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王强对话林海峰:创业者不应该畏惧 BAT

付少 2016-08-23 17:47 SAAS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如果你爱一个创业者,就把 BAT 介绍给他吧,如果 BAT 收购了项目,他就财富自由了;如果你恨一个创业者,就把 BAT 介绍给他吧,如果 BAT 也跟着做了,他失败就八九不离十了。”

传说中 BAT 投资并购部是否真的是贪得无厌,想要像成吉思汗一般把全世界都变成马儿的草场吗?

作为 BAT 阵营中市值最大的“T”(最新财报数据显示为 2470 亿美元),腾讯有过迷茫,有过阵痛,是什么战略指导他们取得今天的成绩?

徐小平、王强对话腾讯投资并购部总经理林海峰,同为投资人,他们对创业项目的着眼点又会有哪些不同?

腾讯只能占据千分之一的创新

徐小平:我来过深圳很多次,但这是第一次来腾讯大厦。我每年去很多地方,像 Facebook、Google 总部我都去过,腾讯依然给我不一样的感觉,因为它是中国人创造的世界级互联网公司。我现在人生一大乐事就是躺在床上刷微信,翻来覆去地刷,当然有时候也免不了恨一下它,因为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微信和腾讯了。

王强:我也是感同身受,如果要说中国贡献了什么世界级的产品,毫无疑问便是微信。当年我和小平启动真格基金的时候,最初就是把腾讯作为我们投资的标杆,每当有创业者过来说我要颠覆腾讯,我们就“跃跃欲投”了。但不幸的是五年下来这些人都被颠覆了,腾讯依然在。我想问海峰两个问题: 

1. 腾讯已经家大业大,为什么依然要做投资?

2. 在投资的理念和哲学上,腾讯和真格基金站在不同的阶段,能否分享一下你们眼里看得上的被投企业是什么样子?

林海峰:其实腾讯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做投资了,大家都知道,微信团队的前身就是张小龙创立的 Foxmail 公司,后来在腾讯体系内做出了 QQ 邮箱和微信这些重量级的产品。

“我们为何而生?”这是腾讯投资团队一天到晚都在思考的问题。业界总觉得腾讯平台上一根扁担插着都能开出花来,但我们逐渐认识到腾讯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做,而且大部分事情是自己做不好的,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开放平台战略。

谷歌的投资人曾说过:世界上不可能有超过千分之一的创新产生于谷歌。我们也抱着同样的敬畏之心,非常清楚,创新中能产生于腾讯的也不会超过千分之一。我们唯有支持、参与更广大的创新力量,投资是参与的最好形式。

如果没有开放平台的话,我们很难去投资,会担心对方最终会不会演变成竞争对手?对方做得好会不会颠覆我们?但由于我们专注于基础的连接和内容,把垂直的、专业的东西交给合作伙伴,因此投资支持这些合作伙伴中的佼佼者也就有了出发点。一句话:腾讯投资是为腾讯的开放战略而生的。

徐小平:不投人,只投“牛”

徐小平:真格基金专门投早期的天使阶段的项目,往往是有个雏形我们就投了,腾讯会投资这种天使阶段的项目吗?

林海峰:我们不看天使阶段,那不是我们专长的事情。我们更多地会关注 B/C 轮以后的公司,那时候商业模式可以看得更清楚。真格基金会是怎么看早期项目呢?我最近听说真格基金已经不投人了,改投“牛”了。

徐小平:我们不投项目,不投趋势,不投产品,我们就投“牛”人。他不仅要有快速成长的能力、凝聚人的能力、影响市场的能力,还要有能够在九死一生的时刻咬牙坚持下去的韧性和陪他渡过难关的小伙伴。

简单来说,就看你这人怎么样,你的小伙伴能不能各司其职,据守一方。所以说我们原来不投模式,只投人,现在是不投人,只投“牛人”。

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

王强:腾讯这几年特别大胆地把自己并不擅长做的东西扔掉,比如电商、O2O,这很勇敢,你们如何界定、抉择并最终割舍了这些项目?你们对此都是怎么思考的?

林海峰:互联网是什么?互联网更像神经元网络,或星系网络,节点密度、大小和链接的长度都是不平均的。在互联网生态里,最重要的节点就是一个个优秀的创业公司。

所以互联网的本质是把商业、人和服务连接起来。这并不是均衡的连接,有的业务离人很远,你用了一次就不想用了。而有的业务,譬如京东或者滴滴,能够做得离人很近、很亲切。所以我们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希望寻找能够形成节点、聚集人群的项目。

其次,互联网是由多个子网相互交错构成的。微信和 QQ 是一个连接了人和人、人和企业的基础网络。但还有大量的垂直网络,譬如,滴滴是一个连接人和出行的服务网络,小红书是一个连接人和人、人和时尚商品的信息网络,彼此之间都有各自的生态,我们希望支持有自己的子生态圈和垂直生态的公司。

腾讯曾经做过电商、团购、旅游,在这些垂直行业做了巨大投入,但发现做得没有业内专家好,就需要面临痛苦的抉择。于是 Pony(马化腾)两年前提出腾讯只专注于两件事:内容和连接。这样一来我们的思路就清晰了,我们把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好,然后支持做得好的生态伙伴,整个网络才能因此充满活力。

需要考虑大半天的项目往往不如 5 分钟的决定

王强:小平你要不分享一下你的看“牛”心得?

徐小平:大家常常会在生活中称赞某个人真“牛”,这个语境常常是在小圈子里,或者公司里。但对于我来说,我要看他是不是这个行业最牛的人。至于他做没做过他即将创业的项目,不是太大的问题,潜在的逻辑关联说得通就行。

当然我们虽然天天在谈投牛人,依然也会有犯错误的时候。这个项目好,那个产品棒,这个有人追,那个腾讯投......但本质上都不太符合我们的原则,如果一昧跟风,到最后我们就弄不清楚到底要投什么人。所以我才要说投资要看面相,王强你解释一下看面相的哲学?

王强:真格基金能有一些成绩,不是因为我和小平能忽悠,当然忽悠也是一种生产力,小平曾问我“忽悠”怎么翻译,我说应该是“带有激励性的市场营销手段”。

我们看面相,也会看忽悠能力,能把我和小平“忽悠”了的人当然也不乏骗子,但大部分都是牛人。我会在交流的过程中看他们的逻辑,看他们的思考水准,看他们在阐述问题的过程中驾驭细节的能力,这些都会迅速让我们判断对方。

当时龚海燕要做世纪佳缘,我和她喝了一杯咖啡就投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看一个人诚不诚实,看眼睛。如果他跟你对话的过程中连眼睛都不敢和你对视,眼神雾蒙蒙、不澄澈的,你还敢投吗?所以真格五年来积累的最好的东西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对这个人产生总体的判断并决定投资,需要我们考虑一两天的项目往往比不上 5 分钟之内做出的决定。

林海峰:所以当一名投资人有趣的点在于能够看到很多不同的创业者。我特别喜欢有洞察力的创业者,有洞察力才能忽悠。有些创业者聊上大半天,结果他说的我都知道,这就没有被忽悠的感觉。

忘掉资本的逻辑,回归商业的本真

王强:在腾讯投过的许多 B/C/D 轮的公司当中,有没有到最后功亏一篑的呢?它们之间有没有共性?

林海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投资也是一个道理。那些垮掉的企业很多时候是钱拿得太多,融资的规模和创业者的操盘能力不匹配。

钱拿得多了往往会犯这几个错误:一个是战略方向不清晰,甚至也会跟着做投资;另一个是容易把摊子铺大,比如从 50 人一下子扩张到 500 人,但融资环境不会永远都那么乐观,如果不能把运营杠杆调节在可控的范围内,企业很容易垮掉。

徐小平:那王强你对那些想找钱却暂时还找不到钱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呢?

王强:从投资人的眼光看来,为什么我愿意给他投资?因为我认为这个人要做的事情是我的智力没法完成的。所以找钱的时候,带着发自内心对所要做的东西的激情,加上理性的思考,往往比一份迎合投资人所做的市场数据要靠谱。

不管是 A 轮、B 轮的创业者,你都需要忘掉资本逻辑,回到商业逻辑。资本逻辑只能顺着商业逻辑实现,而你的商业逻辑如果不能在商业规则里实现的话,资本逻辑是失败的。为什么融到钱会害死你?因为你的思维因此改变了,从商业导向的思维变成了资本导向的思维。

创业者不应该畏惧 BAT

林海峰: 从真格的角度上来讲,如果 BAT 在做或者准备要做一件事情,恰好有一个很牛的创业者来找投资,你们怎么判断?

徐小平:两年前我去厦门拜访蔡文胜,和他喝茶闲聊怎么颠覆微信,结果聊到两点钟,我们自己都被颠覆了,崩溃了,也找不到颠覆微信的方法。

一个大企业的产品做得好了,你要想做得比它更好,希望渺茫,要做另外的东西。就好比如你不可能在胶片时代超越柯达。

创业是什么?是提供与众不同的产品或服务,革掉一部分人的命。如果引来 BAT 的全力进攻怎么办?我们要的就是这样有勇气的创业者。创业本来就是一次长征,是对智慧、野心、意志、团队的全面考验,机会依然是无穷的。

王强:小平和海峰给我们分享的时间很短,但也打通了创业的漫长道路上四个重要节点。小平说,没有对从业领域深度的思考,没有勇气面对 BAT,那你根本没有实现梦想的可能。海峰则用腾讯的实例告诉我们,哪怕你一个创业公司走到了珠穆朗玛峰这样的高度,如果丧失了反思的能力,拒绝倾听不利的信息,一样有可能崩溃。所以腾讯才会转变心态,对外开放,才有现在新的风景。保持倾听、保持开放、追求深度、鼓足勇气,有了这四个元素为基础,才是我们理想中“牛人”应有的素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