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喃喃: 食品行业就是一个“辛辛苦苦数毛票”的行业

子藤 2016-09-22 09:49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02-1.jpg

张喃喃|企鹅团联合创始人

 
「 她说 」
 

“问题不在于我现在为什么投入食品行业,而在于我当初为什么要选择传媒专业。”





 
张喃喃,江湖人称“喃猫”。这枚深情的“吃货”,曾为了美食去学传媒专业,为了美食进入世界闻名的法国蓝带厨艺学院学艺,回国后因吃不到好吃的酸奶,自创品牌。
 
去年五月,喃猫(张喃喃)离开了第一次创业的公司,在醉鹅娘(王胜寒)的“邀请”下,重新自立门户、创办了“企鹅团”,并开设了新的订阅号“企鹅和猫”。


 

 


张喃喃,从小在美食之都-成都长大,“12岁跟随父母搬到北京,经过寄宿学校食堂一年的‘摧残’,我的味觉有了毁灭性的体验。当我再次回到成都,我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好吃,食物第一次给我带来极大的愉悦,我的味蕾被唤醒了。”
 
高中时,面对巨大的学习压力,阅读美食书刊便是张喃喃的精神减压方式。每月一本的《贝太厨房》、《美食美酒》、《中国烹饪》是她那时唯一的休闲,当时流行的《食物相生相克1000例》也是她课间“零敲碎打”的最爱。
 
“我曾非常认真地问爸爸可不可以不上大学,把我送去烹饪学校,这当然只是被父母当成了玩笑。”当时在高考志愿表面前,她有点无所适从。意外的是爸爸给的建议,“去学电视编导吧,以后你还可以做美食节目。”张喃喃听后觉得还不错,便报考了中国传媒大学的文编系。
 
到了面试环节,她记得自己向主考官义愤填膺地“声讨”当时国内美食节目的缺点,“哪儿做得不好,怎样才能提升,说得可带劲儿了,还莫名其妙地全情投入了如何爆虾仁的讲解。”激情澎湃的演讲赢得了面试老师们的好感,她因此顺利进入了中国传媒大学。
 
大学四年,张喃喃对美食的热爱只增不减,每天最开心的是下课到食堂发她的“食堂报”。她总是第一个冲到食堂,把今天有什么菜悉数看一遍,再一一发到“食堂报”,这个她专门“报菜名”的微博上。“身边的同学都会来看我的微博,然后决定今天去哪个食堂吃什么菜。”
 
后来还在搞IT的男友的帮助下,做起了自己的网站-“饭书美食网”,精心记录她对美食的奇思妙想,并逐渐为她在美食爱好者中积累了口碑。

 


 


临近毕业,前途的方向困扰着张喃喃及父母。当时父母给她的选择是出国读个硕士,而没有明确职业方向的她觉得“为了出国而出国是不负责任的选择”。
 
这次她的决定也离不开美食,为了不当一个只会吃而没有底蕴的“美食家”,“不如趁现在就去源头研究美食的诞生并踏踏实实地学一门手艺,完成一个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通过大半年的复习、准备。她终于通过了考核,来到心仪的法国蓝带厨艺学院。
 
在这所世界闻名的美食学府,她认识了来自世界各地怀揣着美食梦的人们。初到蓝带后,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法餐那么贵了。法餐中没有味精,很少用芡粉,酱汁中的一切鲜味都来自浓缩的肉汤,一切黏稠都来自胶原蛋白。
 
在蓝带攻读期间,为了学好厨艺,她一直是勤勉的“优等生”。“蓝带的考核非常严格,哪怕迟到一秒也不会让你再进入教室了,缺课六节就‘挂了’。如果缺的课正好是期末考试考核的菜式,你便完了。”接下来的日子,她学会了切蘑菇、雕萝卜、煮牛肉;也切伤过手指、烫伤过手掌。
 
求学期间吃美食,依旧是张喃喃的排忧方式。她很爱喝当地超市的酸奶,有着很纯的淡淡甜味,尽管加入柠檬、蓝莓、栗子等不同的新鲜水果,也不会冲淡酸奶的醇香。
 
回国后,她把国内100多种品牌的酸奶都吃了一遍,发现都找不回她在法国吃到的那种味道。增稠剂、稳定剂、防腐剂、色素、香精、甜味剂、乳化剂这些人工合成的添加剂,让酸奶的口感都变了味
 
最终她尝试自己去做酸奶,收集一款款自己喜欢的酸奶牌子,分析当中的成分,做法。乐纯酸奶便在她与小伙伴们的努力下诞生了。

 


 


在迈入这个领域前,张喃喃一直在思考将爱好变成事业的途径,最初想开一家精品餐厅,但是庞大的开支让她望而却步。瞄准酸奶行业前,在通过调研后,她发现国内的高品质酸奶还是一块大家刚开始探索的空地。
 

2014年11月,“乐纯”在潮人聚集的北京三里屯开了第一家门店,Page One旁边,嵌在米色墙内的透明玻璃窗里一盒盒酸奶被加工生产,被线下源源不断的拜访者买走,但更多是被寄送给线上预定的顾客。


随后,一篇“乐纯现身帝都三里屯”的微信在朋友圈疯狂流转起来,就在乐纯酸奶正小步加快跑的节奏下, 张喃喃与小伙伴出现了分歧,并离开了乐纯团队。

 
“我有个硬伤,不知道怎么管理下属,不敢招聘,和合伙人也不在同一个城市。多方面的因素吧,做着做着就奔溃了。”也跟前任合伙人撕扯了很久,这段经历曾在各大论坛掀起腥风血雨。“我崩溃了一段时间,把自己否定得一无是处,根本不想再创业。”
 

企鹅团开建时,张喃喃还沉浸在上次创业失败的崩溃感里,这时王胜寒邀请她来做“吃喝”中的“吃”。对于创业,已经受过一次伤的张喃喃的底线是只要不录视频,不做运营,其他什么都好说。她一上来就给企鹅的公众号写了两篇文章,一篇是法餐的历史,一篇是西餐里的高汤,两篇都是一万多字的极客文。


“后来看到胜寒的红酒视频录得热火朝天,点击量很高。我就觉得自己给公司拖了后腿。”她渐渐开放了自己的底线,一步步被套了进去,“我现在又录美食视频又做运营,当初的底线全没了。”张喃喃又气又笑,却还是心甘情愿。


____meitu_0.jpg

创立初期,真格基金给企鹅投了天使轮。企鹅团开团以后,现金流跑了起来,她们开了淘宝网店,卖红酒和食材。目前,企鹅团已是一个聚合KOL的吃喝电商品牌,他们可能是研发某种调味料的匠人,烘焙世家的烘培手艺人,或是把清酒文化带到中国的一个使者等等。

 
目前,企鹅团已是目前国内初具影响力,增长最快的吃喝社区。
 


© 一起上

本文由一起上整理,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欢迎订阅[一起上]微信公众平台:yqsnews

寻求报道,请添加微信ID:tt13751818592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