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靡起来的共享单车出行,能一直“酷”下去吗?

2016-09-06 10:45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第一次骑车回家,17公里,到家后体重暴减700克,最重要的是只花了3块钱”,昨晚8点一刻,彦飞更新了一条朋友圈。他从北京798艺术区出发,一路骑到了天通苑。平常打车回去也要一个半小时,这次骑自行车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彦飞在朋友圈里显得非常满意。在上下班高峰期间,他出发和要去的两个地方都是全北京知名的堵点。

在上海静安区工作的秀菊,也是摩拜单车的粉丝。过去的8月份,她逢人就开始推荐摩拜单车,刚开始给同事、同城的朋友推荐,然后又“安利”给北京的同学。

这家叫做摩拜单车的无桩共享自行车平台最近俨然有网红之势。装上App,付了押金,扫码开锁就可以骑走一辆自行车,路边基本可以随地还车,半个小时只收一块钱。方便、环保,加上定制化的漂亮自行车,让摩拜单车在刚推出时就受到了追捧。然而,随着运营的深入,它也遭遇到一系列的问题和质疑。

其实,除了城市场景下的共享自行车摩拜单车,校园之中的共享自行车平台ofo已运行一年多。随着摩拜单车的火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成为焦点。共享自行车究竟是伪需求,还是水中明月镜中花?

单车共享,新奇过后槽点满满

秀菊不算是摩拜单车在上海的早期用户,当她发现这款车停在上下班必经的路上时,已经八月中旬了。秀菊家和公司距离地铁站都大约只有1公里,到地铁站至少要10分钟。赶时间的时候,她都会花5块钱,叫一辆小摩托直奔车站。直到她发现了摩拜单车,踩着自行车,不到5分钟就可以完成这部分路程。

然而这几天,摩拜单车越来越火,她却不打算继续用了。“上下班高峰不能找到一辆在附近可用的自行车,我快放弃努力了”,她吐槽说。

这不是她吐槽的最大问题。她总结出了自己认为的摩拜单车的几个槽点,除了上下班高峰时没有车之外,摩拜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产品体验问题。

比如在停车问题上,摩拜要求不能停在小区,但实际操作中自行车却被停的到处都是,与此同时,摩拜App上的地图不够精准,车辆定位不准确,且没有导航,用户找车成了大问题。“找车的时间超过15分钟,甚至比骑车时间还长”,她对新浪科技表示。

同样,在自行车本身的问题上,摩拜推行的是统一的标准自行车。这种车拥有统一的涂装,没有链条,靠轴来传动,车胎实心,采用了汽车轮胎5辐轮毂的设计,保证了质量。然而,在实际使用中,因为车身太重,骑起来太费力,“对于一个女生而言,骑几分钟就出汗了”。

更大的问题是,摩拜的共享自行车似乎一直在和低素质人群抗争。自从在上海推出以来,摩拜单车几乎成了社会新闻中的主角。被用户藏在花丛,挂在树上,甚至扔进江里。更有用户将车骑回家,在警察上门的时候,一把将自行车从高楼抛下。

尽管摩拜有信用积分等一系列约束规则,也挡不住低素质用户的恶意损坏。此前,摩拜单车在上海投入了一万辆网约自行车,短短两个月,就已经有150辆左右的自行车遭到破坏。最严重的时候,一周就有13辆单车被损坏。除了不按规则停放之外,自行车二维码被涂改、车座损坏、车身贴满小广告、擅自上锁成为自己专用等等,都很常见。

对于以上问题,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坦言,目前,他正在努力提高产品体验,下一代单车推出时,这些问题就会得到解决。同时,他也认为,教育用户需要时间,也需要摩拜在技术和人力上继续投入。

共享单车究竟能不能持续下去?

虽然体验有待优化,但这不是摩拜单车面临的最大难题。除了用户和产品之外,这种新型的共享自行车模式能不能顺利持续下去更是业内探讨的问题。

王晓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能够利用自行车出行,解决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问题。基于这个理念,摩拜在上海已经投入了过万辆单车,在北京也投入了两千辆,这种速度甚至已经超出了政府提供的有桩公共自行车。

然而,摩拜的这种模式和口径,在公益性上站在了制高点,在商业模式上却遭到了质疑。实际上,摩拜切入的公共出行领域此前已是政府迫切希望改进的领域。早在2012年,北京市政府就开始推动自行车租赁工程。根据北京交委的数据,到2016年北京的公共自行车将保持在5万辆的规模。然而,即使这种规模下,公共自行车的投入也如泥牛入海,很难取得反响。

政府提供的公共自行车背后有财政支撑,摩拜的投入更多的是依靠投资人输血。有投资人对新浪科技表示,摩拜单车自己生产自行车推广运营,这种模式偏重,而且以摩拜单车每台3000元的成本来算,即使按照使用率每天4单,收回成本也需要以年来计算。而且目前来看,摩拜单车的损坏率偏高,目前大投入快速推进的做法很难长期进行,盈利遥遥无期。

与摩拜单车对应的是,另一家名为ofo的创业公司选择了校园细分市场。ofo在2014年起于北大校园,主要为在校师生提供自行车共享服务,统一采用小黄车和车牌标识。用户在使用时,通过移动App输入车牌号即可获得密码解锁单车,并可以将车骑去校内任意的地方,随时停放。另外,高校师生也可以共享出自己的单车给ofo经营,从而获得所有ofo共享单车的免费使用权。

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对新浪科技表示,ofo小黄车目前专注校园市场,一方面因为校园用户群清晰且高素质,对自行车有刚需,另一方面,共享自行车的运营模式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在校园中反而更容易形成商业闭环。他也对新浪科技表示,目前在某些学校的收入已经基本可以覆盖运营成本,ofo接下来的目标是拓展300家学校,最终在合适时机进入社会。

不管这是不是一门好生意,共享自行车领域已经开始成为关注的焦点。今年8月中旬,摩拜单车宣布获得来自熊猫资本和愉悦资本的千万级别B轮融资,随后进入北京。9月2日,校园自行车共享项目ofo也宣布获得经纬中国领投、金沙江、唯猎资本跟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与此同时,摩拜近日已经开始涉足ofo所专注的校园市场。

从汽车共享到自行车共享,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的战争看似将要打响。单车共享是部分人的需求还是全民需求还尚需时间证明。一旦市场成熟,单车共享市场最终可能还是被大平台收割,目前各家要做的只能是提升体验,蒙眼狂奔。

(原文标题:共享自行车成网红:做起来很难,作者:丁壮)

更多一手资讯,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