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苏阳后IDG时代:“火山石”元年 40%权重看好互联网技术

2016-09-18 15:18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e4a00074e21e52e0384.gif

IDG退休 走进火山石

20世纪90年代初,章苏阳曾任上海贝尔公司中央计划协调高级主管、邮电部520厂的副厂长,三十而立后的他,开始了海南万通集团的任职期。也正是这样的转变,让他结识了熊晓鸽和周全。自此,在当时几乎无人知晓风投为何物的年代,与熊晓鸽、周全等一起成立IDG,扎进风投圈的章苏阳,再也没有离开投资这个行当。

在意气风发的年代信心满满地进入投资圈,章苏阳遇到的是接二连三的投资失利。

初期,曾连续投错三个项目的经历,是章苏阳常常会讲到的,“投资的三个20万美元打了水漂。”而且这还不是他投资亏钱的最多的,“最大一笔赔了300万美元。”章苏阳说,“IDG刚成立时,在中国市场上并无先例经验可以循,投不出去也急,投了万一有问题也急”,自己是摸着石头过河,“有时候连石头都没有。”

章苏阳也曾怀疑过自己,但IDG同伴的鼓励,让他重拾信心,至今他还记得刚入行时,IDG的董事长安慰过他的话,“亏小钱是为了未来避免更大的失误,是好事。”

直到2003年,“做了近10年投资,这时候心理上才开始可以更从容地对待这件事。”

2016年,在完结了一个季度的工作后,章苏阳于41日结束了在IDG22年投资生涯,IDG在公告中称,“为保持机构常新,新老交替总要发生,我们达成共识,要充分信赖并大胆放手给年轻人,给予他们尽可能大的空间。”

不过,给年轻人让路而身退IDG的章苏阳并没有因此退居幕后,而是开始了火山石资本的新征程。章苏阳笑称,“好在我看起来没有实际年龄那么大”,离开IDG的他还不打算退休。

据章苏阳介绍,火山石资本目前已投资了11个项目,涉及互联网创新、医疗、文化娱乐、深度学习等领域,与老东家IDG合投的有三个。

火山石资本的人员架构中,有3位合伙人,“我们合伙人的构成依然是继承IDG的优良传统。3人也吃大锅饭,持有同样的比例。”章苏阳说。

除上述3位合伙人外,团队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员是一起合作过很长时间的人。章苏阳认为,对一个基金而言,团队在一起工作过,做过比较好的赚钱案子,这点很重要。尤其是对新基金来说,“团队起点很高,又相互认可,基本上这样的团队是能够达到一定水准以上的,也是LP喜欢的。”相较于人员来源多元化的新基金,老同事的磨合成本和团队风险是最低的。

未来火山石资本会总体保持在十多个人的团队,“新基金不会永远扩大下去,基本上每期都会保持现在的3个多亿美金的规模。”

之所以强调规模不会永远扩大,是因为章苏阳一直强调要做纯粹的、严肃的VC公司。在他看来,一个VC假设人数超过四五十人,管理的资金不断扩大,一定会做不是VC的事,而且“人多了很难做VC的合伙人模式,一定需要公司制方式管理。” 按照规划,火山石资本计划每年投资30-40个项目。

VC最好有25%“浪”的成分

在做风险投资的二十多年间,章苏阳把看人放在第一位。如何能在短时间的接触就判断出这人是否靠谱,章苏阳很有“感觉”。

这感觉与经验有关,“二十多年,几乎每天都在接触项目,你就会大致有一个感觉,这个感觉是符合现在形势的,能让你更大可能性的接近成功,但这个过程中你不可避免的会犯错。”

根据自己的经验,章苏阳形成了微妙的VC投资理性、感性比。“对VC来说,需要75%左右的理性,20%-25%可以浪一些,但不宜超过25%。”

据了解,火山石资本目前投资的三个主要方向为互联网技术和创新、智能技术、医疗技术,这也是章苏阳在IDG时就看的优势行业。

如何判断所聚焦的三个方向,哪些项目能够在未来3-5年走出来,章苏阳表示,在TMT领域,满足人们利益增长需求的方方面面,例如文化娱乐、消费等都会有机会。

比如,不少中国人到日本买马桶盖,遭到很多指责,章苏阳却认为是好事,这是因为“中国人的消费能力比原来大大的增强。中国人的消费开始追求高品质的产品,给国内的企业提供了新的机会和产品升级的方向。需求必然带来创新。”

这样的创新同样会产生在文化娱乐领域。章苏阳曾经花过连续5小时看网红直播。在他看来,人们对于视频的需求会逐步增多,而这样的需求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出现。

“需求的多元化,取决于新一代的年轻人,他们的家庭可能有贫富差距,但在每个家庭里,孩子都属于中产阶级,从小都是富裕的,他们的消费观念对新事物的追求和习惯,是和以前有很大区别。因此,消费创新至少在未来的10年里,依然是会向前走。”

其次,智能技术是火山石资本关注的第二个领域。章苏阳认为,人是有生理局限的,比如记忆、判断速度、体能等方面。而如今,人已经可以制造出一些超越人本能的东西,这种趋势一定会持续下去。

据章苏阳介绍,美国一家知名公司已经制作出了一种认知计算机器人,它带来了包含信息分析、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领域的大量技术创新。章苏阳说,以它向医生提供支持为例,“一个医生每周学习,能有20个小时就很不错了,但这对医生来说已经远远不够了。”由于不断涌现的新知识,一个专科医生,每周至少需要花150个小时来消化,没有人有可能性做到。

该机器人则可以把世界上每天所发生的最新的知识和临床的经验储存起来。在输入病症后,智能地得出哪类病用什么药治疗效果如何,提供给医生,而且机器人的判断,会随着用户增多,数据量增大后分型越来越准确。章苏阳认为,这样的应用显然超过人的极限,这对医生来说是非常好的东西。

把握了这样的先进趋势,火山石资本也投了两个智能技术项目,傅里叶康复机器人就是其中一个。

如果病人手偏瘫,康复机器人会对偏瘫的手进行测试,机器人会知道你的手在哪个角度、哪些方面需要训练,然后组织一套程序去帮助手进行训练康复,“假定你的手不能动了,它会带着你走,手如果能动,它会输出各种各样恰当的力随着你走,完全自动生成。”

另一个则是模仿美国信用评级FICO的项目,“该项目已经在国内的一个大型规模的银行中测试,对于小额信贷,它审核的准确率已经比人工审核高30%,可以成为银行很好的矫正审核的智能技术。”

第三块在医疗技术领域,火山石资本更关注新型医疗方面,比如已投资的一家,可以通过光电转化、能量转化实现低成本高质量成像技术的公司。

基因检测也是火山石资本很关注的细分领域,章苏阳说,从极端的角度来看,人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与基因挂钩,“未来5年,随着IT硬件迭代带来的基因检测成本的降低,50%的东西都可以用基因的方式检测。”

40%权重在互联网技术与创新

由于经历过上一个周期互联网发展的兴衰,面对当下资本寒冬影响的互联网大洗牌,章苏阳认为虽然是同一个行业,但两次变革完全不同。

2000年那波的互联网创业,从投资角度,有不少公司确实在某些方面是满足需求,提高了效率的,很可惜的是如果当时有资金,一些公司能够扛三年,都会成为不错的公司,就不只是BAT会出来。”

简言之,就是2000年初的互联网洗牌有不少企业死于非命,而这次大部分是自然淘汰。

在章苏阳看来,没有IT硬件的发展,医疗、智能技术的发展不可能达到现在的水平。因此他并不认同,觉得互联网已经过气了的声音,“真正的互联网深层次的应用才刚刚开始。”

章苏阳列举了三个公司2015年服务器增长量的数据。

阿里服务器增长量相当于整个韩国的量,百度的增长量则相当于巴西的增长量,腾讯则是整个新西兰的增长量,“这说明中国与互联网有关的模式和技术发展是非常迅速的,一点不比国外差,这就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需求。”基于这样的判断,章苏阳表示,火山石资本约40%的权重,依然放在互联网技术和创新方面。

提及投资文化,章苏阳说希望火山石资本除了继承在IDG的优良传统外,还要始终保持三点,公平、相互尊重和保持学习的能力,“要有批评和自我批评。”

如今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章苏阳喜欢一些比较经典的爱好,例如看书听音乐,“我喜欢逛二手摄影市场和音响器材,我很少买新的,都是买二手的,性价比很高。”同时,他还坚持坚持一些激烈的运动,每周打一到两次拳。

章苏阳说,有朝一日不做投资了,他最想到大学教书,问及最想教授什么课程,章苏阳说“Term sheet(投资条款清单)”,而最理想的状态是,每礼拜上一节课,可以到学校食堂和年轻人一起吃饭。

章苏阳十分喜欢与年轻人保持交流,为了了解年轻人想什么,他会专门去看《小时代》。他坦言,年轻的东西未必自己都可以接受,但理解年轻人的行为方式非常重要。

他有时甚至会通过网络参加与不熟识的年轻人的 A饭、聚会,他说“人不能没有新思想,投资是一个很潮的事,保持与年轻人的接触,知道他们在关心什么想什么,对投资来说很重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