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才讲对错,创业公司只论生死!?

公司宝 2016-09-19 16:00 社交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png
作者 : 占莎           来源:新芽 NewSeed        ID:pelink

就在中秋节前夕,阿里的4位程序员因为爱程序“炫技”,在抢月饼大战中多抢了一百多盒月饼,尽管实诚的他们立马将此事报告给了有关部门,却还是在2小时后变成了前员工。网友们咋呼,这阿里“爸爸”财大气粗的,为了几盒月饼至于吗!阿里的回应是,太至于了。在阿里看来,这不是钱的问题,打破了诚信和规则,这价值观不对啊。

这边厢大公司靠价值观立规矩“杀鸡儆猴”,那边厢初创业公司被资本寒冬碾压的“病急乱投医”。也是,自从那个叫“资本寒冬”的隐形巨人来了,一些创业者便惶惶不可终日。他们想,这怪兽太强大,不可强攻,不可正面对敌。无奈段位不够的他们也没什么以弱胜强的妙招,甚至不惜毁灭价值观。结果自然很明了,招招反噬自己,落人口实。

 毁灭价值观第一招:炒作年年有,今年分外胆大

我们看多了娱乐圈的炒作,但人家至多上升到道德层面,供吃瓜群众们茶余饭后谴责。创业圈则是不玩则已,一玩惊人,炒作也要来个大的,一下子把高度拉升到了法律层面,比如此前的无名小卒宅代洗。它是一家校园洗衣服务公司,它的CEO郭超宇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大言不惭地表示,该公司在初期因没有用户而无助的时候,果断采用了“剪断电源线”的方式来“逼”学生用户们就范。

在那篇采访中,是这么说的,“4天过去了,团队只接到一份订单。他出了个馊主意。某个周四,他和团队选择了一所男生偏多的高校,剪断宿舍楼所有自助洗衣机电源线。这次‘强制试用’让平台订单量持续增加,影响力也辐射至周边5所高校,一天收到最高订单数1100份,首月盈利60万元”。

说这段话的时候,郭超宇想必是洋洋得意的。又或者,他只是想营造团队在举步维艰的创业困境中如何“英明神武”的冲出泥潭,不畏艰难的创业形象。只是,他和他的团队忘了有句话叫“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看到此文,警方表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故意损毁公私财务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此举让郭超宇大为吃惊,于次日便发表声明称,“宅代洗团队未做过剪断洗衣房电线的事,本次事件纯属商业炒作行为。”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创业的门槛低到尘埃,创业圈鱼龙混杂,作为看官,我们一定要脑洞大一点,再大一点,不然就真的要“惊呆”了。

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在9月9日的2016中国创客大会上谈到对独角兽的看法时说道,“某代洗公司为了强迫高校的用户用他的服务剪断了洗衣机的电源,如果以后这样的创业者成为独角兽,成为可以控制我们生活当中某个方面便利的公司主要创始人的话,我是很担心的。”

紧随宅代洗事件的,是楚楚街副总裁蒙克的过激营销。在9月1日凌晨,蒙克在朋友圈以“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和“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连发了三条状态,继而玩起了失踪。朋友圈的圈友们都以为他出什么事了,借由各种方式疯狂寻人。后来看事态已然失控,“失踪”的蒙克又回到朋友圈,发了长文道歉。

他在文中表示,“每个营销人内心都有一个想做‘事件’的心,我也不例外。况且我正处于一个非常想证明自己的年龄。”他写道,救救蒙克的想法并不只是为了让大家拯救他,而是为了救救大家的钱包,救救大家的选择困难症,救救90后的女生,因为,她们对漂亮付出了太大的成本,“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买的漂亮”。

必须要说的是,首先,为了证明自己不惜利用朋友们的感情,很下作;其次,通过去楚楚街购物来拯救自己的钱包,钱包早见底了;第三,作为90后,我想我并不需要这种拯救;第四,请去小学课本上再读一遍“狼来了”的故事;最后,做营销是可以有“做事件的心”,但你做成“事故”可不行。

朋友圈有人对此事评论道:你的行为会害死多少以后需要求救的人,还有人相信求救吗?当每一次求救都被认为是营销事件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这让我想到了谷歌那句“不作恶”的口号。其实,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创业公司,不管是营销手段还是PR需求,“不作恶”是基础。  

毁灭价值观第二招:那些融资额和各种数据啊,就是个“绣花枕头”

今年4月27 日,国内鲜花在线预定与速递平台“爱尚鲜花”正式挂牌新三板。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在其股权转让说明书中,爱尚鲜花自曝曾为提高产品在营销平台的销量排名而进行“刷单”。其说明书中显示,2013-2015年7月期间,爱尚鲜花为了进行业务营销,通过员工和外包人员总共刷单26万笔,刷单费用支出175.46万元,刷单产生的虚假收入累计3095万元。

其实,电商刷单算是一个广为人知的“秘密”。从2015年开始的资本寒冬至今非但没有回暖的迹象,反而像是跟创业投机分子们杠上了,大有不弄死对方誓不回头之势。资本市场如此不振,刷单相比之下反倒不那么引人注目了,又或者刷单早已成为创业者弄虚作假手段中的“老司机”,新手段层出不穷,哪有空闲去关心司空见惯的老梗。

“更多其他VC创始人团队,他把他的融资额用估值报出来,把人民币的融资额以美金报出来,这种事儿其实很多,甚至可以看到他的融资额反推他真实的融资额是多少,除以2,除以3,除以5,除以6,类似这样的情况。”王啸在9月9日的演讲中如此说道。在他的演讲PPT中,关于数据造假的佐证有两个标注,“某直播APP的观众数、某平台点赞的都是机器人”。至于“某”是谁,你猜。

不过,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一次采访中倒为王啸的“某直播APP”一事做了注脚。朱表示,“机器人是鼓励新主播,激励她们直播的运营方式而已……我们要激励一个新的主播有直播欲望的话,肯定需要看上去人多一些,这是运营的手段而已。”

相比这种言之凿凿的数据造假,对于具体融资额的造假,一直是讳莫如深的事情。看上去,似乎谁都知道有这么回事情,但真实情况只有当局者清楚。不过,A山头太难攻破,还可以在B山头上寻求进攻点。故而,伴随融资而来的,似乎总少不了关于数据造假的质疑。比如近日宣布完成10亿元E轮融资的美柚,便被质疑数据造假。分析人士的质疑点在于,“如果按照美柚1000万的电商月收入推算,美柚的实际注册用户将达到18亿。这对于以国内用户为主的美柚来说,几乎不可能。”

对此,美柚不仅在8月30日公布了近30天后台电商账户截图予以回应,还把矛头指向了竞争对手大姨吗。美柚的说法是,“我们已经掌握某公司委托公关公司策划并推动该不实文章的证据,将保留一切法律追究的权利。”

被战火烧到的大姨吗也不轻省,除了来自竞争对手的负面说辞,其自身也被曝出一份商业计划书。其中MAU 4200万、DAU(日活跃用户数)400万的数字“吓到了投资者”,导致融资失败。

大姨吗当然不会安然被指摘,随即声明“用户群体稳定且增长稳健,新一轮融资已接近尾声,但暂时不能对外公开新一轮融资情况。”

其实,除了美柚和大姨吗,被质疑数据造假的公司还真是不少。比如蜻蜓fm,其在2015年11月6日,被一位专业人士指出其软件内存在代号“普罗米修斯”和“宙斯”的代码,该代码可伪造用户活跃数量并自主点击广告商广告,欺骗第三方数据和广告公司。虽然时间变了,但创业者们的套路倒是“惊人地”相似。蜻蜓fm也把球抛向了竞争对手,回应称事件为“友商”雇佣水军恶意中伤。这个叫“竞争对手”的群体,才是史上第一大背锅侠。

最终,该事件以相关文章几乎尽数被删结局,蜻蜓fm是否存在数据造假的行为,也随之成了“悬案”。

不过,在美柚大姨吗事件的第二天,这家号称有史上最强公关能力、可以搞定一切负面的公司却在数据的事情上自打脸了。事情的经过是,有人指出,蜻蜓fm在融资teaser中声称DAU600万,用户超过1.2亿,比一年前的新浪报道(DAU1000万、用户2亿)和宣传文案(2亿人)相比,大打折扣。

就像警方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能下达逮捕令一样,除了公开的数据,那些被推理的几乎板上钉钉的事情,依旧是在理论中,我们尚不能盖棺定论。但之所以有人怀疑这些数据并试着做出推论,一方面,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孤例;另一方面,所谓“无风不起浪”。

借用王啸的一句话来结尾,“当伪独角兽的面具被摘下的时候,我相信那些通过利用人的弱点和激发人阴暗面的公司不会长久的生存。只有真正有价值的创业者,最后才能成为为我们社会贡献力量最重要的企业家。”不好好干活,成天琢磨着怎么投机取巧,朋友,你这是在通向地狱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