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同车、账号交易、倒卖“沪 Y”租赁车:关于优步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2016-09-08 20:00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uber

两个月帐号被封了三次

今年 5 月,陈帅租了一辆车,开始在上海做全职的优步司机,到现在他的账号被封停了三次。

“第一次是在 6 月 23 号。21 号的时候我还开了一天,22 号休息,到了 23 号早上一起来发现用不了了,说我的账号未激活。”陈帅告诉动点科技。在帐号被封停之前,陈帅没有收到优步的邮件或是短信提醒,当时一起被冻结的还有当周 3000 多元的车费(优步司机的车费一周结算一次)。“后来我打客服电话,客服说是暂时封停,但是客服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封,电话里说这些都是优步的后台高级团队处理的,他只能帮我递交解封申请。”

陈帅的账号一直被封停到 8 月 3 号,他表示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自己一直在通过电话与优步的客服进行沟通,但并没有实质性的结果。“后来我只能去找租车公司,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陈帅说。

按照陈帅的说法,他在 7 月底找到了一嗨租车——陈帅的车就是从这租的。一嗨租车的“驾管”告诉他可以把账号要回来,但要花一点钱。“他们说公司和优步有对接,可以让优步那边把我的账号解封,但是要花 700 块钱。” 陈帅说,但至于为什么要交 700 块钱,他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据陈帅回忆,当时一嗨租车的“驾管”联系了一位“优步工作人员”,这位工作人员称陈帅的帐号存在刷单、多人共用帐号等违规情况。记者通过陈帅提供的电话号码尝试联系这位“驾管”,但对方始终没有接听电话。

事实上, 陈帅的帐号的确存在过多人共用的情况。“我们的帐号都是一嗨租车帮我们注册的,都是两个人用一个帐号开一辆车,轮着开。”陈帅说,“但是 6 月中旬的时候优步发来过短信,说不能两个人用一个帐号,否则要封号。之后我们就没有共用帐号了。”

在“驾管”与“优步工作人员”的沟通之下,陈帅的帐号在 8 月 4 号顺利解封,但到了 5 号,帐号又用不了了。至少陈帅认为自己的帐号被封停毫无道理可言,他坚称在优步发来警示后自己再没有共用帐号或是刷单的行为。之后,陈帅再次找到一嗨租车的工作人员,但工作人员告诉他这种情况“只能找优步客服了”。陈帅并不死心,他找到另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对方同样表示可以花 700 元解封帐号,但需要先付款。这一次陈帅没有接受。

到了 8 月 27 号,陈帅发现自己的帐号又莫名其妙的解封了。不过有了前车之鉴,陈帅这次不敢出车接单了。“当时帐号一恢复我就给客服打电话,他们说让我重新上传一下手持身份证自拍和驾驶证这些资料,而且我在八月份换过一辆车,我把新的车辆信息也一起上传了。客服说只要资料没问题就可以正常上路。”陈帅告诉动点科技。

但到了 8 月 29 号,他的帐号又被封了。

从 6 月份帐号第一次被封到八月底,陈帅一直通过电话和邮件联系优步客服进行申诉,但优步始终没有告知他帐号被封停的原因,只是说会“提交给高级团队处理”。到了 9 月 1 号,陈帅收到优步的邮件称被冻结的车费会在一周内打到自己的账户上,但截至发稿,陈帅也没有收到这笔钱,他的帐号依然是封停状态。

“我在司机群里说一声,说我的帐号被封了,马上就会有人联系我让我花钱解封。”

尽管陈帅坚持自己在 6 月之后就没有任何违规情况,但优步给出的解释并非如此 。记者就这一情况联系优步相关负责人,对方称陈帅帐号被封停的原因依然是“将自己的帐号借给他人跑车” 在通常情况下,优步会根据司机帐号的在线时间判定其是否有违规行为,如果一个帐号一天有 20 个小时都是可接单状态,那么这个帐号就有两人甚至多人共用的嫌疑。

而对于陈帅所说的“700 元解封帐号”一事,该负责人表示“不可能有这种情况”。 但在调查中,一些司机表示的确有很多汽车租赁公司提供类似的服务。叶巍,这位上海的优步司机承认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司机都有过被封号的经历,他给出的封号理由不外乎刷单、在线时间过长(大多数情况下是多人共用帐号)和驾驶非上海本地牌照私家车载客。

不过叶巍对优步封停账号的准确率表示认可,在他看来几乎所有被封号的司机或多或少都做出过违规行为。 据优步相关负责人介绍,绝大多数帐号的封停都源于类似刷单的欺诈行为,以及多人共用帐号。而关于外地牌照,该负责人只是说“外牌在上海不允许”,并未说明是否会导致封号。

“现在租车公司都是一条龙服务,帐号什么的都帮你注册好了,万一被封号他们有专门的人跟优步对接,就能解封帐号。”叶巍告诉动点科技。他表示在上海,用来跑优步的荣威 550 和比亚迪秦“基本都是租来的”,每个月的租赁费用大概在 6500 到 8000 元左右。一些司机难以独自承担高昂的租赁费用,或是自己的帐号被封停(如果向优步申诉,大概要等待一个月才能有结果,这段时间司机没有任何收入),就会和他人共用帐号跑优步。而为了把车租出去,一些汽车租赁公司也会默许这样的行为——尽管这是被优步明令禁止的。

在自己买车之前,叶巍的帐号也曾因为和别人共用而被封停,当时他所在的租车公司帮他顺利解封了帐号,也没有收取任何费用。“有的人就专门做这个,我在司机群里说一声,说我的帐号被封了,马上就会有人联系我让我花钱解封。”叶巍说。不过他也不能确定这些人对接的另一端是否就是优步的工作人员。

“有些司机因为自己开的外牌车,就会买一个绑定本地牌照车的帐号”

叶巍透露的另一个情况同样让人担心—— 他称在上海,始终存在着优步帐号买卖的行为。

“有些司机因为自己开的外牌车,就会买一个绑定本地牌照车的帐号。或者是自己帐号被封了,重新买一个。”叶巍告诉动点科技。他表示,由于外牌车在工作日的高峰期上不了高架,在一些特定时段,优步的算法会将订单优先分配给本地牌照的车辆。有的司机不愿花钱租沪牌车,又想接到更多的订单,便会找叶巍口中的“黄牛”购买帐号。

这样做的风险在于一旦乘客发现车辆信息不对而向优步投诉,这些帐号有很大的几率被封停。一些乘客也难免被外牌车的问题困扰,因为 App 只会显示车牌号的最后四位,如果不打电话问,乘客没办法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上不了高架,而在拥堵与焦躁中完成行程。另外,这种信息误差也给很多恶性事件提供了可能性。

虽然优步一直提醒乘客“提高安全防范意识”,发现车辆信息有误时要及时投诉,但叶巍称“很多乘客并不在乎”。 此前,由于车辆信息不实引发的争议并不鲜见,其中一些甚至变成了刑事案件。对于优步来说,如果乘客没有主动举报,他们很难发现车主是否通过一些方法伪造了帐号信息。

通过叶巍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联系了其中一位“黄牛”, 对方称绑定沪牌车辆的优步帐号价格在 600-800 元左右,购买之后不用修改任何信息就可以直接上路,但他并不愿意透露这些帐号的来源。 在淘宝网搜索“司机帐号”,也能搜索到大量帐号代注册或买卖的店铺,其中一家甚至在宣传中称“永不封号”。而在之前高额补贴的时期,也有不少人专门购买优步帐号用来刷单,甚至没车也能成为车主骗取补贴。

根据上述优步相关负责人的说法,优步已经停止了外地牌照车辆在上海的注册,他称“外牌在上海不允许”。但一些司机的说法与优步的口径并不一致。目前在上海,乘坐优步时依然有不小的概率被分配到外牌车,一些车主做优步司机甚至还不到两个月。而陈帅则告诉记者, 在优步司机端 App 车主之家里,也能收到大量来自汽车租赁公司的售车广告,其中不乏外牌车辆。

MG2

MG3

MG4

陈帅提供的截屏页面

有意思的是,一些汽车租赁公司会在 App 里公开售卖“沪 Y”牌照的租赁用车。根据陈帅提供的手机截屏,记者联系到上海利越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负责销售的“罗经理”, 罗经理称该公司与优步是“战略合作关系”,但并未说明具体是什么合作。 他表示订车成功后大概两到三天就能拿到“沪 Y”牌的车辆,而这些车“可以去跑优步,也可以自己开”。 而当记者问及是否存在违规问题时,罗经理称只要挂靠在公司,就“完全合法”。 记者就此咨询优步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同样表示“不可能有这种情况”。

今年 3 月, 澎湃新闻曾报道过“沪 Y”牌租赁车被倒卖做专车的情况 。当时上海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处副处长马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车牌第二个字母是 Y 的车牌是租赁车辆的标志,简称 Y 牌。据《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第 37 条规定“用户承租车辆后,不得擅自转租或者利用承租的车辆从事营运活动”。 如果沪 Y 牌照车辆用作专车涉嫌违规。

“租赁指的是车辆租赁,不能进行二次营运。车辆租赁以后不得再次从事经营性活动,也就是说你可以租这辆车,但是你不能用这辆租来的车进行经营性活动,当然更不能拿租赁的车辆来做专车盈利了。”马斐说。

uber4

至少 7 月 28 日公布的网约车管理细则没办法解决所有问题。8 月 9 日,兰州城运处发布了网约车新政发布后首个出台的地方细则。当地网约车管理方案规定,以千分之三的国际标准(每千人三辆车)来计算,兰州市运营车辆饱和状态应该在 1.5 万辆左右。目前兰州市出租车保有量为 1 万辆,加上政府未来两年在出租车方面的投入,应该达到 1.2 万辆。按照以上数据计算,兰州留给网约车的数量应该在 3000 辆左右。

不过在上海和北京这样的地方,司机们显然更关心外地牌照车辆是否有运营资格。根据交通运输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约车许可经营区域由地方人民政府确定,超出许可经营区域的,起点和终点其中一端应在许可经营区域内。网约车能否异地运营的关键还在于地方细则如何界定经营范围。

在不久前 央视的调查中 , 广州的数据显示,在网约车快速发展的去年,广州“高频型外地车”的出行车辆数增加到了 24.5 万辆,交通拥堵指数增加明显,外地车违章次数同比上升近 50%。 北京律师协会交通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黄海波则表示,我们如果允许异地机动车无序地进入本市城市从事网约车运营的话,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本市道路的拥堵情况,同样也会加剧空气污染。

而在今年一月,杭州交通运管部门、公安交通治安分局联合约谈了优步、滴滴两大专车服务平台。这次约谈明确了包括“梳理清退外地牌照车辆”在内的四点行政指导意见,随着具体政策落地, 未来在杭州理论上不会有非浙 A 牌照的专车出现。

除了外地牌照引发的争议,多人同车和账号交易的问题显得更加棘手,这之中存在着相当大的安全隐患。毕竟对于大部分为了赚钱而开优步的司机来说,自律或许不是一个靠得住的选项。另一方面,乘客“不在乎”的心态与纵容也是这类现象屡次出现的原因之一,而除了一遍又一遍提醒乘客“提高安全防范意识”,优步可以做的应该还有更多。

注:文中所有优步司机均为化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