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最终发展方向是互联网服务 必将蚕食传统领域

投资界 2016-09-21 10:27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ROOBO是单词robot的变形,中文翻译为智能管家。 “ROOBO实际上是一个做智能机器人系统的公司,同时有一系列的机器人产品”ROOBO联合创始人尹方鸣给公司的定义。

ROOBO创始人尹方鸣:机器人最终发展方向是互联网服务 必将蚕食传统领域

  ROOBO的天使轮是由几位创始人联合出资,最近完成了A轮融资,旗下已经曝光的产品有5款,儿童机器人、宠物狗机器人、VR一体机、无人机以及骨传导耳机。

  儿童机器人和宠物狗机器人为自有产品,VR、无人机、骨传导耳机则为ROOBO对外投资的公司生产的产品。尹方鸣表示,飞行器、VR这些都是周边和入口,ROOBO可以把自己一系列的能力输出到这些入口里。

现有机器人看起来“笨笨的”

  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应用的创业市场里,做得好的公司集中在视觉识别领域,语言识别其次。从创始人的背景看,具有相关学历背景的人居多,行业门槛比较高。市场上做教育、陪伴和娱乐型的机器人比较多,但产品同质化严重,核心技术也差不多。在消费领域的机器人里,除了扫地机器人的需求量比较大,其他品类的销售量很低。另一方面,基于上游技术的不成熟,终端产品还处于初级状态,看起来“笨笨的”,远远达不到人们的预期。

  ROOBO的特殊之处在于,核心团队有360、58同城、搜狗等互联网创业背景,公司近300人,通过投资等渠道补足技术方面的不足。他们将智能硬件视为互联网服务的入口,而机器人因为其交互性、人格化更进一步,比之智能手机用途也更广泛,市场也更大。

机器人的发展方向是互联网服务

  我们理想中的机器人应该能做到扫地、做饭、洗衣、按摩等能替代人类的事。2012年,软银孙正义投资了一家名叫Aldebaran Robotics的公司,随后使其成为集团旗下公司。这家公司率先推出了先进的类人型机器人NAO和Pepper,然而这类机器人目前在中国国内零售价超过15万元,根本无法普及,以至于Pepper的CEO都离职了 ,“坦白讲五年之内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我认同的是未来会是那样的一个结果”尹方鸣对机器人的预期。

既然超前的人工智能无法普及,现在真正能普及的反而是那些可以承载互联网服务的硬件。尹方鸣把服务分为五大类:工具类、信息服务类、生活服务类、娱乐、教育。比如家电控制属于工具类,打车、叫餐等属于生活服务类。与此同时,人机交互能力、外形亲和度也会激起人们的购买欲望,才有探索下一步服务的可能性。

  互联网基因论认为,有什么样的团队基因就会做出什么样的产品。传统的硬件团队可能会造出质量坚实的硬件驱壳,但通常会在服务内容上遇到瓶颈。

  ROOBO的核心成员,来自于搜狗、奇虎360、58同城等亿级用户产品的创始团队。

  尹方鸣曾做过手机和MTK,是国内第一部安卓ROM的开发者。在带领搜狗输入法成为行业第一后被周鸿祎挖到了360,做360的手机助手、手游联运、随身WiFi等业务。尹方鸣表示,“在360的时候手机助手做到了5.4亿用户,手游联运大概一年30亿的流水,将近10亿的利润,随身WIFI当时也卖了几千万台”。

  CEO刘颖博先后供职于惠普,58同城等,并作为创始人推出美食类app“食神摇摇”。CTO雷宇也是360手机助手的创始人。

  按照尹方鸣的说法,他之前的经历都是在做移动互联网,他和团队更擅长用互联网思维看待人工智能和机器人。

ROOBO创始人尹方鸣:机器人最终发展方向是互联网服务 必将蚕食传统领域

  ROOBO 首先推向市场的“布丁”是一款为儿童设计的产品,目前已经出到第二代。从基础功能上看,它是个聊天机器人,能够背儿歌、讲故事,已经和喜马拉雅、咪咕等互联网服务商合作;同时也是个家庭摄像头,例如它可以把捕捉到的宝宝画面推送到父母的手机上。这项功能主要用到了人脸识别的功能,只会拍摄0~6岁的孩子。

  “布丁”是 ROOBO 机器人系统的一个载体。他们保持两周一更新的频率,不断完善它的语音对话系统,探索以怎样的方式接入互联网服务更容易被用户接受。整体的思路是,先把产品用起来,得到训练数据,拿来完善整个系统。

ROOBO创始人尹方鸣:机器人最终发展方向是互联网服务 必将蚕食传统领域

  宠物狗机器人 DOMGY 是另一种机器人系统的载体。它是个可移动的机器人,外形和工业设计都极具吸引力。而且,它还是2016 年的德国红点设计奖得主。在韩国,它的名字叫iJINI,是韩国机器人创业团队Innovative Play Lab 打造的一款产品,此前一直受到韩国政府的资助。2015 年4 月,ROOBO 团队在这家韩国公司的A 轮融资中注入400 万美元,成为战略投资方。

“我不敢说机器人在短时间内会夺取多少份额的流量,但是它一定会不断地蚕食PC和手机的流量。当我们理解了人工智能方向就是互联网入口时,机器人也就成了载体和躯壳”。

  尹方鸣认为,手机上所有的服务,将来都可以移植到机器人上,但是不可以简单地移植。

人工智能的四个层面和开放平台

  人工智能是一套完整的系统。下位机里包涵传感器、信号处理和运动控制,中位机就是一些系统的管理模块,上位机是可视化编程的开放平台,再往上会有一套全新的人机交互、AI和云服务。尹方鸣认为,这一整套体系才能构成下一代的人工智能机器人系统。

  ROOBO认为机器人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系统,通过产品和用户的交互训练和不断升级,使得系统越来越强,机器人的能力也越强。

  ROOBO想要打造一个开放的平台。这个平台的底层是硬件,包含听觉阵列(麦克风)、视觉阵列(相机模组,摄像头模组)、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和人机交互;上层是机器人的管理系统。“我们做三层开放,即底层的硬件设计和运动控制,中层的应用开发和上层的云端开放”。

从简单到复杂的产品方向

ROOBO CTO雷宇介绍,ROOBO以一个机器人平台为核心,然后逐步地从儿童机器人、宠物类机器人走向人机教育类机器人,再走向助理类机器人,这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从今年开始,我们一般一年保持一个量产、一个研发,所以也不会太多,但是在设计的很多”。

  这样的产品路线基于以下三点考虑:

  第一,只做一个硬件风险大。机器人不同于手机,机器人是一个更复杂的系统。

  第二,机器人涉及的生产周期更长,至少一年,一款产品不行一年全白做。所以通过具体的不同的产品可以知道用户真正的需求;

  第三,根据系统工程理论,就像苹果公司一样,ROOBO不需要每一样技术都是自己的,也不需要每一个细节都是最棒的,只要能满足产品需求就行。

  对于ROOBO来说,变现并不难,具体的机器人产品或单个技术都可以赚钱。儿童机器人布丁上线近5个月销量达到3万台。线上线下都有售卖,机场、高铁站的礼品店等线下渠道销售量最多。

对硬件薄弱的补充完善

  如果说ROOBO的团队更擅长上位机、AI和云服务的系统层,那硬件部分如何解决呢?他们投资了美国和韩国的几家设计团队,再帮助他们把技术引进到国内的深圳——一个世界上量产能力最强的地方,把设计出的产品模具化、量产化。

  供应链是一个智能硬件品牌的血液,雷宇介绍:“我们会有自己合作的供应链,研发、设计等都自己做,让工厂生产,自己把握质量,自己掌握销售渠道,这样把可以把成本降下来”。

人工智能爆发的时间

  人工智能的快速成熟,在2015年接近临界点,人工智能的大爆发中,智能机器的行业应用,有大量的机会。那么人工智能什么时候才能像智能手机一样普及呢?

  尹方鸣认为,一个平台的生命周期大概是10到15年,移动互联网也是10到15年。今年是人工智能火速发展的第二年,最终到成熟期应该是十年。“从现在开始的三年内,机器人会出现大家普遍认可的基本形态,社会开始普遍接受这种事物。那个时候机器人相关的公司就要开始拼产品的性能,行业竞争将空前激烈,激烈程度必定强过类似滴滴、uber之间的竞争”。

(来源:  投资界 孟婕茜)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