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网约车司机2231人身份存在异常

2016-09-19 14:24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深圳市官方发布的一组数据:全市网约车司机中,共有2231人身份异常,其中40人为全国在逃人员,758人为涉毒前科人员,1433人为全国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1479人的驾驶证状态异常;在车辆方面,发现有6170辆车状态异常,其中有664辆达到报废标准。

深圳晚报讯 (记者 胡琼兰)9月上旬,交通部出台网约车新政规定网约车驾驶员上路需拿到从业资格后,地方还需对网约车准入设置门槛吗?网约车数量、价格是否也要管控……9月18日,深圳市政协委员议事厅第六场“网约车合法化 且看下半场”就网约车安全、数量和价格等焦点问题进行讨论。有政协委员表示,对于网约车的数量应该由市场来调节。至于价格问题,因为网约车也是出租车,其定价机制不能与出租车差得太远。市交委直属机关党委书记娄和儒表示,深圳即将出台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将充分征求、吸收各方观点。

焦点1

网约车是否安全

“网约车在招司机时,由于没有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有效监管,可能会降低门槛,留下安全隐患。”市政协委员陈清良指出。而政协委员彭琛与陈清良持有同样的看法,今年5月发生在深圳的网约车司机谋杀女乘客事件就是一个明证。

市政协常委彭琛现场提供了一组8月15日深圳市官方发布的一组数据:全市网约车司机中,共有2231人身份异常,其中40人为全国在逃人员,758人为涉毒前科人员,1433人为全国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1479人的驾驶证状态异常;在车辆方面,发现有6170辆车状态异常,其中有664辆达到报废标准。

对此,南山区政协常委郑春雨持不同观点:“网约车,仅滴滴打车这个平台,一天单量已经1000多万,发生一单这样的事情,在出租车行业也是有可能的。不能因为出现了这一起安全事故就把整个网约车打死。”

“网约车的安全问题一定要管,但如果因为过度的安全隐患治理,最终将使网约车市场供给大量减少。”政协委员王雪强调,网约车的事中、事后管理也同样重要。

焦点2

网约车数量是否要管控

在陈清良看来,城市的道路资源非常有限,如果政府不管控网约车数量,那已不堪重负的城市交通就雪上加霜了。“从考虑保护生态环境角度出发,我建议要根据环境的承载力对网约车数量进行管控。”彭琛补充道。

“网约车是由私家车变过来的,所以在整个城市交通总量并没有因为网约车增加而增加。”市政协委员张琦对上述观点进行反驳。“像城市中心区很多地方很难停车,很多市民出行都选择网约车,比较少使用私家车了。可以说,网约车能起到减少交通拥堵的作用。”郑春雨举例,如果对网约车数量限制后,又会产生很多灰色地带,有可能导致不合法的黑车重新抬头。

“我们因为安全问题,已经限制了一部分网约车进入市场,没有必要再刻意控制网约车数量。如果数量急剧缩小,很可能带来价格飞涨。”政协委员王雪表示。

焦点3

网约车价格是否需管控

对于网约车价格是否需要管控,彭琛、陈清良持支持观点。“有的城市高峰期网约车溢价出现4倍以上的情况,导致有些网约车司机就等着高溢价来挣钱,这已经涉嫌乱收费了。”彭琛提出,尤其在滴滴收购优步(中国)后,已多番涨价,大有涉嫌价格垄断的趋势。

张琦、郑春雨、王雪三位政协委员则提出反对意见。其中,郑春雨表示,如果网约车一味涨价,将导致大量乘客选择公交车和地铁。对于网约车来说,得不偿失。

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彪则呼吁,政府部门应全面、长远、公正看待网约车的定价问题。“网约车和巡游出租车都是出租车,都提供个性化服务,它们之间价格机制不能差得太远。”韩彪强调,“如果把网约车的价格放得很开,巡游出租车也要赋予价格弹性。如果巡游出租车实行政府定价,那对网约车的价格适当管制也是必要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