独立日。
(微信后台回复“报名”即可获得邀请函呦~)

后记
现在是2016年5月11日凌晨2点28分,再过36个小时,就是汶川地震的八周年祭。

从最最开始做潘多拉盒子的创业以来,就总会被一些新朋友问到,你一个学历史的,怎么搞起互联网创业来了,我总会把这份初心归总到09年到10年的那几次汶川实践上。也正是在汶川的所见所闻,2013年上线潘多拉盒子第一个demo版本的时候,在关于我们的页面上,我写下了一篇很简短的小文章,开头是这样的:

一根网线,一台电脑,就可以让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在任何时间任何角落都有机会享有学习世界最优质的在线学习资源的权力——这便是互联网学习所要达到的,所必将达到的愿景。

在4月初我们上线2.33版本的产品时,我在《世界本来就在,我们不过偶然遇见》那篇文章里发布也阐述了墨加最新定义的slogan:
因知识,遇见世界
Connect the world with knowledge
意在表达我们用知识连接世界的理念和愿景

而此刻
我想说的是:
因汶川,我们得以遇见墨加
719667933136687699.jpg
0.gif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