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蕾之约 | 齐家网的互联网家装之路

邓华金 2016-07-10 19:18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导语:“齐家网是互联网泛家装行业可能是最早上路的企业,也是泛家装的行业变革道路上走在最前沿,经历更多艰辛和磨炼,更加懂得企业进化历程。”家居家装电商研究院首席专家唐人说道。7月10日“首届中国互联网泛家装论坛”在广州召开,齐家网CEO邓华金参会,并代表互联网家装平台第一个上台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实战经验。 


2.pic.jpg

齐家网由元禾控股推荐,入围“花蕾之约”


演讲 / 邓华金,齐家网创始人


非常感谢唐人老师的邀请参加这次会议,唐人老师是泛家装行业思考比较深比较专业的,有很多很好的想法。今天我也分享一下我做齐家网的体验。


在互联网这个圈子中,以前我主要是参加互联网的大会比较多,装修家居圈内的会议参加得比较少。以前我总是把自己当互联网人士,那个圈非常热闹,全行业、全社会都关注着,任何一个小消息都会变成舆论的信息,但是在互联网圈子中对于装修家居没有什么讨论。建博会在装修家居的圈内很热闹,但是在互联网圈子中基本上没有什么波浪和影响。


从去年开始,当我扎进这个行业中,发现尽管我在这个行业中从业二十余年了,但当我没有进入到这个行业的时候,我发现对这个行业一无所知,在这个行业中时间越长就会对这个行业越敬畏,我们对每个细分行业的龙头的沉淀表示敬畏。


传统企业为什么要做互联网,前两年大家说再不转型做互联网就是等死,可是我们发现,有些没有转型的家装企业依旧过得很滋润。这两年做互联网家装的企业比前两年更苦。现在的互联网家装企业,基本都是不挣钱的,传统的装修企业基本上都赚钱。在这里我就从个人包括齐家在互联网家装领域内实践给大家带来思考。


我是1999年开始装修第一套房子,体验非常差,2002年开始装修第二套房子,但是偏贵,没有完全满足我的需要。于是我就从2005开办了互联网家装平台-齐家网,为了提高用户的感受。在互联网中,近距离地去接触用户,我发现没有任何一个方法有互联网研究用户这么便捷,因为离用户越近的地方肯定是离成功越近的地方。


我最早也是做装修,在2007年的时候就开始建立了第一个中国在网上给装修公司推荐订单,给用户推荐靠谱的装修公司平台-齐家装修。在知识、信息很蛮荒的时代,我们非常有价值,我在2009年之前一分钱的广告都没投,后来是百度给我们投资,一直到今天齐家70%多的流量都是自由流量,而不是买来的。


在2014年底,我们觉得在这个行业零售会发生很大的转变,转变的原因在于消费者的习惯发生了改变:


70、80、90后的消费者行为习惯不一样,我们发现90后比较宅比较懒,我们发现世界的经济发展是在90年代发展起来的,父母出去打工,孩子都宅在家里,而且这些孩子的钱也很富裕,不像70后的孩子比较苦。因此他们会提前消费,而且对于价格不敏感。


那么装修形态怎么会改变呢?


过去70后、80后对于价格敏感,自己买材料去看工地,这种行为一定会颠覆。现在大家应该从过去一年中看到了这种局势,所以齐家就把主要精力定在装修领域中,我们能够给装修公司带来什么好的体验?有什么优势?


齐家有太多装修公司,当时也有一些画像,找大的装修公司,不找小装修公司,但是当时的体验并不好,大量的装修公司价格也好、服务也好,特别是中级装修公司没有自己的装修优势的时候,主要是拼价格。


齐家在行业首推第三方接单,上门测量,设计下订单,但是这并没有改变本质。因此我们就成立了研究院,我们在内部研究完了后就觉得我们要沉下心去干。我在互联网圈子中在年度论坛中讲到,低频度的行业订单一定要定重供应链,当时我的投资者很生气,同行也觉得是错的,但是事实证明是这样的。于是我们就在上海研究,当时我花了11天装了一套房子,觉得自己很牛逼,但是单项目快速,在一个小颗粒的房子快速而且质量好是很容易解决的,我们当时试点了4套房子,花20天装完是很容易的。去年5月份就开了发布会,就在上海进行测试,当时我们接了三、四百套,前期出现了各种投诉,各种纠结,当时我是习惯晚上11点半睡觉,但是从那以后我到处去跑工地,就变成了凌晨2点半睡觉。


因为前面的标准化程度不够,因此齐家做了很多的举措,个性化如何做一定的控制,后端有一个施工标准化,做了400个标准条例。施工标准化不容易做,但是到今年把两个问题解决了,首先一个问题是你做一个项目可以,大家做400个项目可行性?你做这个城市是可以的,但是你做到其他城市可否?你做半包是可以的,但是做全包是否行?


今年在施工端更产品化后,爱空间有很多的值得我们学习,因为他们把设计师量房标准化了,施工ERP把施工不标准的标准了,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坦率说将这个行业深入后,无比努力,但是痛并快乐着。


在这个行业中,我觉得谁都无法预知未来的变化,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的供应链、消费形态、消费形式完全不一样,美国更开放,它的渠道是独立的,因此他可以保持33%的毛利。但是在中国,尽管毛利很高,净利润很少,研发主要是来自建材品牌,日本的住宅产业化又不一样,因此国外不可学习。中国现有的情况还是要学到用户背后、产业链的背后以及整个趋势来思考。


我最后再讲个故事,我希望做事情遇则易,现在还没有到生态构建的时候,而是在把小颗粒做透,进行复制的时候。公元前2000年有两个人,一个是楚国的鲁班,木匠人都知道他,宋国也出现了一个人就是墨子,他就找楚王说,你打不赢,当时就出了中国的自动化武器,云梯,鲁班造成了供给武器,墨子造了防守武器,后来鲁班说我输了,打不赢。这跟互联网家装是一样的,因为互联网家装还没有成型,我们要在过程中去验证,我们要反复去验证,去奋斗,这就是我的体会,谢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