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国门,亲历一场对人民优步的围捕

2016-09-22 10:30 旅游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uber-model-car

一、

“停车停车!下来!”

当车缓慢驶入路口,窗外闯进来一阵急促的命令。大力敲打玻璃的声响,惊醒了我旁边的陌生人。他疑惑地抬起头,费力睁开眼睛,看到了和我眼前一样的场景:车被四五个彪形大汉拦住去路,他们不断敲打着窗户,要求司机下车。

这是 9 月 20 日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在建国门附近的北京站,帝都最热闹的地段之一,我和朋友以及一个陌生人,被困在一辆人民优步里,亲历了一场围捕。

我们拼了一辆优步,从光华路去宣武门,旁边这位陌生人的目的地是外交部,意外出现在经过北京站的最后一段路程上。看到身着制服的几个男人出现,将要发生的事情已经不言而喻:这辆人民优步被认定为非法营运的“黑车”了。

这是“专车新政”颁布的的第二个月,离正式实施(11 月 1 日)还有一个月,这中间的空档,正是文件里面描述的新政实施前“3 个月缓冲期”。

7 月 28 日,交通运输部出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9 月 9 日,交通运输部公布《出租汽车驾驶员从业资格管理规定》和《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而根据《暂行办法》,各地要在 11 月 1 日前出台相应细则。

很多人认为《暂行办法》的出台,即宣示了“专车合法化”。但事实远比这复杂的多。多家媒体的调查发现 ,《办法》《规定》颁布至今,落地细则依然“难产”, 各地仍在观望。这种局面造成的结果就是,在网约车地方管理细则正式出台之前,私家车从事网约车工作仍算“黑车”,将按相关规定处罚,这其中就包括北京。

我们正好在这个尴尬而又充满不确定性的“3 个月缓冲期”之中。

二、

当司机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试图溜边开走,但前面早有车把路堵得死死的。一个男人已经走到驾驶室旁边,从窗户外伸手进来准备开门。

“怎么开车的!这个地方能随便乱掉头吗?赶紧下车。”

“我没有乱开啊。好好好,你们让一下,我把车开到到路边停。”

这是一个诡异场景,两边都在试图用拙劣的谎言说服对方:这些人拦车显然不是因为开车违章,而司机也并没根本没想靠边停车,他想跑。

结果当然是徒劳。

这是一群经验丰富的“猎人“:车门被打开,司机没做太多挣扎很快就被带走。前排坐进来两个人,没穿制服的男子坐上驾驶位,蓝色制服坐在副驾驶位。不到五分钟,他们已经控制了局面。

一改刚才和司机对峙的粗暴态度,蓝色制服显得很客气:

“你好,我是北京交通执法总队的,这是我的证件。”他把证件两亮出来,表示正在查处非法营运,要我们配合了解相关情况。

“专车不是已经合法了吗?文件早都下来了,怎么还抓啊。”

“11 月 1 号才正式实施呢,而且还要办证、上保险。”蓝制服递过来一张表格,让我的朋友把身份信息、出发点、目的地、价格等信息填上,然后拿走。

zhifa

没有更多的纠缠,他们就已经取得了指认优步司机非法营运的证据了。

一位 Uber 司机提醒我,可以说是司机的朋友, 其余什么也不说,他们(执法队)就没办法——“我之前都是乘客打好招呼的。”问题在于,司机在一开始就被带走,我们连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正常情况下,交一笔不菲罚款才能拿回自己的车。据此前媒体引述交通执法总队第五执法大队执法队员介绍,目前北京网约车细则尚未落地,私家车从事网约车工作仍算“黑车”,将面临 2 万以下罚款。

按照以往的惯例,优步会报销一部分或者全部罚款。当然,“惯例”并不是公开的。

百度上一条得到很多赞赏的回答是这样的:

“如果参加过优步培训应该知道,优步针对运管钓鱼执法和临时抽查的对策。如果遇到钓鱼执法配合调查,接受相应的惩罚,全部经济损失由优步承担,凭借相关罚单进行报销,报销金额由优步全部承担。如果要前往较为敏感的区域遇到抽查,应该与乘客协调好之后,将自己的手机加设密码,运管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不会乱来。”

不过还是有多名优步司机反映,规定苛刻,手续也特别复杂,并没有那么好报销。

“我知道有个司机报了三个月才报下来,你说悲哀吧。”一位优步司机告诉动点科技记者。

优步的公关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

三、

我们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这位优步司机根本没想到,专车新政虽然颁布了,但没有正式实施之前,他们依然会处于不确定的危险之中。

所有手续走完后,交通执法大队的人挥手帮我们找了一辆出租车,全程围观这次围捕的出租车司机多少有些“马后炮”的总结道:“就该抓,不抓他抓谁啊,非往北京站这边走,我们出租车平时都不爱去这些地方。”

chazhuanche

确实,也许是缺乏经验、也许是心存侥幸,优步司机犯了一个不高明的错误:此前机场、火车站一直被视为集中抽查的风险区域,有经验的司机往往会拒绝这类订单。多名网约车驾驶员也表示,在实施细则出台之前,他们依然不敢贸然到机场和火车站拉客。

这样的围捕此前每天都在中国发生,砸车、钓鱼执法,处在灰色地带的网约车,似乎一直都被粗暴地对待着。

优步、滴滴出现伊始,出租车司机是反应最激烈的群体,围堵、打砸、罢工的消息不断见诸于各国报端。多地政府也相继出台了非常严苛的限制措施。 但是随着舆论支持力度不增加,滴滴、优步平台做大,越来越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政府开始逐渐释放善意和开放的姿态。

不过,进展似乎并没有那么明显。这次围捕可能只是一场意外,但仍然显示网约车并没有完全摆脱尴尬的处境。 可以想见,在各地颁布配套细则的过程中,各方的利益磨合仍然会艰难地进行。

四、

网约车能走到今天来之不易。不过,在这场号称改变了我们生活的“革命”中,我们又处在什么位置呢?

网约车新政策发布以来,很多乘客发现,网约车价格开始逐步攀升,一些网约车司机也抱怨,网约车平台的补贴逐步下降。

滴滴和优步已经开始悄悄涨价了。

8 月初,滴滴收购优步中国之后在多个城市开始涨价。数据显示,在北京、上海等地,滴滴快车的价格上涨了 30%左右,每公里上涨了 0.3 元到 0.6 元。在广州地区,滴滴快车、优步都有 20%到 30%的涨幅。

一个更直观的感受是,有一天我从四惠打车到雍和宫,在没有高峰加倍的情况下,拼车和单独打车的价格分别到了 47 元和 62 元。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打表到目的地,37 元。

第一次发现,出租车竟然比优步、滴滴便宜,放在几个月以前我会觉得我看错了。

我们需要接受的是,不论是市场经济的规律,还是政策的作用,网约车的疯狂补贴已经接近尾声。根据出台的网约车新政,网约车平台公司不得有“为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网约车价格需要与出租车价格形成差异竞争,并规定不允许扰乱市场的价格补贴。

这意味着,滴滴和优步的价格不可能比出租车低太多,甚至都必须高于出租车价格,网约车回归中高端服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出租车上,师傅老生常谈地聊到了网约车对自己收入的影响。在他看来,由于政策没有落地、滴滴优步又开始涨价,也许曾经属于出租车行业的“好日子”还会回来。

我突然想到,在这一场改变我们出行方式的的变革中,我们经历了疯狂补贴、价格战、资本翻云覆雨、合并、涨价,却依然是一个围观者:即帮不上忙,也添不了乱。

就像那天我被困在被围捕的人民优步上一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