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视为“雷区”的社区电商 有哪些突围之道?0

2016-09-07 09:57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社区电商无疑是过去一年中最受争议的创业领域,承载了解决电商难以突破的最后一公里的压力,一批批社区电商公司死亡或夭折的过程,也让这个行业面临更多未知。

从2014年创业做考拉先生至今,雷勇目睹了投资方对社区电商的热情和追捧,也经历了去年的死亡潮。

他跟着微信公开课在全国各地做演讲,每个城市都会看到几个团队,想做的事情跟他曾经对考拉先生的设想一模一样:重运营的投入,挖一样的护城河——自建物流和供应链。

雷勇在研究生期间曾参与神州一号项目组,负责做轨道设计系统,毕业的时候分配到广州军区,转业后创业。2007年,他先做VR,帮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做城市规划和三维立体仿真模型,当时的VR还需要大型的机器,后来随着机器的普及,行业的进入门槛逐渐降低,做的人也越来越多。

2008年他开始了第二次创业:给房地产开发商提供各种各样的软件。2012年微信刚开始流行,雷勇做了一个物业免费平台。一个活动上,一个天使投资人对这个物业免费平台产生了兴趣,给他投1000万开始做考拉先生。由此,雷勇正式踏上了互联网创业的道路。

接受天使投资后,雷勇停掉了所有的赚钱业务,开始做免费的社区端口,刚开始主要围绕社区把生态做完整,同时跟物业合作,并试图希望构建私密的社交生态。做了一段时间,再出去融资的时候,雷勇才发现事情不对劲儿。

去年9月份,整个O2O行业的融资都特别糟糕。雷勇在内部跟团队讨论,为什么资本不看好?他分析有几个原因:互联网的本质是边际效应递减,但就社区电商来说,铺的面积越大,人力成本越高,这种模式本身不太对。

在整个社区生态中,考拉先生把物业、商家和用户三方都纳入进来,但雷勇觉得物业服务频次较低难以提升交易数量,而且获取物业支持的成本并不低,所以逐渐把物业这一端舍弃了。他发现,商家这端是可以撬动的:信息化程度低,交易频次高,而且通过商家反向带动消费者进来。

2015年9月,考拉先生开始做转型,把多余的东西砍掉,把所有精力放在社区商家的云平台上,提供基于小商家的CRM系统。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一个对标:支付宝的口碑。口碑提供的是会员管理体系,考拉先生的定位类似:从B端业务,也就是帮助社区小商家管理和运营熟客信息切入,逐渐扩展C端市场,从而建立起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长期连接。

当时微信生态中还没有一个类似于口碑的入口,在寻找各种场景下解决方案的过程中,找到了考拉先生开始做接口。雷勇对考拉先生的定位很清晰,就是微信生态下的一家创业公司。“微信的打开率很高,获得腾讯方面的支持对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是很大的帮助。”雷勇告诉《中国企业家》。

雷勇甚至从微信团队挖了不少人过来,包括微信支付和微信红包的产品经理。“他们在微信这个生态体系下看到了很多机会,在后台能了解产品的所有情况,知道微信未来能提供的能力,知道平台会往哪个方向走。他们的选择很从容。”雷勇介绍,目前考拉先生在全国有300多人的团队,一半从事产品及研发。

在今天的快消品和生鲜电商的市场上,已经远远不再是创业公司之间的PK,而是生态之间的竞争。采访中雷勇也提到:“如果我们不是微信生态的公司,很难在市场上PK。”生态体系的PK已经不仅限于流量和用户,而是包括店铺运营、仓储配送、供应链和线上线下运营等全方位的竞争。

而依附生态有好有坏,有了微信的入口之后,考拉先生接入用户的成本较低,使用卡券也很方便,但另一方面微信调整对考拉平台上的业务有很大的影响,比如对商户开始收手续费。“我们还是希望能够保持独立,目前我们也在开发入口的APP,叫考拉红包探测器。”雷勇说,考拉明确站在腾讯的阵营里,但资本层面的合作目前还没有想清楚。今年5月,考拉获得了来自DCM、汉富、启赋等机构共1.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