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故事】蜜肤:17年皮肤科从业者如何走“互联网+”道路

李梅影 2015-08-21 08:08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这个看脸拼颜值的年代,有一家创业公司名叫“蜜肤”,专门关注颜值相关问题,是国内第一款专注于皮肤健康领域的移动客户端应用。

蜜肤创始人兼 CEO 罗勇,“70后”,成长于美丽的浏阳河畔,在医药行业已有20年经验,其中和皮肤科打了17年交道。从技术员到销售员再到供销科长,再然后做到上市药企的营销总监,2010年创办蜜蜂医药网,2014年创办蜜肤医疗。

来自传统医药行业的罗勇很不时尚,却愿意很谦虚地向“90后”学习,也用他的诚意和行动打动了诸多皮肤科的顶级专家。这位17年皮肤科从业者,从2014年初进入移动医疗领域,在移动医疗的风口上曾磕磕绊绊,一路走来,成功获得了千万级别的天使投资。

蜜肤是如何走“互联网+”道路的?

1、不懂移动互联网吃的亏

2014年初,罗勇进入移动医疗领域。由于不懂移动互联网,吃了不少亏。

此前,罗勇已经“触网”,2010年,受互联网医疗大潮影响创办了蜜蜂医药网。

但是,到了移动互联网领域,罗勇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们不是那么了解移动互联网。两年前,都不懂移动医疗是什么,甚至App是什么都不知道。”罗勇很坦然。

有赖于在北京的这块沃土,加上运动员出身所特有的坚韧不拔的精神,罗勇经常跑到车库咖啡、五道口沙龙等创业者集中地,参加沙龙活动、听讲座,频繁接触“85后”的创业者们。

“那时候,我们也听不懂。在车库咖啡等地,也结识了一些合作者。合作之后,发现移动医疗还是很有前景的。但是,在合作的过程中,发现双方理念不一样,在这个时候,我的创业伙伴,主管市场运营的联合创始人邓润梅坚持,不如我们自己开发一个移动医疗产品,既能满足我们的客户,也是我们自己的产品。”罗勇说。

于是,从2014年初,蜜肤开启了移动医疗之路。

这条路还真不好走。

不懂怎么办?罗勇团队先选择了外包的方式。

“实际上,外包很痛苦,第一,他们不了解皮肤医疗领域;第二,他们是按单下菜;第三,在我们也不懂他们的情况下,外包更痛苦,就是互相不懂。最后,纯粹出来一个看似我们需要的东西。”罗勇回忆当时双方的“互相折磨”。

这样痛苦的过程,经历了4个月,外包做出来的App,用倒是可以用,就是无法实现很多功能。

“痛定思痛”,从去年4月份开始,罗勇下定决心筹建蜜肤自己的研发团队,有了产品经理和架构师。

“真的还是要自己来做,现在,我们已经有了10多人的移动互联网研发团队,还在继续招。首先要组建这样的团队,然后进行磨合,把医疗方面的理念,灌输给我们的研发团队。”罗勇说。

组建移动互联网研发团队,对传统医疗行业出身的罗勇来说,真的有很大挑战。

首当其冲的是需要改变观念,“我们是传统行业来的,当一个移动互联网行业的‘90后’小孩,出现在你面前,开出的年薪都是20万。说实在的,一开始,我们真有一定的心理落差。”罗勇说。

“我自己都调整了很长时间,观念必须要改变,要接受,要包容,这是很不容易的过程。我接触到的几个利润上千万的传统医疗公司高管,都说无法承受。但现在对于蜜肤来说,不要说年薪20多万,30多万都行,只要能把事情做好!”罗勇描述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不懂移动互联网吃的亏,还表现在面对资本方的时候。

“打个比方说,从BAT出来的移动医疗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不一定很懂医疗行业,但,因为是BAT高管职位出来的,投资方就很愿意投他们。”蜜肤联合创始人邓润梅说。

尽管面临诸多的困难,蜜肤还是走上了移动互联网的道路,2014年11月,开发出第一期产品——同时面向医患的“皮肤科医生”App应用,后来又分解为面向医生的“皮肤科医生”和面向患者的“蜜肤”App应用,希望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帮助中国皮肤科医生沟通交流,实现医患有效管理。

“现在,有越来越多资本市场的人特别愿意跟我接触。为什么?他们回过头来觉得我们非常懂,很懂医生的需求、很懂患者的需求、同时也很懂企业的需求,又有线下很好的资源,资本方非常看好我们的未来。在移动医疗的路上,尽管还会有很多的困难,但我们大家也都还是很有信心的。”罗勇说。

2、打动大牌皮肤科专家的心,成为种子用户

蜜肤的种子用户有很多顶级皮肤科专家,其中包括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皮肤科张建中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儿童皮肤病亚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儿童医院皮肤科马琳主任,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美容中心孙秋宁主任,化妆品审评专家、空军总医院皮肤病医院刘玮院长等等。

这些大牌专家平时都很忙,他们的号都很难挂到的,但是他们都愿意在蜜肤的“皮肤科医生”App上来传播科普,回答用户的问题,成为蜜肤的种子用户。

蜜肤是如何打动这些顶级专家的心的?是靠带着诚意做事结缘的。

比如蜜肤和张建中主任的故事,2012年,张建中担任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主任委员的时候,提出了一个要让基层皮肤科医生成长的理念,要做皮肤病规范化诊疗的基层大讲堂。

当时,蜜肤也看到了基层皮肤科医生的需求。罗勇团队通过与一些医生沟通之后了解到,比如说北京郊区县的皮肤科医生,很有需求希望能够跟北京市内大三甲医院的皮肤科医生联系学习,所以蜜肤那个时候就帮助基层医院发起成立了北京皮肤医师沙龙。

蜜肤定期组织这个沙龙活动,把大三甲医院的皮肤科专家、还有基层的皮肤科医生请到一起,让他们互相交流与探讨。

蜜肤做的事情,正好与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的理念相契合,该分会的领导看到蜜肤是在做实际的事情,通过深层次的了解后,蜜肤成为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皮肤病规范化诊疗的基层大讲堂线上传播平台,同时承担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宣传中心运营。

该宣传中心网络上的所有宣传工作,包括官方网站、官方微信公众号——CSDCMA资讯平台,还包括一些中国皮肤科医生的QQ群、微信群,还有一个面向患者人群的皮肤健康科普的微信公众号,都是蜜肤团队在运作、运营、维护。

这样,自然而然地,蜜肤团队与分会建立起联系,并培养了深厚的互相信任感。

再比如蜜肤和马琳的故事。马琳主任在皮肤科界,是属于魅力型专家,她不仅在全国大力推进儿童皮肤科与成人皮肤科协调发展,而且也领头开展儿童科普传播,她认为一定要通过移动互联网工具让儿童皮肤科学术与科普传播开,才能让更多患者受益,她本人要求也很高,很多巨头包括阿里、腾讯都在寻求与她合作,但马琳最终选择了蜜肤。

“她觉得我们是真正理解了儿童皮肤科事业的。”罗勇说。

事实上,为了认识大牌泰斗专家,罗勇真的是很有韧劲。初做皮肤沙龙伊始,蜜肤团队也没什么经验。为了接触到大牌教授,罗勇把他运动员的精神又发挥到极致,他每周都在各城市奔跑着,曾有周末为参加三个不同省年会,两天跑了四个城市。

就是这种坚持的精神,感动了皮肤学科的教授们,现在罗勇和国内绝大部分皮肤科专家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他们被罗勇的真诚所打动。

有了大牌皮肤科专家成为种子用户,其他皮肤科医生都慕名而来,全国总共有两万两千多名注册的皮肤科医生,其中将近30%注册了蜜肤的“皮肤科医生”App,蜜肤的患者用户则已经将近有10万名。

3、蜜肤未来发展想象空间

蜜肤现在是医生和患者的移动平台,未来发展有无限想象空间。包括向护肤品方面的延伸、电商平台的发展以及专业的医疗服务机构等。

护肤品方面,“我们从皮肤科专家得到的反馈,近年来,因使用化妆品不当而导致的化妆品皮炎和激素性皮炎的患者越来越多,很多都是年轻的女孩,看着就心痛。所以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皮肤科医生,都在倡导科学护肤,要向牙科医生推荐患者(大众)使用适合自己的牙膏一样,皮肤科医生要推荐患者(大众)使用适合自己肌肤的化妆品,保护好皮肤屏障,预防皮肤病。未来,这也是蜜肤延展性空间很大的商业模式。”邓润梅说。

“我们有一种展望,就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都会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财力,在‘美’的事情上面,例如护肤品和化妆品,甚至是现在已经在趋热的激光美容和注射微整形等项目,但如何让老百姓用到真正有效有用的产品,在追求美的过程中保障安全,避免发生损容和皮肤感染的风险、都需要皮肤科医生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在这些方面,蜜肤还大有可为。”罗勇说。

自然而然,蜜肤随之可以发展的就是电商平台。口碑有了,用户多了,自然就可以开展电商业务,蜜肤将来可以发展成让皮肤更美的垂直电商平台。

再有,就是可以发展成为类似于专业的医疗服务机构,“通过移动互联网产品,把医生粘合到一起,吸引更多用户,未来可以帮助更多医生自主创业,帮助医生流动起来,帮助医生成立医疗工作室,医生什么都不用管,只要看病就可以了。这是典型的O2O吧。”罗勇的心还是很大的。

“移动互联网所做的一切,只是一种粘合剂,而不是唯一性。可做的事情很多。为医生提供好服务,让医生可以专注于临床、学术和科研,是我们一直在做,也会一直做下去的事情。”罗勇说。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