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为什么很多做电商的学我们都没有成功?原因有这些....

IQ菌 2016-09-01 10:10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今天学美国、明天学日本,你学的都是术,不是道。何谓企业之道、天地之道?你可能发现我一会看道家、一会看佛家、一会看儒家,我确实是什么家都看。看完之后我发现,在中国古老的文化里面,从太极哲学里面,我感受到了很多有意义的东西。

太极哲学贯穿企业管理

我自己觉得中国管理的思想,虽然这30年来有发展,但没有根本性的重大突破。这是我对自己和我边上所有人的观察得出来的一点总结。

我发现一个国家的发展和一个企业的发展在很多时候很相似。比如美国的整个政治体制都是建立在以基督教为主的宗教信仰的基础上的,由此也形成了美国企业管理的体系里面有许多与宗教信仰相像的东西。比如你去看美国企业的运营制度体系,和教会制度有相似的地方,很有意思。再看日本,他们的文化中的精致细致管理也是一样。

但在中国,由于我们这30年来经济的高速发展,加上本来这个国家缺乏信仰,所以我们的管理常常是今天从这里拆一点,明天从那里拼一点,并没有形成自己的东西。文化信仰是文化的根源,是管理背后的理念和思想,这是这几年我花很多时间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假设阿里巴巴要发展,就必须要有一套管理思想,但是如果我们没有一种强大的、生生不息的文化作为源泉, 就不可能产生这样的管理思想,那样麻烦就很大。你今天学美国、明天学日本,你学的都是术,不是道。

何谓企业之道、天地之道?你可能发现我一会看道家、一会看佛家、一会看儒家,我确实是什么家都看。看完之后我发现,在中国古老的文化里面,从太极哲学里面,我感受到了很多有意义的东西。

其实在太极里面,阴、阳、盛、衰、变化,这些东西贯穿了整个企业运营管理上的哲学。比如变化,变和化其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互相的关联;同样,教育二字,教和育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教的是知识,育的是文化;教是学校的责任,育是家庭的责任。学校以教知识为主,家庭主要以育为主,这就是文而化之,才是我们最终要得到的东西。

我自己在最近四年想了很久,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东西,那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或者整个价值体系。我提出了信仰这个概念,信就是感恩:感恩今天、感恩昨天,仰则是你对明天的敬畏,你对未知东西的敬畏。有了这个信仰,把它放到文化里面,就形成管理体系的价值核心,然后所有的管理都按照这个价值核心来设计。

套用做老师的方法来做企业

我觉得我的管理思想可能与我当老师的经历密切相关,是这个经历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老师,但是我肯定是个好老师。我成不了中国最好的老师,所以我后来就出来做企业了,但在企业里我却把当老师的概念套用进来了。

天下所有的老师都希望学生超过自己,所以我跟其他企业家差别最大的地方可能就在这里了。很多企业家怕下面的人超过他,尤其职业经理人,怕自己的位置不保。我刚好相反,当我发现下面的人比我强时,我就想早早地训练他让他超过我。这是老师的特点。

老师永远希望自己的学生取得成就,比如这个学生当了教授,那个学生当了县长,那个学生当了大老板,老师就会无比骄傲,好像自己当了一样。从来没有一个老师希望自己的学生不好,比如说,我这个学生怎么抓进去了,那个枪毙了或者说是判了3个月,太不光彩了。所以我从来不跟招聘来的年轻人争风头。当有人说谁谁动了你的地位,功高震主什么的时候,我就说我是老师啊,这是我觉得应该做的。

教育的经历使我对人才的招聘、训练、培养、激励都兴趣十足;这是我工作的乐趣。我曾经当过班主任,而当班主任无非就是三件大事:招到好学生,如果学生不好,要么把他/ 她“修理”好,要么让他/ 她走人;就这么两个办法。但在学习英文的过程中,我懂得了西方的制度、道、法、术。

我觉得西方在方法上很牛,所以我就从西方吸收了很多管理的系统和法理。但是我认为我们没办法走西方的道,因为西方的整个文化根基和中国的大相径庭。所以我以中国文化的根基、融合西方的法理,然后让年轻人、让那些员工和基层干部去创造术,而不是我来做术。我们很多老板喜欢自己造术,自己造术人家会依赖于你,你自己要建的是理,你自己要寻找的是根,是你公司文化的源泉。我马云没这个本事去构建文化本身,怎么可能?

我为什么不爱听经济学家的

我是不喜欢职业经理人的,因为职业经理人通常只注重短期的绩效。在阿里巴巴所有职业经理人都可以感受到。他们第一天上任我就这样跟他们说,现在很多人认同了,也都明白我的意思。

我也试图改造职业经理人,但发现越成功的人越难改造。什么是领导?一个优秀的领导必须具有职业经理人的素质,但是他还更要有一种担当,他必须承担责任,不仅是今天的责任,更是明天和未来的责任。这样的人才是领导。我认为职业经理人和政客没太大区别,KPI、承诺,什么都答应,但是他根本不是解决未来的问题。

我们今天的很多习惯思考就是昨天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但其实更重要的是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我们今天必须做什么事才能让明天更少问题。用道家的观点,就是要道法自然,你根据对未来的理解这样走下去,而不是只解决过去和眼前的问题。所以我常说我不听经济学家的,这是我自己的道义,有可能我故意说得极端一点,简单一点,让那些平时不爱思考的也注意到然后去反思和思考。

记得金融危机之前我跟很多企业家在开会,大家都在听经济学家预测未来经济会怎么样?政府未来会怎么样?我就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你们是企业家,你们是站在经济一线的人,如果你们都不知道水烫了,你们都不知道公司的上下链出问题了,你们的客户出问题了,你们还听经济学家的预测干什么?”经济学家研究的大部分的都是昨天的模式和昨天的问题。

其次,经济学家要掌握大量的数据才能判断未来,但今天中国的很多数据都是不完全准的,你怎么判断啊?什么叫政府?政府不应该掌握经济的政策,而是要判断对于社会这个大企业,应该用什么样的道、法来指导经济、解决问题。比如,一旦出现这个问题,我制定这样一个政策,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然后等到明天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已经在前面出问题的地方挖好坑等着了,早作准备。所以企业要有这个意识,为未来作准备。从道的角度来说就是你一定要有一个道做指引,然后一步一步走下去。我觉得我们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我们看清了做人的道义。

成功要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我们不具备成功的元素。我们没有资源、没有有钱的爸爸和舅舅。我常说,我们属于在街上突然捡到了金块的那种人。捡到金块后你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以后天天到路上去找金块;第二种就是悄悄地把金块藏起来。第一种方法就像守株待兔,金块再也不出现了。第二种方法会给人不安全感,感觉总会有人来偷你的金块。这样的话还不如把金块分给别人,因为你这辈子总是要感恩嘛,这样每个人都高兴。

道家的思想核心是无为,佛家的核心是空,空的性质和道家无为是一脉相承的。何为无为?无为就是你知道未来的结果,仍为之,因为我们要的是这个过程。将来不管是谁都要死的啊,最后的归宿都是火葬场。所以你把这个人生看透以后,就不会为一点事情纠结坏了。儒家思想是中国式的管理思想,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但西方的基督教演化到今天已经形成了比较开放的体系,而我们采用的是二者兼具的管理思路:感恩、分享、开放。

2002年我到哈佛去,有一个外国企业的老总,听了我的哈佛演讲后说你这个疯子,我在中国工作了这么多年,觉得你说的管理方法在中国是不可能实现的。我说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就到我们公司来走一趟。结果他到我们公司就呆了三天,临走的时候说,“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因为你们这里有100个像你这样的疯子”。我说对了,疯人院里的人从来没有人认为自己是疯子,他们都认为外面的人是疯子。所以我们这帮人才更团结。

以前有人跟我说,我不相信在13亿人里面,我找不到1000个人跟我们有一样的想法。只要找到有这种想法的人,可以把他训练成我们这样的人。所以我们公司有很多这样的疯子,形成阿里文化不是我一个人的努力,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是志同道合、物以类聚形成了我们这样的文化,所以别人要拷贝我们,首先得拷贝我的文化,得确定公司的文化理念,然后招到共享理念的人才行。很多公司今天跟阿里巴巴竞争,我说兄弟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我等了10年了,我招的人是这样的,我的训练方式是这样的,我这个生意模式电子商务只是我一个表现形式,你没办法和我们竞争的。

他们不敢推翻我,所以我得先推翻自己

为什么要认真生活快乐工作呢?因为你不对生活认真,生活就不会对你认真;而工作时你不快乐就不会有创新。认真工作不一定有创新,你工作开心了想回就回,想来就来,把活干完就好,就开心。不开心工作的请离开,因为这不是你的错。别人说认真工作、快乐生活,那是胡扯。

还有人说要讲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那不可能!我是怎么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四年前有人跟我说我们所有员工都很痛苦,我们无法把工作和生活分开,请我去讲讲如何才能把生活和工作分开,我讲了半个小时,突然发现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很不痛快。从台上下来之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讲的都是空话,因为我的工作和生活从来没分开过。

我想说一下为什么2013年5月10日我辞去CEO,我想说明个问题。

在中国不当CEO就是不管事。在互联网公司你不当CEO是很大的挑战。人们以为董事长可以控制CEO,其实完全错了。如果我们按中国土老板的想法当董事长,那么就永远也处理不好与CEO的关系。董事长要履行的是董事长的职务,就是我要彻底脱钩这家公司,就好像火箭上来了,你必须把油箱扔掉,火箭还在跑,但已经不是靠原来的油箱在跑了。所以通过不做CEO这个事情,我要向大家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在48岁以前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而48岁以后我的生活是我的工作。

我要告诉年轻人,我今天可以把生活当做我的工作,这是你们应该学习的榜样;你们现在好好努力有一天也可以这样。如果我到80岁还在努力工作,那兄弟你别再干我这个活了。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那就是我马云在48岁时发现,确实有很多年轻人超越了我,这是客观不是蓄意的,否则我前面10年的工作就白干了。

如果你不给人家机会你培养人家干什么?我问我们同事,你们希不希望你们的老板脑子撞坏了,48岁了,一句话要讲5遍?他们不敢推翻我,所以我得先推翻自己。我说我希望你们看见你们的创始人去懂得生活和享受,真正体验生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