岗岭集团副总裁张可帅:如何布局互联网医药闭环

2016-09-18 16:45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2016年9月2日,亿欧华南医疗沙龙在深圳成功举办。本次沙龙邀请到Belter倍泰健康董事长方炎林、七乐康CEO姜海东、博德嘉联创始人林锋、就医160 CEO罗宁政、健康乐副总裁王奎忠、新元素医疗首席科学家张黔、岗岭集团副总裁张可帅、分享投资董事总经理赵洪、亿欧公司联合创始人张佳伟等嘉宾共同出席。本次沙龙以“革新、转型”为主题,嘉宾围绕互联网医疗、医生集团、精准医疗、慢病管理、医药电商等方向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岗岭集团副总裁张可帅指出:①现在的药品流通状况很糟,所以有更多的机会;②医药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有很多的发展机会;③未来数字化蓝图可以做的几件事情;④岗岭集团的布局分析。

  以下是张可帅的演讲全文: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和大家分享。岗岭集团,我们公司还有个名字叫“壹药网”,我们希望把整个产业链条打造得更完善。

  今天谈的是如何布局互联网医药的闭环模式,看起来好象很大,在网上也看了很多同行做出来的PPT,如果单看这个PPT,好象感觉有这一家公司就够了。但是我们在里面找细分的内容的时候,觉得还是有很多工作值得做,因为互联网技术更多的是一个提高效率的东西,在这样的相对来说无论是专业壁垒还是政策壁垒都比较高的地方,我们要通过技术的可行性、通过效率的提高,给这个行业创造价值。

  中国医疗的现状,也包括药品流通的现状是很糟糕的,无论是患者的就医理念,还是在医疗资源的占有率上,还是具体就医时候的体验,还是在药品流通环节的效率,还是整个治疗过程中的不专业性,都是很大的问题。

  从2013年到现在,从事互联网医药的人欢呼雀跃了很多次,因为很多次都说要开放处方的销售,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开放。整个药品在2B和2C的供应链角度障碍是非常多的,无论是企业的资质,还是运输企业的资质,还是仓库的资质,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

  还有中国的医保,医保可以说是一个及其庞大、复杂、碎片化的系统,每一个计划单列的省、市、县都有自己独立的数套医保系统,全中国要打通医保可能要打通一千次,在一个地级市试图实现打通,就算有了政府部门的红头文件也是很艰难的,因为每个地方都是不一样的。同时,这种情况也和互联网的一套系统打天下是背道而驰的。

  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些希望:

  第一,中国人在变老。之前有人说50年前,30年前,文革之前,中国的癌症发病率没有那么高,现在反而高了,后来是因为中国人越来越长寿。所以现在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快90岁了,都可以活到当年稀缺的岁数,所以老龄化,这个市场就很大。

  第二,大家对健康越来越关注,因为习总书记说在他的任内有两件大事儿,一件大事儿是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还有一件大事儿是中国要实现全面小康,这对医疗是一件好事儿,医疗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省都是基础小康建设工作最重要的一环。

  很遗憾,我们的卫生支付还是很小,美国GDP的四分之一都被拿来治病,但是这个数字很大一部分都被保险公司划掉了,中国和美国不太一样。在医疗上面的花费,和我们以前对城镇之间的对比是不一样的。如果真的生病了,任何一个人,包括我们说农村里的人,都会花几万、十几万,把自己家里的房子、牛、地卖掉,给自己治病。

岗岭集团张可帅:如何布局互联网医药闭环

  关于在线问诊,整个中国如果是含药就是3万亿的盘子,只谈医药是十几万亿的盘子,这个里面互联网能碰的东西不是特别多,因为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医院里面流转的,很多是手术费,检查费。还有一部分是医院里面流转的处方药,这些也没法碰。全部去除还是有几千亿的非处方药加上保健品的市场。但是中国网民,80%的人愿意买药,82%的人愿意在线问诊,和刚才说的12万亿里面的3万亿里面的几千万亿里面的小几百亿是不成正比的,所以说机会是很大的。

  再看看这个机会有多大:非常多的人希望在线上能够一站式的解决自己诊前、诊中、诊后的所有事儿,他们希望简单,希望不麻烦,愿意花钱,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好的关怀,但是不需要特别麻烦。第一可能会预约,会问,知道到底为什么,知道怎么回事儿。第二是希望自己能够被确诊,有解决方案,有诊断和处方。第三是被治疗,如果要手术是一定要去医院,如果是吃药,可能就在互联网上解决。

  这里有几句话,特别常见:

岗岭集团张可帅:如何布局互联网医药闭环

  一是特别方便的买药;

  二是让药去到大众手里之前这个流程更有效、简单;药企的销售网络,流程网络,不论是覆盖药店还是覆盖医院,还是覆盖终端的消费者,甚至是包括GPO之间的相关模式,都很低效,中间有非常多的门槛,有非常多的障碍,还没有突破。

  三是大数据+人工智能,提供更精准,更个性化的医疗服务。

  四是可穿戴设备,适时监测健康变化。

  我们画了一个蓝图,觉得未来数字化应该可以做很多事情,也就是说特别简单、特别标准化的诊疗行为,或者是初步定性的诊疗行为,或者是筛查的诊疗行为应该用OI的方式解决,我们已经和很多公司合作,探索。

岗岭集团张可帅:如何布局互联网医药闭环

  美国的几个案例,在中国不一定能够复制,但是未来也许会有希望。

  昨天我来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深圳市卫计委发布的一个东西,其中一个就是鼓励社会办医疗机构,而且不再有审查了,这是一个好消息,虽然一点都没有提到互联网,但是很不错,因为他觉得把这个放松了。

  这就是一个放松的案例。美国的CVS,里面有1分钟诊所,你确定了就很方便,还不需要去医院。但是在中国有政策风险,医疗机构是很难的,药店也很难开。

  第二个是TELADOC,他和我们做的模式有点象,对于个人和企业按照订购的方式做远程医疗,但是这个在国内又有政策风险,就是电话现在没办法开处方,没有办法诊断,只能咨询。

  第三个ZocDoc,根据你自己的位置,根据自己的保险状况帮助你选择医生,这个是帮助医生和保险公司的一个东西。

  这是我们现在的模式,或者说中国的模式。我们是从药起家的,一个药经过不知道多少层的代理商去到医院或者是药房,消费者通过整个非常糟糕的就医过程,获取处方并在医院或者是药房里拿走药。

岗岭集团张可帅:如何布局互联网医药闭环

  未来我们希望是这样,整个布局里,“1药网”是中国现在最大的之一,1号药城和华中药交所,是中间的两个替代,1号药城替代中间的行业的网络,华中药交所解决政府和公立医院的采购,也就是说他希望能够替代过往1到5层的批发商体系。

  我们希望药企未来对接的是谁?希望对接的是1号药城和华中药交所,这样我们的谈判能力会非常高,可以完成需求从下游收集回来之后交给药企,帮助药企定制化生产。这里就解决了国家的一票制或者是两票制的问题,解决了中间的环节过多,预防了比如说那些疫苗的事件。

  第二是希望有一个互联网医院,能够帮助消费者在有限的场景内很容易的获得诊断和处方,很多慢性病、常见病在这里是有空间的。这里也和医院形成了互补,这也是未来我们谈到的所谓的互联网医疗的药品的前提下,能够通过医和药结合的方式达到闭环,这样就可以从消费者和药企之间,打造整个流通环节,把中间无论是消费者获取医疗资源和医疗结果,以及解决方案的方式,把药企从生产到流通到最终摸到消费者的过程高效和互联网化,创造中间的价值。

  这里面可能传统的流通体系会跨掉,但是未来只要是服务于药企、医院和消费者的就一定可以活下去。希望给大家抛砖引玉,谢谢大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