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誓言做全球最大农村电商 开10万家体验店

2016-09-09 20:51 在线教育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我用十八年的时间跳出农门,却用一生去回归。”

2016年6月6日,乐村淘董事长、黑马成长营12期营员赵士权将手按在了一个巨大的“魔方”上,宣布全球第一个“6月6农民节”正式启动:“未来五年,乐村淘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农村电商平台。”此时,在灯光映照下,他的光头显得极为醒目。

乐村淘

赵士权理光头始于2014年。当时,作为太原市普国电子城生意最好的老板,赵士权却决心回到农村,创立一个可以让农民廉价购买名品、正品,并可借助平台销售农产品的农村电商平台。一为缓解创业压力,二是为了警示自己要从头开始,他许下宏愿:“只要农村电商的事业一日未成功,就一日不蓄发。”

乐村淘

截至2016年6月,乐村淘已成绩斐然——在全国覆盖了25个省600个县,建立了65000家农村体验店,它的影响力早已走出山西,走进全国的视野里。在2015年的全球互联网大会上,乐村淘被评为“最具影响力的农村电商平台”。在9月刚刚结束的由共青团中央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上,乐村淘在25000个创业项目中,和冠军仅有一票之差获得银奖。

乐村淘

但赵士权并不为此满足,他矢志,今年要开100000家农村体验店,到2018年要完成20万家,从而彻底改变中国农村的互联网应用现状。

一个农民的逆袭

赵士权是不折不扣的“草根”出身——没有傲人的家庭背景,也没有光鲜的高学历身份。1999年,出身农村,刚刚毕业一个多月的他揣着几百元钱只身南下深圳。因为一口山西土话,找工作四处碰壁,终于有一家电话机公司决定聘用他时,赵士权身上只剩下20元钱。

由于他是同一批入职者中最不被看好的人,在两天的培训结束后,公司便把他一个人分配到了西安。当时,西安这边的代理商已经和公司合作十年了,一直以来都很难相处,前任只待了一个星期就再也干不下去了。而赵士权并没有直接去找代理商,在三天前,他跑遍西安,把这个代理商的40多个卖场全部调查了一次,把公司的历史、销售流程和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了解得一清二楚。到第四天,当赵士权第一次坐到代理商面前时,他交上的是一份详细记录了整个西安电话机的分布、竞争对手的情况及公司面临的问题以及改变发展的建议共38页的报告书。代理商拿着他写的报告看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后,说:“我们的市场部经理跟了我五年,也没有拿出这样一份报告!”

正是有了这份报告,赵士权得到了代理商的信任,允许他把报告书中的发展意见在公司执行。只用了一个月,赵士权让公司在西安的销售额翻了倍。到公司两个月后,赵士权被直接升职为西北区的大区经理。两年之后,赵士权就坐到了全国市场总监的位置。

2002年8月,赵士权决心回家创业,回到太原,干起了卖复读机的生意。他不是单纯地等人上门买货,而是利用业务员进行全省促销。很快,三年时间他的产品在山西就发展到了1000多家经销商,他的店也成为普国电子城生意最好的一家。与此同时,他也在积极地接触新技术,他的公司是山西数码行业第一家与经销商开QQ会议的企业,也是第一家短信群发的企业。通过这些信息化、现代化的手段和方法,赵士权第一时间能够了解经销商的想法意见,更好地服务好每一位经销商,增进了和经销商的联系,让企业发展更加快速。

到了2013年,一向不安现状的赵士权开始接触移动互联网。淘宝、阿里巴巴和京东的成功案例触动了他第三次创业的激情。

当时,他回乡探亲买年货时发现,村里的小卖部销售的都是山寨食品和过期食品,想想家人和更多亲人都生活在农村,可能是这些山寨食品的受害者,而他们几乎没任何辨别真假的能力,这对他的触动很大。赵士权想到了做农村电商,改弦更张,从头再来,通过互联网技术改变农村的现状。

2014年,一个以农村农民可以廉价购买名品、正品,并可借助平台销售农产品的农村电商平台的乐村淘正式成立并上线,旨在将中国现有的村镇小卖铺,升级成为乐村淘线下体验店,然后通过体验店,打通线上和线下,帮助农民实现网上购物和网上销售农产品。

2014年10月26日,乐村淘第一家农村体验店在太谷县朝阳村成立。

乐村淘快速发展壮大,到2015年底就已经发展到6000家体验店。到2016年6月,赵士 权宣布成立“6月6农民节”时,与他站在一起的,包括了来自国务院扶贫办、农业部、商务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等诸多机构的政府领导与专家学者。这个出自农民家庭的山西人,已经有了新的创业目标:“以颠覆自我之精神,引领传统企业之转型;以平台战略为载体,整合社会各界之资源;以农村电商为手段,帮助农民生活之富裕!”

“网络赶集”破解电商成本难题

同绝大多数电商创业者一样,乐村淘想要让用户所有的交易都可以在线上下单支付,在线下享受服务,从而形成一个闭合的“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完整生态系统。但是农村居住分散、消费力弱的特殊市场环境决定了,这里很难推行电商平台所习惯的那种交易方式与物流配送体系。许多大平台、大公司在农村的推广尝试都以失败而告终。

赵士权更加了解农村和农民,他在传统中找到了灵感。乐村淘与传统电商运营方式的区别之处在于,他们针对当前农村生活方式和物流成本高的问题,采用了“赶集”式的做法。

在我国农村,赶集是广为流传的习俗。适逢好日子,周围数十个村的村民从四面八方赶来,聚到一处买卖购物,热闹非凡。

据了解,这种适合农村的运营方式叫“乐6集”,即逢6上网赶集。乐村淘以每月6号、16号、26号为一个销售周期截止日,进行货品的集中订单、集中发货、集中收货,大大降低了物流成本,形成了规模效益,让农民获得了更大的实惠,享受到了更加便捷、安全、快乐的互联网消费体验。

乐村淘

在乐村淘商城上,用户不仅可以买到家用电器、食品、服装等上万种正品商品,就连农资化肥、农用机械这些平常网上不好买的东西,都能以优惠价格买到。

今年6月6日,乐村淘又将大集搬到网上,通过农资上网、商品下乡,打造了全国首个“农民节”。赵士权认为,乐村淘不仅要让安全实惠的产品走进农村,更着眼于解决农民“卖货难”的痛点,逐步建立起新的“走出农村”模式。乐村淘电商平台通过集中收购农产品或辅导农民自己上网开网店等方式,为农特产品广开销路。

帮助原平走出了千吨滞销的酥梨;帮助运城、襄汾走出千吨滞销的苹果;帮助静乐县和岚县走出百万斤土豆;帮助柳林、临县走出百万斤红枣;帮助内蒙走出百万斤玉米……赵士权的电商平台在农民们的生意中找到了自身的价值。

乐村淘

乐村淘

“六位一体”让农民互联网化

农村之所以一直是互联网应用的“洼地”,除了成本问题外,更重要的是使用习惯问题。与其相信冷冰冰的网络,农民们更喜欢和可亲近、可信任的人打交道。

赵士权和他的创业团队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农民真正地实现“互联网化”。在多年探路之后,他们结合农村经济发展现状、农民消费需求、农村电商发展趋势,把人的因素、物流平台和电商的数据系统整合起来,制定了适合当前农村电商发展的“六位一体”发展战略。

赵士权介绍,“六位一体”是乐村淘实现前文所述战略目标的六个方面的战略部署,分别为村级体验店、农村消费顾问、县级管理中心、镇级物流中心、农村电商平台、农村消费数据库。六个方面的打造,将形成一个有机的运营体系。具体分工如下:

村级体验店——帮助村民网上购物、产品代卖、劳务输出、金融服务等;

农村消费顾问——为村民提供产品服务信息、收集村民销售供需数据;

县级管理中心——开拓体验店、培训体验店、服务体验店;

镇级物流中心——负责县到村、村到县的双向物流配送;

农村电商平台——为农村提供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服务平台;

农村消费数据库——收集、分析、运用农村消费数据更好地指导农村消费。

乐村淘

在农村市场进行互联网应用推广,必须充分利用当地人力资源进行“重运营”。将农村小卖铺升级改造,纳入乐村淘线下体验店则是他们的具体做法。2014年10月第一家线下体验店启动以来,不到两年时间,乐村淘65000个村级体验店席卷全国,并在25个省建立起600个县级管理中心。可以说,遍布全国的6万余家乐村淘线下体验店已成为连接城乡的“服务器”。今年,乐村淘村级体验店有望达到10万家,2018年,计划达到20万家。

“授农以渔”改变农村生产关系

在农村推进互联网应用是一项庞大的工程,仅凭一家之力根本不可能做好这个生意。赵士权想到了“借势”和“造势”。

当前,“扶贫”工作是国家各级政府头等重要的议题。借力农村电商作为转变农业发展的重要手段和精准扶贫的重要载体,通过政策指引、示范带动、平台分享等举措,助推农村电子商务蓬勃发展,也是政府的工作目标。

赵士权敏锐地抓住了政策大环境变化带来的机会,为响应国家“精准扶贫”政策号召,“6月6农民节”期间,乐村淘“助教育扶贫困”公益活动同步展开,电商平台上每下一笔订单,将会有0.1元自动转入基金,用于农村教育和扶贫事业。今后每月6日和26日,也被定为乐村淘公益日和乐村淘爱心日。

正如推进农村市场销售要从赢得农村的人心入手一样,要想让自己的生意能够真正在农村站稳脚跟,也必须要让一部分农民成为乐村淘的“命运共同体”。授“农”以鱼不如授“农”以渔,乐村淘希望能够创造一种新的生产关系,给农村带来改变当前产业结构与社会生态的机会。让农民可以借助乐村淘平台,从旧有的“小农经济”轨道转到新经济的生产方式中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