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单车想跑赢“最后一公里”并不易

2016-09-18 08:03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高歌

近来,一款颇具设计感的“小橙车”在上海、北京的街头巷尾横空出世。这款名为“摩拜单车”的智能共享自行车被戏称为“自行车界的uber”,它没有固定的车桩,你仅需使用车身的二维码扫描,完成注册、找到单车、扫码支付、解开车锁,车轮就转动了起来。

从四个月前在上海投放,到9月1日进驻北京,摩拜单车如旋风般席卷而来,如今上海地区的投放已超过1万余辆。但这款发展迅速的单车烦恼一点都不少,据不完全统计,从7月初到现在,遭到人为破坏的单车约150辆,独占、损毁、丢失的状况也时有发生。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成本数千元的单车不仅要尽快解决车辆的安全性问题,也要有清晰的盈利模式,从而跑赢最后一公里。

优点即缺点

其实共享自行车并不是新鲜事。

在美国在线房屋租赁网站Airbnb大获成功之后,各个行业都借助共享经济掀起了短租潮。主打自行车点对点短租服务的Spinlister就位列其中,Spinlister鼓励人们把自己的自行车租赁信息放在网上,并承诺为每辆自行车上保险,最高额度可达5000美元,以防被让渡使用权的闲置资源遭到盗窃和损坏。

成立于2014年,已覆盖全国众多高校,专注于大学校园市场的ofo单车共享平台也瞄准了闲置单车资源的价值。校园内废弃的自行车与学生自愿捐赠的单车经过改装机械锁、号码牌、涂装颜色后,可在校园之间广泛使用。

相比之下,智能开锁、无固定桩、向全社会开放的自由骑行成为了摩拜单车的创新。而更自由的存放与取用,重资本、用户黏性的未知性恰恰也是它的困惑。

据介绍,因为希望打造4年免修的智能自行车,摩拜走了一条自行设计、生产单车的路线。为了避免“掉链子”,该款自行车采用轴转动、单摆臂技术,实心车胎、5辐轮毂、座椅高度固定的设计,单车重达25公斤。这样一来,从短期来看,4年免维修的愿景与上佳的骑行体验似乎不能两全。

规模扩张快、灵活性大、资本效率高、进入门槛低是共享经济模式的特点,而用自行设计生产取代外购或回收的模式,虽然增加了摩拜单车的灵活性与自主性,提高了竞争门槛,但也造成了资产过重、拖累赢利的问题。

尽管经过产品迭代,目前其成本已从最开始的6000元降到3000元左右,但299元的押金,每半小时收费1元的规则,让一辆单车的回收成本并获得盈利的时间大大拉长。当然,部分创新产品和商业模式,可能短期内并不在乎何时能赚钱这个问题。

摩拜单车

在规模扩大之后,摩拜单车也势必要面临使用不当、被破坏等一系列问题。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曾透露,“这款新品在上海的损毁率超过了10%”。在上海投放的4个月中,不文明的使用现象也屡见不鲜:很多摩拜单车的二维码遭到损坏,车身被贴了小广告;也有用户为独占资源而再给车加锁,有些人甚至直接将单车搬进了办公室。更有甚者还把自行车“骑”上树、扔下河。

此外,用户黏性的不确定也是另一大隐忧。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提到,冬天的上海气温较于北京更舒适,这是摩拜单车最先选择在上海投放测试的原因之一。但如今摩拜单车已经挺进“帝都”,凛冬将至,多少用户会坚持用骑行的方式解决“最后一公里”,而车辆的保养和保护又该如何进行,这也是摩拜单车售后人员更应关注的。

科技做防护网

为了防止损毁和破坏,摩拜单车的技术在不断更新。最早的纸质二维码、塑料玻璃二维码之后,目前摩拜团队正在研发金属二维码,并试图在二维码上面覆盖特殊涂层。加装了GPS、 SIM卡与感应器的智能单车也可以更有效地记录数据。

除了产品的迭代,在规则方面,摩拜单车也细化了部分奖惩机制。

“最早只是会罚一些钱,可惜效果有限。如果有一个信用体系存在就会好很多。封停不守规矩的用户账号是我们目前最严厉的惩罚。”王晓峰表示。现在,每位用户在提供身份证号码、手机号完成实名注册后,就会有100信用分,如果发生违停行为并被举报,则会被扣20分。当信用分低于80分时,每半个小时的收费就会变成100元,收费力度大大增加。与此同时,公司也设置了一些加分项,最高分数为1000分。

“好的制度可以体现人性的善良,这些规则不能凭空去想,是靠与客户交互的过程中不断细化出来的。我们最初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车全部被损坏、被偷光。”胡玮炜说道。

据了解,在摩拜单车落地的过程中,上海街道、区、市各级政府提供了很多支持。除了划定许多专门的停放点,建立相应的指示牌来教育用户外,还在地铁出口安排人力整理摩拜单车,规避不文明的使用行为的发生。值得注意的是,上海的一些用户也在主动进行维护。

“互联网+”还是“+互联网”?

在Airbnb的CEO布莱恩切斯基看来共享经济的核心为:使用而不占有。这与胡玮炜的初衷颇为契合。“以前的普遍思维是我买了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我的了,而在互联网时代,实际能够解决问题的,并且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使用、共享的东西才有更大的价值,我们希望看到更少的占有、更多的付出”,胡玮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尽管如此,与共享经济的“鼻祖”Airbnb 和uber相比,摩拜单车的“重资本”、“轻模式”运营方式仍有不少自己的特点。出于对后期运营成本控制的考虑,摩拜单车从设计到生产再到最终的投放,全部由自己内部团队独立完成。因此相比搭载“互联网+”,摩拜单车似乎更像是传统制造业“+互联网”的模式。

由此看来,摩拜团队既是信息平台的构建者,也是平台之上共享资源的生产者,在提供单车租赁服务的同时还是单车的所有者。这一过程之中,如果自增强的体系没有如愿形成,未能完成“服务—货币-服务”的“惊险跳跃”,那么摩拜团队就会成为新一轮闲置资源的制造者。原本消化闲置资源、提高闲置资源利用率的目的也会就此搁浅。

此外,科技型的企业从研发投入到成长为成熟型企业阶段,一方面在技术和产品研发过程中存在着技术失败导致的技术风险,另一方面新产品在市场接受上也存在着不确定性带来的市场风险,加之所面临的行业竞争、经营管理等挑战,使得其在初创期存活率很低。

摩拜单车要走的路还很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