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滑板车遭围剿,新型交通工具要死在襁褓?

2016-08-31 19:00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shutterstock

近日,北京上海的交警对包括平衡车、电动滑板车等在内的新型交通工具进行了集中整治,对随意上路行驶的“骑手”处以不同额度的罚款:北京罚款 10 元,上海罚款 20 或 50 元。民警在作出处罚后,还责令违法人立即改正,不再继续使用此类滑行工具。

据报道,使用此类新型交通工具的,白天多为年轻白领和高校学生,晚上多为代驾车司机。前者为的是其“造型酷炫”,后者为的是其“能装进汽车后备箱”,携带方便。

当然,对这些肯花几千元够一台新型交通工具的人群来说,10 元 20 元的罚款,很明显只是“意思一下”,交警对“骑手”们的态度,也仅仅是停留在“制止、教育”的层面。因为到目前为止,一线交通队还没有接到落实到文字上的书面文件。

滑板车滑太快?平衡车不平衡?

据北京市消协在 28 日公布的电动滑板车比较试验结果显示,在抽查的 20 个电动滑板车样品中,16 个样品最高时速超过了每小时 20 公里,存在超速隐患。19 个样品最高时速刹车距离超过 4 米,刹车距离最长的达到了 9.9 米,存在紧急情况下“刹车不灵”问题。

国内在电动滑板车的安全问题上尚无统一标准,但根据相关规定,电动自行车的最高车速不得超过每小时 20 公里。这一规定是根据电动自行车的车轮直径制定的,电动自行车车轮直径约为 35~60 厘米,而电动滑板车车轮直径仅 20 厘米左右。因此电动滑板车刹车时摩擦系数小,稳定性较差,比电动自行车的制动距离还要长,在紧急情况下,极有可能出现刹车不灵的情况,酿成交通事故。而试验中,由上海某公司生产的美飞仑牌滑板车车速已超每小时 27 公里。

而另一位堪称众矢之的的“背锅侠”——平衡车,则属于那种“看起来”有些不靠谱的角色。行驶和制动都得靠身体前倾或后仰来控制,在路况复杂的交通环境中,极有可能因为外力的干扰而失去平衡。

此外,与滑板车一样,刹车是一个致命的缺陷。据相关测试,在 18 公里/小时的时速下,一旦遇到突发情况,电动滑板车手指刹车的反应时间是 3 秒,而平衡车依靠身体后倾刹车的反应时间甚至长达 8 秒。

说破天,针对电动滑板车的安全标准尚未确定,一切声音都只能算是质疑而不能说是定论。 适不适合上路与能不能上路本就是两个问题,前者的核心是安全而后者的核心是路权。

不具有路权,这才是电动滑板车被禁的真正原因。

那么刚刚火起来不久的电动滑板车怎么就不具有路权了呢?《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里没有这么细节的内容,但是它给出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定义:机动车与非机动车。

“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非机动车”则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

电动滑板车一定不属于机动车,那么它属于非机动车吗?电动滑板车不符合我国的机动车安全标准,也不在非机动车产品目录内,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中没有“滑板车、平衡车、独轮车”的相关概念。

没有行业标准,没有法律定义,科技又一次跑在了法律的前面。 好比孩子生出来了,名字还没起,户口还没上,那么他现在算个什么呢?话说回来,既然连定义都没有,它又如何能被列入禁止上路的名单之内呢?

法规条文表述的方向有两种:一种是告诉你什么能做,一种是告诉你什么不能做,前者往往比后者更加严格。那么在后者的语境之下,是否应该默认“不是被禁止的,就是可被接纳的”呢?在这种逻辑之下,如果电动滑板车不在禁行名单之列,那么它是不是就应该是可被接纳的呢?

2015 年 1 月 11 日起正式施行的《北京市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办法》就是很典型的“告诉你什么不能做”的法规,而电动滑板车也确实不在黑名单之列。

然而它依旧被禁行了。原因似乎也说得过去:它属于滑板车,而根据《办法》的第八十一条,滑板、旱冰鞋等滑行工具是不允许上路的。

那么问题来了:电动滑板车是更接近电动自行车(非机动车),还是更接近滑板车(滑行工具)?

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交警坚称它属于滑行工具,并应据此禁止其上路。但据调查,有大量的用户认为它属于非机动车,因为它加装了动力装置驱动。沃尔兹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便属于这种新型便携式交通工具的研发商,其创始人金鑫说:“它应该更接近于电动自行车。国内文化里没有多少滑板车的概念,用户第一时间接受的就是电动的工具,我们的用户基本上都是以实用为目的的。”

市场与法规的博弈,安全与迅捷的消长

据了解,沃尔兹曼的新产品“激战电动滑板车”目前在京东上已经众筹到了 1367338 元,并获得了上万人的支持。对此,金鑫表示:“有这么多的用户数量,就说明用户肯定了产品的价值。而这样的用户价值,一定会带来市场。”

“激战电动滑板车”重 6.5kg,可折叠带上地铁,一次充电续航 15/20km。其研发团队把目光瞄准了时间观念极强的年轻白领人群,意欲打通从地铁站到公司这最后一公里的距离。

而这一群体的体量本身就不大,再加上如今政策上的不支持,很多人都对电动滑板车持观望态度,市场在一夜之间面临着缩水的风险。“确实有用户找我们来退货了。”金鑫显得很淡定,“退就退呗。”他沉稳而坚定地赌上了这个市场,并相信对于一款新产品来说,小众是很正常的。

而对于外界沸沸扬扬的关于电动滑板车安全性的争议,他认为未来的用户用的一定是未来的产品。科技不可能停滞不前。“可是产品迭代的过程,也一定是曲折的。查禁不是结束,只是开始。我们希望达到商业、用户和政策的平衡。”

从早到晚在北京宽阔的大街上龟速移动的机动车车主们,很多都曾看着那些踩着小滑板急速略过的人影带着点嫉妒带着点恨。可是科技的发展真的有一天可以把所有人成功带出泥潭吗?“激战电动滑板车”的京东众筹页面上,有 300 多个活跃讨论的话题,其中自然躲不开对路权的讨论。深夜,北京一位深受堵车困扰的平衡车用户,抱怨了一会儿糟糕的路况,说了一句气话:“反正我每天就踩着平衡车在二环桥下转,我就等着被罚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