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电击,这些奇葩“治疗”手段更可怕

武汉新闻网 2016-09-18 21:24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雷霆萨满、磁暴步兵、十万伏特羊叫兽……山东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主任杨永信最近多了这些新外号,缘于他长达十年的电击戒网瘾疗法再次被公众讨论,受到质疑。



杨永信专门通过往人太阳穴通电的方法来戒瘾,“治疗”结束后,学员会变得呆滞、麻木、甚至晕厥。除了电击,杨永信还鼓励使用捆绑、监禁、重复洗脑、消解信任感等对策来“治疗”学员。类似的奇葩“疗法”在历史上不胜枚举,而有些甚至到现在都还没被法律禁止。

2013年,西伯利亚时报报道了当地一家诊所用鞭刑来治疗毒瘾的事情。这家医院的医生认为鞭笞产生的疼痛可以刺激人的大脑,逼退让毒瘾患者产生厌食、暴躁等情绪的内咖肽。

很难说所有患者都能接受这种疗法。一名女生为了控制自己的毒瘾,尝试了60鞭的疗程,结果她只能侧卧着出来,跟妈妈哭诉“每一鞭都让我痛不欲生,扯栏杆,撕床单,医生看到我哭了,还会停下来问我是不是要继续”。



一些主流医院的医生对这个做法产生过质疑,因为采用运动、针灸、按摩、吃巧克力一样也能够达到治疗的效果。但鞭笞疗法的创始人坚称他是对的,因为他使用了富有弹性的柳条,而且会注意技巧,不让患者骨折,甚至连血都不会出,但“疼痛是必须的”,因为这样才能给上了毒瘾的人以警示作用。

这种鞭笞疗法居然还挺受欢迎,医院接到了来自全俄罗斯的预约,甚至还有美国人专门打电话咨询疗程的价位。

这世界是抖M太多了么?

同性恋曾经被人们认定为“精神疾病”,并被套用上种种激进的治疗手段。

据果壳网介绍,维也纳内分泌学家尤金·施泰纳赫是第一位使用手术方法试图“治疗”同性恋的医生。1917年,他阉割了一位同性恋男子,随后将死去的异性恋男性的睾丸组织移植在这位“病人”身上。在1916年到1921年间,他先后在11位男性身上做了这项实验。由于免疫排斥反应,施泰纳赫才宣告实验失败,停止了移植睾丸的行为。

1933年,纳粹上台,他们将迫害同性恋当做道德讨伐的一部分,在这种环境下,相当多研究人员认为同性恋是一种“激素异常”的表现,于是丹麦纳粹医生卡尔·瓦内特开始试验起“激素疗法”——将睾丸激素和其他合成激素注射进受试者的睾丸中,试图改变同性恋或双性恋的性取向。

直到四十多年后,这种变态的疗法才被叫停,因为哥伦比亚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的研究证实,同性恋和异性恋的睾酮或雌性激素水平相同。



当时盛行的还有针对同性恋的点击疗法。地下天鹅绒乐队主唱娄•里德就遭遇了这样的经历:“他们将那玩意放在你喉咙下面,以免你吞咽舌头,他们还将电极戴在你的头上。这就是罗克兰县推荐的阻止同性恋感情的手段,而它的效果就是你失去记忆,变成植物人一般。”

医生还会给同性恋者服药。边灌药边向他们展示同性的裸露照片,播放带有侮辱性语言如“死基佬”这样的音频。如今同性恋已经被证实不是一种疾病,这些针对同性恋的“治疗”手段已经化为一场荒谬。

19世纪,存在着一种女性才会发作的“歇斯底里症”。患有歇斯底里症的女性会常常抱怨琐事,精神却一直萎靡不振。当时的内科医师几乎都是男性,他们将女性身上出现的精神萎靡、头痛、易怒、神经质、失眠、疲倦、性欲低下、性欲旺盛、面色浮肿等特征都归为歇斯底里。



他们把歇斯底里当成某种性瘾,所以想了两种治疗方法:一种是使患者体验性高潮,而另一种方法,则需要切除性器官。这两种方法一直从19世纪80年代用到了20世纪20年代。

在众多女性蒙受了切割之冤后,如今,歇斯底里症被证实是一种误解,所谓“歇斯底里”,不过是女性的一种正常心理特性:女性是一种极度宣泄感情的生物。

就在去年,韩国出现了一种治疗厌世患者的方法,就是把产生过轻生念头的人锁在棺材里。医生认为这种虚拟的“死亡体验”能够让年轻人更加珍惜生命。



转载请注明本文来自: http://www.wuhanews.com/hulianwang/2016/0919/219.ht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