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是一场“暧昧”的春梦

邹大大大帅 2016-08-24 06:51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文 / 邹大大大帅      

撰写时长:49分钟   

字数1062

互联网的追逐就好似一幕幕情感剧。


腾讯的社交游戏的多金小伙,吸引着阿里巴巴的家庭少妇,宅在家里通过百度这一个偷情渠道,偶尔来一次精神出轨。


最近听说马大叔家里余粮超过阿里少妇,阿里蠢蠢欲动地的利用支付王牌进行了大整容,其他再度攻陷马大叔的后花园,奈何先拿到船票的马大叔有微信这一法宝。遥遥领先的让社交男女一如既然地被迷恋着。


这是一场攻伐战,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我惦记着你家围城里的人群,我觊觎着卖场里真金白银。


滴滴一下,我就出现。就好似谈恋爱过程的在线感。


出行,是一个方式。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然后阿里大叔家投资了在线旅游平台。让社交人员偶尔挣脱朋友圈的困扰,那么到底目的地。定个位,PO个自拍。还是如同孙悟空在如来佛祖的五指山下印记。


主角那么美,我想去瞧瞧。一场宝强的家庭闹剧生生让微博这个小三儿,估值上扬了几成,上年度的财报一出,养活几亿道德审判家。大闹天竺,我还是会去看看的。


我们喜欢奶茶,是惦记着青春时代的少女。还是未能送出去的情书!


我收到过一封情书,再发生之前女孩表白前,我正在看《三十六计》。奈何计谋不畅,深深感觉知识改变不了心情。


强东说:要是我公司已经控制不了,就会把它卖掉。幸好,奶茶妹妹已经嫁为他人妇。


梦想的白条不是说给就能给,需要支付的你在世界网络中的信用凭证。信用证的兑换、背书、审核、交付,无疑是一场金融的冒险,隐约记得马克思说过:封建制度跳跃到资本主义,是一场豪赌。


成王败寇,谁主沉浮!


狄更斯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


有陌陌一直在漂白,漂流瓶在旁边偶尔杀出一个尴尬。让社交网络的我们,把生活的命运置于一个个小小的芯片里。


我在编辑这篇文字时。


我打开了微信,对女孩说了一个早安。


我打开了微博,用编辑框查看了字符数据。


我打开了百度,查询信用证的流程。


我打开了浏览器,查看不同的页面咨询。


我打开了Windows,开机启动了3分钟。


世界真奇妙,10年前,我还在用纸张表达我的思路,我现在就可以千里传情告诉我的思念。


世界真好看,10年前,我还在家乡的新华书店翻阅百科全书,我现在可以看到百慕大的风暴形成。


达尔文爷爷的进化论,在互联网时代仍是有效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人会发情,也会止于礼。可以出轨,但请承受后果,这是一个公平的时代。


世界万物你可以用经济学来解释,你方投资,我方收购,你估值百亿,请拿股权质押。


我喜欢用百度查咨询、百科是一个好博物馆。我喜欢用支付宝付款,毕竟我没有太贵重的钱包。我喜欢用微信在线,它会节省我很多时间成本。


我与世界的距离,只有发生了关系才知道,各种关系喔~


暧昧吗?


你梦都没做过,谈何理想!





我是邹伟奇,现26岁七个月零13天。

我要发表情感,但不公开隐私,让我想想再说,我会努力更诚实一些。

Wechat:muhesan。

如果你喜欢分享文字,我必然会喜欢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