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造公司印章 鲸吞上亿资产

桔子熊 2016-08-30 16:50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2008年天津戴斯碧海湾酒店正式营业,作为一家4星级涉外酒店在开业的第一年内就受到了众多影视明星以及中超联赛球队的青睐。在当地,人称“塘沽大船”,它与“基辅号航母””东方公主号游轮”,被老百姓并称成为塘沽的“三条大船”。

李肇宁是酒店的总经理,因为经营良好,在塘沽也颇有名声。

戴斯碧酒店.png

然而这个故事的开始却始于2009年。

作为戴斯碧海湾酒店的母公司天津高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一下简称高德公司)因需要偿还银行贷款,于2009年4月8号将天津市塘沽区广州道中心北路交口处产权证津字第10720904595号房屋作为抵押物向天津市易通典当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通公司)借款7200万元,利息800万元。

根据易通公司要求,高德公司先将签字、盖章的《房地产抵押合同》和《房地产借款合同》交由易通公司(即第一组合同)。

同年4月9号、4月13号高德公司先后收到了1000万元、6200万元,共计7200万元的汇款,然而汇款人并非易通公司,而是一个名叫袁彬玺的人。高德公司为此向易通公司交涉,但对方称公司内部事务,与你无关。

此时的高德公司以及李肇宁先生根本没有发现一个贪婪的巨兽在向他们伸出魔爪。

4月17日,高德公司正常按约定与易通公司办理抵押登记,但在具体办理登记时,易通公司以之前《房地产借款合同》和《房地产抵押合同》忘记携带为由要求高德公司再次签订一份同样的合同。诚信且善良的李肇宁先生当即与易通公司又签订了一份与之前相同的合同。殊不知此时袁彬玺利用易通公司“忘记”的合同与高德公司单方面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即第二组合同)。

背后捅刀.jpg

显而易见,此时的高德公司并不知道自己借款7200万元,却背负了两份借款合同。但两份合同都具有高德公司的签字盖章,并且真实有效。因此高德公司只能为自己的疏忽大意咽下苦果,为认识这个险恶社会交了昂贵的学费。

但这个贪婪的巨兽并不满足,真正的恶魔登场了...

贪婪的恶魔.jpg

2010年年初,袁彬玺将高德公司告上了法庭,在庭审过程中高德公司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在2009年4月9日与一家名叫天津市众豪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众豪公司)签订过一份编号为001的一组抵押借款合同(即第三组合同)。内容几乎是与易通公司、袁彬玺所签订合同的翻版,但期限改为了4个月,即从2009年4月9日到2009年8月9日,贷款人也变成了众豪公司。

高德公司总经理李肇宁感觉事情不对,因为自己并未与众豪公司签订任何合同,根本就不知道有众豪公司。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抵押权人竟被换成了众豪公司,而且,在袁彬玺提交的证明中竟然有涉事房产抵押给众豪公司的抵押权属登记证明。

2011年9月9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二中民一初字第0045号判决(以下简称0045号判决),判决高德公司向原告支付本金和利息。但判决同时认定:袁彬玺的借款合同有效,袁彬玺作为债权人与作为抵押权人的众豪公司非同一主体,致使债权与抵押权相分离,袁彬玺的债权不享有对抵押物的优先受偿权。之后在执行该判决阶段,袁彬玺将其债权毫无对价的转让众豪公司,并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和《债权转让通知书》及众豪公司的申请。2013年1月28日,天津二中院裁定众豪公司为申请执行人。

2012年11月26日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局域网进行三次竞拍,均因无人竟买流拍。2013年1月28日,天津二中院作出裁定,酒店房产归众豪公司所有;众豪公司持本裁定自行办理过户手续。

2013年1月深圳市戴德梁行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该房地产评估,,酒店的评估价是3.98亿元。

这样,众豪公司就以流拍价9781.6万元,以“以物抵债”方式取得了高德公司当时(2013年)评估价为3.98亿、建筑面积为16872.13平方米的酒店房产,并实现了抵押权。

天津戴斯碧海湾酒店(天津高德投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png

一份伪造的文件,盖上伪造的公章,签上伪造的签名。就这样篡取了高德公司上亿的资产。

在诉讼及执行过程中,高德公司曾委曲求全,找到众豪公司的法人王贵文,协商还款。但都遭到众豪公司法人王贵文的拒绝。李肇宁先生至今还保留着他与王贵文之间协商还款的沟通短信。

司马昭之心已是路人皆知,再单纯的人也看出了这个恶魔的狼子野心。

2013年2月21日,高德公司将众豪公司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众豪公司的两份合同不成立。法院将袁彬玺追加为第三人。高德公司诉称:众豪公司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伪造的高德公司公章,于2009年4月9日签订了《房地产借款合同》和《房地产抵押合同》。并伪造高德公司公章将高德公司位于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广州道中心北路交口处房屋进行了抵押登记。请求法院依法确认高德公司和众豪公司之间的合同不成立。

庭审过程中,高德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上述两合同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签字及手印进行鉴定。法院认为,这两份合同及其他他项权证书“虽系复印件,但是双方提交的内容相同,且被告提交的复印件中,该有房管局的核对章,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法院对高德公司的鉴定申请却不予支持。这让高德公司很无奈。也对诉讼前景充满了悲观。

果然,高德公司败诉,上诉后,天津高院维持原判。高德公司仍然不服,申请最高人民法院再审,也被驳回。

正在高德公司一筹莫展的时候,2015年10月17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的一篇报道给了他们启发。在这个节目中,赢了官司的老刘,500万元欠款被法院执行回来,却被颜某从法院签字领走。老刘于是要求对颜某持有的委托书进行笔迹鉴定。虽然老刘送检的委托书是复印件,但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还是给出了鉴定结论:委托书上的签名与老刘提交的亲笔签名样本不是出自同一个人的笔迹。据了解,该中心是一家具有国家级司法鉴定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

看到报道后,2015年10月26日,高德公司委托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对与高德公司签订的编号为001的两份抵押借款合同和一份高德公司委托袁彬玺的《委托书》、高德公司与众豪公司的《房地产抵押物清单》4份材料复印件做司法鉴定。4日后,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1.送检材料《房地产抵押合同》《房地产借款合同》《委托书》落款处留有‘宋玉玲(高德公司法定代表人)签名不是出自宋玉玲本人的笔迹。’2.送检检材《房地产抵押合同》《房地产借款合同》《委托书》《房地产抵押物清单》落款处留有的‘天津高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印文与样本印文不是出自同一印章印文。3.送检检材《房地产抵押合同》《房地产借款合同》落款‘宋玉玲’签名处留有的指印不是出自宋玉玲所留。”

之后,高德公司将这份鉴定报告递给了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下简称二分检)。此前的8月17日,针对0045号判决的执行问题,高德公司向二分检申请监督,二分检决定予以受理。

同时,针对案件中暴露出的涉嫌犯罪问题,李肇宁又向公安部和天津市公安局反映,引起重视,2016年1月19日,天津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接访了李肇宁。李肇宁对记者说,这位副局长当时对他表示,待公安机关调查后,给他通知。

正义从不会缺席,只是偶尔会迟到。

故事还未落下帷幕,事件我们会继续跟进。等待真相大白那一天早日到来。

印章是一个企业合法性、权威性的标志,直接代表着其权力、凭信和责任。小小的公章因企业内管理不善,给企业造成风险的例子数不胜数。

伪造印章案例集锦.png

同时现在的企业也确实存在印章管理的诸多问题,比如安全问题、效率问题、用章记录问题、分公司印章管控问题等。

基于此,我们团队研发出印秘宝企业印章管理服务系统,该系统由硬件《智能控章机》和互联网产品《印秘宝APP》《PC端后台管理》组成。

产品介绍1.png

产品介绍2.png

产品介绍3_副本.png

产品介绍31_副本.png

产品介绍4.png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也很明确:

1、加强企业印章管理;

2、提升企业用章安全及效率;

3、改革企业用章方法。

logo5.jp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