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向东:农村电商除了政策创新还需要什么?

2016-09-07 19:12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9月1日,京东集团与一亩田农产品电商平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出席“中国农业电商创新高峰论坛暨京东、一亩田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并发表专题演讲,就当前中国农业电商如何创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发展农业电商除政策创新外,还应坚持理论、市场、商流、服务体系的创新,构建落在当地、线上线下结合、上行下行贯通的服务体系是关键。

以下为汪向东演讲实录:(略有删减)

农业电商的战略意义与政策创新

互联网为解决三农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手段。“互联网+农业”是我国“互联网+”行动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农业电商又是其中的战略重点。

农业电商需要政策创新,但仅有政策扶持是远远不够的。

去年以来,一方面,国家和各地围绕电子商务、包括农业电商出台了一系列新政策,对于农业电商给予诸多政策扶持和资源倾斜,为农业电商增添了新的动力和资源。但另一方面,在发展农业电商的实践中,农产品上行明显滞后于工业日用品下行,成为国家和各地越来越关注的重点;此外,农资电商的网上交易,也急需相应的落地服务来配套。

我国农业电商起点较低,发展农业电商存在一些瓶颈制约,补短板也不可能一步到位、立竿见影,产业链需要有一个较长的培育过程,从政策创新、落地实施到产生效果,也需要一个过程。

已走过20年发展历程的农村电商,自去年以来正在经历新的变局,迈入新的发展阶段,新阶段有新特点、新任务。其中,包括围绕农业电商的开展,构建落在当地、线上线下结合、上行下行贯通的服务体系成为关键。农产品上行,不仅仅是网上销售那么简单;农资电商,也不仅仅是农资产品的网上交易。它们都需要有服务体系为之提供必要的支撑。这是农村电商、农业电商发展到现阶段,实践所提出的新要求。

农业电商创新的范围很广,但仅有政策创新是不够的。当有了农业电商的新政策,如何落地实施,才能收到预期的效果?我认为还应该有其他方面的创新与之配套。接下来,我想重点强调农业电商在理论、市场、商流和服务四个方面的创新。

首先,农业电商需要理论创新。

我这里有一个公式:农业电商=(农资+农产品+农业服务)电商。农业电商大致包括三大块,即农资电商、农产品电商和与农业相关服务的电商。农业电商理论创新的核心,就是要深入探索和把握农业电商的规律,以及具体应用这些规律的知识。

和农村电商不同于城市电商一样,农业电商也不同于工业等其他领域的电商,农业电商除了受一般规律的制约,还有其特殊规律。近年在实践中,农业电商领域让我们看到许多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尤其是一些在其他品类上做得风生水起、业绩斐然的电商企业,带着以往的成功经验进军农业电商,却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有的以失败而告终。

农业电商的特殊规律,产生于农业自身的特点。比如,农业是一个生物过程、生命过程,不同于工业的物理过程、化学过程。它的季节性、非标性、环境生态依赖性等,是开展农业电商必须面对的因素。此外,各地农业在生产、经营、管理、服务整个产业链上也有其特点,大国小农的资源禀赋和要素配置方式、各相关主体的状态与组织方式、市场条件和诚信水平等等,都是农业电商难以回避的问题。

一般而言,农业电商受三方面规律的共同制约:一是农业的自然生态规律;二是农业的经济社会规律;三是互联网及电子商务规律。忽视或轻视其中任何一个方面的任性而为,都会为之付出代价。“互联网+”或“+互联网”,就是要把互联网的规律与其应用领域的规律结合起来。二者的区别,只是在于结合的方式和强调的重点不同。

农业电商,不仅难在“电商”,而且难在“农业”,尤其对于原本不在农业领域经营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如何从农业的“外行”变成“内行”,是非常关键的。一些在非农电商领域的“老司机”,来到农业电商领域屡碰钉子,教训值得汲取。京东和一亩田都是进军农业不久的互联网公司,希望大家能深刻认识到农业电商受农业供需特殊规律所制约,同时也希望基于你们的实践探索,共同为中国农业电商的理论创新做出贡献。

其次,农业电商需要市场创新。

我这有一张图,上面既有京东、阿里、苏宁等广域的或开展综合业务的电商平台;也有像赶街、乐村淘、淘实惠和一亩田等,专门从事农村电商、农业电商的专域平台;还有供销社、邮政、万村千乡营办企业等多年深耕农村市场的转型商家;以及如农商一号、云农场、农医生等品牌商家主导进行的农村农业电商……农村电商市场上的这些平台和企业,多多少少都介入到农业电商的业务。这个市场还在快速变化和成长中,包括农特微商在内,更多的市场新业态仍将涌现。

汪向东谈农村电商发展

围绕今天高峰论坛的主题,我想特别指出两点:第一,这个市场开始就不是、现在更不是一个模式(The only way),而是众多模式(Many ways)。第二,这个市场,模式虽多,却没有谁可以包打天下。一个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农业的复杂性所致。比如,农业的产品线很长,有的可直接作为个人消费品,有的却是工业生产原料;有的是大宗农产品,有的是小批量的农特产品;有的是农产品里的奢侈品,有的是大路货;有的是生鲜,有的是干货;再比如,农资电商,仅有产品交易是不够的,还需要落地的配套服务。

农业电商的市场创新,必须充分依靠、发挥企业和其他市场主体的创造力。市场的空白与痛点,需要通过市场创新去填补和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去解决。“春江水暖鸭先知”,企业距离市场需求最近,也最了解市场的痛点所在。

今天,我们在这里见证了京东和一亩田的合作。这是两家在各自细分领域处于领袖地位的电商企业。它们在服务领域、业务属性、资源条件、客户群体等多方面,又具有明显互补性。相信两家公司在农业电商上的合作以及随后产生的新结果,会让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感兴趣。

汪向东谈农村电商发展

第三, 农业电商需要商流创新

目前的农业电商,尤其在农产品上行方面,发展比较快的是2C业务,尤其是农特产品的2C业务。能否真正在B2B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已成为关系农业电商广度与深度的关键。为此,能否瞄准现有农产品电商在商流组织方面的欠缺,通过整合资源,创新农产品B2B商流,实为重中之重。

这里所指的商流创新,首先包括促进已有的线下商流的电商化。我特别想强调的重点,是解决农产品上行实践痛点所需、现有商流又是空白的区域间的B2B创新。

在调研中我们发现,近年不少地方或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上开通地方馆,或自建本地农产品销售的电商平台。但此类地方电商销售平台的业务实绩,大都不能让人满意。也有不少以在线销售农产品作为创业选择的草根网商,深受农产品季节性、非标性、单价低、供货不稳定等因素的影响,难以大展拳脚。

变B2C为B2B2C,即变远程B2C为远程B2B、落地再2C,是改善农产品成本结构,提升农产品上行运营空间,扩大农产品电商产品范围和规模的必要选择,也是通过资源整合,解决单一区域货源供应缺陷的有效方式。去年夏天以来,国内最早出现了名为“互联郡”的跨区域合作平台。这是由早期的十几个县域自发组织起来,开展的农产品B2B2C的商流创新探索,旨在搭建一个农产品跨区域销售的、互通有无、互为市场、O2O的新商流平台。随后,国内又陆续出现一些类似的探索。

作为“互联郡”行动的倡导者和推动者之一,我认为此类商流的创新,最大的难点在于机制的创新。它的新机制一定要基于市场,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充分依靠合作各方当地的运营企业,共同找到适应新商流需要的业务合作和利益分配机制,从而实现可持续发展。

另外,农产品的B2B,要从打通信息流,到实现信息、产品和资金三流合一的电商交易,需要有更多商流要素的加入。农产品B2C的产业链、供应链,恐怕也不能直接用于B2B、或用于B2B2C的电子商务。再加上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考虑,农产品B2B商流的创新,势在必行!

第四,农业电商的服务创新

现阶段,农业电商的发展越来越不仅限于开网店了,越来越依赖于相关的服务体系的支持。鉴于大多数地方农村市场的现状,构建和转型升级落在当地、O2O、上下行贯通的农村商贸流通服务体系,已成为推进农村农业电商的战略任务。

显然,要完成这样的战略任务,需要方方面面的资源参加进来。前面所讲的商流创新,需要以服务创新为支撑。农业电商的产业链、供应链,离不开相应的服务链与之配套。考虑到地域间的差别,千县千面,这种落地的服务体系的具体样式,又是不同的。

京东与一亩田的合作,若在农产品上行和农资电商等方面有更好的作为,显然不能仅靠两家平台自己的力量,而需要与各地服务商伙伴们开展合作,整合更多的服务资源,共同营造落地的服务链。

期待京东与一亩田的联手创新,为我国农业电商做出更大的贡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