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越南真的来了 好兄弟Grab还有饭吃吗

2016-09-06 07:42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亿邦动力网讯】9月6日消息,日前越南社交网站linkhay上有网友发布了一张带有“滴滴越南”标识车辆的照片,并称“DiDi Vitnam is coming“(滴滴越南来了)。

来自Linkhay网友

关于滴滴越南的行迹早有报道。今年8月初,越南通讯社网站称,越南滴滴科技股份公司已成立一个多月,正在办理相关审批手续,若获得主管部门批准,滴滴打车在越南的业务将在今年9月试运行。滴滴出行随后澄清称没有在越南扩张的计划,不过基于其与Uber合并前夕甚至当天一轮又一轮的爆料与否认,这次的“澄清”有几分可信度还需商榷。

可是,滴滴来了,它的好兄弟Grab可咋整呢?

Grab:越南第一个合法运营的打车应用

亿邦动力网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Grab号称“东南亚最大打车应用”,类似于阿里巴巴与印度Paytm的关系,Grab与滴滴交往甚秘,双方CEO在2011年已相识。按照Grab CEO陈炳耀的说法,滴滴参投了Grab3.5亿美元的E轮融资,滴滴还教会“与投资人打交道的专业性”,“坦白地说,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可能无法吸引到投资人”。

除了资本层面,Grab在北京也设有技术中心,陈炳耀与程维共享办公室。Grab算“知恩图报”,在滴滴与Uber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尽管彼时后者尚未把东南亚看做战略重心,Grab还是加入“反Uber联盟”,通过与滴滴、Lyft、Ola打通系统共同狙击Uber。

滴滴买下优步中国的消息确认后,Grab也跟着高兴了一番。CEO陈炳耀当天发内部信称:“在经过一年多的激烈竞争之后,我们的投资人和全球合作伙伴滴滴事实上已经赢得了争夺中国市场支配地位之战。”陈炳耀把它看作“本土化”的胜利,在内部信中他指出,滴滴的成功证明了本土化是解决本地问题的最好方式,类比滴滴在中国,东南亚用户特有的痛点也要靠Grab来解决。他还信誓旦旦地说:“他们(Uber)已经输了一次,我们要让他们再输一次。”

其实,2014年就进入越南的Grab本可以一家独大。尽管因低价(私家车非高峰期收费比普通出租车低10~15%)Grab也受到过本土出租车司机的抵制,但因前身就是马来西亚的一家出租车公司,它的心理负担比Uber小很多,通过与多家当地出租车公司合作而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和平。

此外,最重要的是,Grab还拿下当地交通部颁发的第一张网约车运营牌照。去年7月,Grab和当地交通部开始洽谈以合法手段共同推动科技在交通领域的应用,今年1月双方达成为期两年的合作项目,由此Grab获得五地营运执照(河内、胡志明市、岘港、庆和省、广宁港),并成为越南第一个合法运行的打车App。

Uber越南:政府与行业围追堵截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虽然据外媒报道在优步中国被滴滴买下之后,Uber把原服务中国市场的技术团队转向印度和东南亚,但此刻Uber越南还在行业狙击与政府监管的泥潭里挣扎。

Uber于2014年进入越南,主要市场位于河内和胡志明市,尚未实现盈利,还在持续提供司机补贴和新老用户折扣,当地的运输和出租车工会曾多次要求越南政府将其取缔。

虽然与Grab一起被纳入到越南交通部门的试验计划中,最终Grab的计划得到总理批准,Uber的却被拒绝了。当局要求Uber必须在当地设有法人并与合作伙伴签署提供服务合同,目前Uber方面还没有给出积极回应。

亿邦动力网了解到,越南政府与Uber的矛盾点集中在税务问题上,Uber坚持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按照越南与WTO的跨境贸易协定框架提供软件服务,越南公司通过管理和市场调研支持荷兰的母公司,应该按荷兰法律来纳税。双方争执不下,逼得越南当局找到司机来开刀。

以胡志明市为例,Uber有4000辆出租车,估计每月收入130万美元,每位司机抽取20%的佣金,但司机都没有缴纳个人收入所得税以及增值税。交通部门和税务部门最近已发起针对胡志明和河内的个人Uber司机的联合调查,调查结果将在9月20日公布,之后政府可能采取相应强制措施。

滴滴来了Grab的当头一棒?

一个月前,滴滴在公布与优步中国合并消息的同时,还透露将推进进入港澳台地区、日本、韩国、欧洲、俄罗斯等海外新兴移动出行市场的市场。因为未提及东南亚,外界猜测东南亚这块蛋糕可能真要留给“本土化”的陈炳耀。

越南的打车市场还在起步阶段,除了Grab,只有一家名叫Vinasun的本土大型出租车公司拿到网约车牌照,准备推出自己的打车App。表面看来Grab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可滴滴最终还是来了。根据越南媒体的报道,滴滴越南诚意满满,承诺对签约车主不收费,参与运营的车辆不安装计费器和对讲机,不限定运营时间,并给予司机补贴,还有可能接入微信、facebook和Zalo等免费社交平台。

那么,Grab与滴滴此次要并肩作战还是反目成仇呢?

有业内人士认为,自己烧钱开拓新市场要等到滴滴IPO之后才可能提上议程,当下还是会延续此前与Lyft的合作模式。按照“反Uber联盟”最初的设定,四大市场的巨头要相互打通系统使国际旅客通过既有软件接入当地出行网络,例如,赴美的中国游客能使用滴滴App叫到Lyft的车辆。在原计划中,滴滴要在今年通过接入Grab而进入东南亚市场。

但是,滴滴与Lyft、Grab的合作,甚至整个“反Uber联盟”都是“冷战时期”的产物,在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Uber全球和滴滴双方相互持股之后,这一合作框架还能继续吗?

另外,在与Lyft的合作中,滴滴主要起到引流作用,并没有自己的司机资源,双方分成情况暂不清晰。乘客操作流程与国内相同,但打到的是Lyft的车,通过微信支付用人民币支付车费,系统根据实时汇率自动用外币与司机结算,给游客省去外币换算、找零的麻烦。对于早期市场来说,该模式可以解决不了解当地市场、资金不够、司机不足等问题,但说到底是“为他人做嫁衣”。

滴滴国际化 这么近那么远

与Uber相比,号称一开始就要做一家国际化公司的滴滴的国际业务并不乐观,滴滴海外于今年4月上线,目前只通过与Lyft合作开通美国市场,真正自主拓展的海外市场为0。

而且上月彭博社引用消息人士称,滴滴与软银等向Grab追投6亿美元,双方很难在短时间内撕破脸。既然Grab在当地做的不错,不管以怎样的方式,那么滴滴极有可能与Grab联手把Uber以及尚在萌芽中的本地业者挤出去。

业内人士分析道,优步中国与滴滴的合并可以看做中止彼此流血牺牲的权宜之计,Uber全球与滴滴相互持股的约束力并不强,双方在国际市场还会继续打下去。“亏点钱换市场,竞争就要花钱,就看值得不值得。”

亿邦动力网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根据此前的报道,Uber、滴滴和Grab三家的估值分别为680亿美元、280亿美元、16亿美元。通过对持股情况的推算,滴滴与Grab和Uber亲疏远近亦十分明显。根据彭博社的报道,目前Grab累计融资金额达10亿美元,滴滴参与的两次融资总额共计9.5亿美元;Uber成立七年多以来在14轮融资中共收到超过100亿美元,根据彭博社和《纽约时报》的报道,滴滴在8月的交易中向Uber全球投资10亿美金,据此估算持股比例约为1.47%。一边是顶起半边天的“教父”担当,另一边勉强算众多晚期投资者之一,对于滴滴来说孰轻孰重高低立现。

一位新加坡的投资人指出,从体量上看,相比投资Uber,扶持Grab显然更合算。“Uber和滴滴现在是同床异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