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谷歌重组Nest,看“救场式”并购的危害

2016-09-02 08:39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从谷歌重组Nest,看“救场式”并购的危害

  近日有报道称,Alphabet (谷歌的母公司) 将对旗下生产恒温器和烟雾探测器的智能家居部门 Nest Labs 进行重组,今后将成为 Google 物联网部门的一个部分。

  从被谷歌并购后颇被看好的独立到最后被收编成谷歌旗下的一个部门,一个曾经被业内誉为“苹果模式”的创新企业,为何在被谷歌并购后仅2年左右的时间就被重组,我们不禁心生疑问,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业内也许清晰记得,在2014年,谷歌以32亿美元之巨并购Nest,由于此举是谷歌自2012年斥资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后的第二大交易曾在业内引起了强烈反响,并被普遍看好。因为当时在智能家居市场,Nest的产品正在被热捧,而谷歌的智能家居项目Android@Home恰逢失利。

  提及Android@Home,其是在2011年的Google I/O大会上,被谷歌首次提出。为了实施Android@Home,谷歌专门涉及了一个开放式的无线协议,该协议更够用最底的成本将家中的电气进行连接,并允许Android设备与之进行交互。

  电灯,闹钟,自动调温器等家用电器都将包含其中—在谷歌看来,家中的所有电器都应当通过联网并包含在Android@Home的体系之中。之后只需通过相对应的APP程序,用户能便能直接对这些设备进行管理操作。

  到此我们很容易理解Android@Home的初衷,即通过Android设备来完全控制例如电灯、闹钟、洗衣机、空调等全部的家电产品,实现居住环境的完全Android化,或者说利用Android家居智能化。

  时至2012年Google I/O 的开发者大会,谷歌发布了一款名为Nexus Q的球状流媒体播放器。其采用了当时主流硬件配置,融合了无缝、分享及连接的理念。该款产品被外界视为Android@Home计划进入智能家居的第一步或者入口。

  但不幸的是该产品在2013年年初停售。在此,谷歌以自身产品企图证明Android可以成为智能家居设备主宰平台的努力失败了,而在随后接近一年的时间中,Android@Home在媒体和业内视野之中销声匿迹,而回顾谷歌在智能家居领域的拓展,可以发现在收购Nest之前谷歌对于智能家居的尝试几乎全军覆没。

  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巧合,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谷歌确实需要重启自己的智能家居项目,被热捧的Nest好似恰逢其时。这里我们之所以使用好似,是因为身在当时的谷歌,对于Nest的并购更像是是一种救场,而这也注定了谷歌对于Nest的所谓创新、产品、文化等缺乏深入、理性的了解或者极易被表面的光环所蒙蔽。

  就在谷歌并购Nest四个月后,由于产品出现程序漏洞,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可能导致在出现紧急情况时无法正常触发报警或者是无意中将其关闭,Nest宣布召回已售出的44万个问题烟雾探测器——Protect smoke,而这款产品是在2013年底才推出的。

  也许是时间上的巧合太多,让我们不得不怀疑被谷歌并购前Nest的产品真的那么具备创新和领先性吗?还是Nest以创始人法戴尔以其“iPod之父”和“苹果模式”造的“噱头”远大于其实质呢?

  不过,这至少吸引了谷歌的目光。更为致命的是,这种吸引加上谷歌“救场”心切,最终将这场并购演变成了“包养”,而让Nest丧失了创新和自我生存的动力。何以见得?

  在Nest被并购之后,Nest并没有全身心投入到创新之中(后来曝出的高管与高管、高管与员工间不合的人事纠纷之中),而是利用谷歌的丰富资源和雄厚资金,扩大规模和并购。

  例如员工规模从收购最初的280位雇员增加到了1200人;利用谷歌的资源一掷5.55亿美元收购了在线摄像头创业公司Dropcam,接着又以不详的金额收购了智能家居品牌Revolv。

  尽管当时Nest CEO托尼•法戴尔称并购是为了技术和产品的整合及创新,但从一年之后其发布的the Nest Cam的产品功能与原来的Dropcam竟无二致,和宣布关闭所有Revolv智能家居中心的支持系统,并为购买Revolv产品的用户提供“按购买原价退款”的服务了事看,当时Nest的这些并购更像是为了日后掩饰自家Nest产品创新不足而向谷歌交差的“备胎”戏。但即便是“备胎”戏,Nest也“表演”得太过直接且漏洞百出。

  而提及Nest自己的产品,从被谷歌并购一年之后,才发布了更新产品,而此次更新,正值外界对Nest在产品研发的进度产生质疑之际。与此同时,相对于2014年年底的峰值,用户对Nest产品的评论数已经有所下降,甚至低于2013底的水平。

  看来即便是事隔一年后的产品也是迫于压力推出的应景之作,而最终的市场事实证明,这种应景之作的销量和营收远低于谷歌(包括Nest自己)的预期。难道上述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谷歌不知道还是迫于面子视而不见?

  至少在此次重组前,谷歌没有任何的干预,更多是一种“包养”式的大方与宽容。而这种“包养”式的并购后果是严重的。因为就在谷歌对Nest处在听之任之的“包养”之中时,亚马逊在2014年年底发布了Echo。

  

从谷歌重组Nest,看“救场式”并购的危害

  这款售价为180美元的设备,能够收集来自于房间内的声音,并在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内回答类似于路面交通状况或琐事这样的问题。

  而截至到目前,市场调研公司Consumer Intelligence Research Partners预计,亚马逊已销售出了大约300万台Echo,成为业内公认的智能家居的入口,且已经领先于谷歌的Work With Nest和苹果的Homekit。

  而由于并购Nest,谷歌直到今年的I/O大会才首先推出了自己的智能家居核心处理系统—— Google Home。Google Home是一个存在于智能家居各个位置的一个白色盒子,盒子里面内置了处理系统以及谷歌助理Google Now。

  Google Home可以借助日渐强大的谷歌助手对用户的语音控制进行识别,从而转化为智能家居全面智能声控的信息源。本应处在先机的谷歌在智能家居领域只好“重新打鼓另开张”。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Alphabet 因Nest表现不佳而将其重组的直接原因是此前谷歌的“救场与包养式”并购所致,且让谷歌失去了在智能家居市场本应具备的先机。

  这也提醒业内,并购切忌赶场,更不能在并购后采取“大撒把”似的“包养”模式,这样既可能给并购对象以惰性的机会,更致命的是可能为此延误,甚至失去进入新产业的机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