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造了个App Store 盯准了苹果和Google?

2016-09-24 01:57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微信的名字里面有个“微”,但是如今微信已经是国内最拿得出手的移动互联网产品,这个产品让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地位不可谓不卓然。昨晚微信推出“小程序”的内测,虽然名字里面有个“小”,但是这个功能推出的重要性,可能不会比微信4.0里面的朋友圈和微信5.0里面的微信支付低。

朋友圈改变了中国社交网络的格局,而微信支付则改变了中国移动支付的格局,这两者把腾讯之前的劣势短板纷纷补齐,并且只是用一个应用的更新就做到了。另外一个就是微信公众号的推出,谁也不曾想到,微信公众号改变了中国内容创作的格局,成为内容创业的基础平台。那么这个原本会叫“应用号”的“小程序”,又会改变什么呢?

小程序是什么?

今年1月11号,在微信公开课Pro活动上,腾讯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罕见地现身并演讲,阐述了微信的四个价值观,然后,宣布了微信的一个“应用号”的规划:

我们将开发一个新的形态,叫做应用号。用户关注了一个公众号,就像安装了一个App一样,他要找这个公众号的时候就像找一个App一样。

昨夜出现的小程序,就是大半年前张小龙预告过的应用号,是的,它换了个名字出现了。

那么,小程序(应用号)能做什么?微信官方的说法是这么说的,事实上,张小龙的朋友圈也是这么写的:

小程序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它实现了应用 “触手可及” 的梦想,用户扫一扫或者搜一下即可打开应用。也体现了 “用完即走” 的理念,用户不用关心是否安装太多应用的问题。应用将无处不在,随时可用,但又无需安装卸载。

关于小程序,开发者们可以关心微信提供的这些服务和支撑能力:

视图容器:视图 (View)、滚动视图、Swiper

基础内容:图标、文本、进度条

表单组件:按钮、表单等等

操作反馈

导航

媒体组件:音频、图片、视频

地图位置服务

画布

文件操作能力

网络:上传下载能力、WebSocket

数据:数据缓存能力

位置:获取位置、查看位置

设备:网络状态、系统信息、重力感应、罗盘

界面:设置导航条、导航、动画、绘图等等

开放接口:登录,包括签名加密,用户信息、微信支付、模板消息

看起来,小程序就是“云虚拟主机 + 开发工具集”。此前微信就说过:微信公众平台小程序(应用号)在组件和web之间取得了最佳的平衡,保证了应用的一致性和运行效率,同时又兼顾了开发的方便性。

为什么微信敢夸下如此海口,关键的一点就是小程序有了缓存功能,这也就意味着Web App(HTML 5)上最大的困扰,加载慢启动慢运行慢的问题会被解决掉。某种程度上说,小程序有望完成许多前人未完成的Hybrid App(混合应用)事业,实现了too simple,sometimes native。

经过一上午的奋斗,爱范儿旗下玩物志团队已经做出了一个微信电商小程序的Demo

小程序这件事,早有预谋

2011年4月,张小龙在饭否上连发三条:明天去东莞!今天去东莞!东莞方一日,世上已一年。

那一年的微信在更新什么功能呢?答案是:语音对讲、查看附近的人、摇一摇和漂流瓶,全都是为约约约和嘿嘿嘿准备的。

后来微信有了公众号,有了朋友圈和微信支付,才开始有了平台的潜质。但这几个功能,都是暗地里鼓捣出来的,事先并不算张扬,根本不像这次小程序这样,需要提前大半年预告。微信坐拥8亿活跃用户,任何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如果小程序战略意义并不重要,不是深思熟虑,一向行事低调的张小龙为何会提前这么久做重点预告,让大众翘首以盼?

插播一个小八卦:为什么当初叫“应用号”,现在叫“小程序”?马化腾在张小龙朋友圈下面做了如下留言:苹果不让叫应用号,也许反而是好事。

可以猜想得到的是,苹果对应用(App)这个词还是抱有警惕,不想在形式上让腾讯微信和苹果发生冲突。马化腾说的“也许反而是好事”,也说明了,腾讯微信也不想和苹果正面扳手腕。

张小龙曾经提出过这样的问题:一个好的产品不是黏住用户,而是尽量让这个用户离开你的产品,大家同意吗?

实际上,微信现在的产品形态给了张小龙不小困扰:从数据上看,用户在微信里花的时间太多了,而微信只是一个工具。就像汽车一样,你用它到达了目的地,车的任务就完成了,你不应该因为车的空调很好就一直待在里面。

现在实际的情况是,微信这辆车里面不仅有空调,还有冰箱,冰箱里有饮料。小程序的出现,则又像给车里装了微波炉和食物。

所以,张小龙又说了:

微信要考虑如何帮助用户高效地完成事情,而不是让用户在微信里有永远处理不完的事情。

很难说上面这句话是微信的真实愿景,还是微信的说辞。微信的小程序可能让“用户高效地完成事情”,但不会也不想“尽量让这个用户离开你的产品”。事实上,微信为了今天,一直在闷声发大财做工作:

2015年2月,微信开放JS-SDK接入

2016年1月11日,微信发布Web开发者工具

2016年1月20日,微信发布网页样式设计库

2016年4月19日,微信升级了微信浏览器内核,支持远程调试

这种徐徐图之的步骤,使得技术准备上的成熟如今遇上了微信生态的繁荣和超强的号召力,以及累积起来的海量用户。

小程序开发界面

这也是微信一贯的做派,广积粮,缓称王。他们习惯于后发制人,朋友圈和微信支付都是这样的情况。

对于先发和后发孰优孰劣,早前经济学家杨小凯和林毅夫有过一场论战,杨小凯的拿出了“后发者的诅咒”一说:

落后国家由于发展比较迟,所以有很多东西可以模仿发达国家。模仿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模仿制度,另一种是模仿技术和工业化的模式。为什么说” 诅咒” 呢?就是说落后国家由于模仿的空间很大,所以可以在没有好的制度的条件下,通过对发达国家技术和管理模式的模仿,取得发达国家必须在一定制度下才能取得的成就。但是,这样做的落后国家虽然可以在短期内取得非常好的发展,但是会给长期的发展留下许多隐患,甚至长期发展可能失败。

微信在发展产品和生态的时候,也就是技术模仿的时候,非常注重自己体系的点滴构建。与杨小凯和林毅夫类似争论的本质点在于,制度着眼于长期,体系化和生态的构建需要更强的规则和明确的预期,微信在这个方面,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和苹果一样有自己更坚定的原则和节奏。

或者这么说,在微信遭遇用户增长瓶颈之前(高度天花板),微信就开始制度性地布局服务的深度了。

微信的本质

我们经常在各种地方看到关于张小龙的传说,其中有真有假。假的比如,张小龙还没有被称为“产品之神”的时候,遇到了问题迟迟难以破解,于是去了传说中北京那个龙泉寺清修,最终勘破产品真谛。真的也有,比如他在饭否上的两千余条心思细腻见微知著的碎碎念。

我们也总会把微信和张小龙的性格拿来对比,冠以克制、平静的定语。相比于腾讯系的其他产品,微信确实算得上克制和平静。不过,如果我们把QQ看作腾讯在PC互联网时代的中枢,串联起了腾讯最赚钱的游戏业务和各种会员服务的话,那么到了移动互联网上,微信就应该担任起这个中枢的作用,这时候它再怎么克制都没用,微信的命运,也需要考虑到腾讯的历史进程。

从微信诞生,到现在也不过五年多,但是我们很难去界定微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产品,它是即时通讯应用,是社交网络,是内容聚合,还可以团队协作,甚至我最近出差买机票订酒店都是在微信内封闭完成。

或许马化腾所说的,微信是腾讯拿到的移动互联网船票更能贴近微信的本质:微信应该是用户唯一的网上ID,这个ID一度串联起即时通讯应用,一度串联起海纳百川的浏览器(现在的微信更像一个没有地址栏只有菜单栏的浏览器)。

一个ID,背后是包罗万象的移动互联网服务,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iOS和Apple ID(App Store)。

在微信的释疑中,专门有这么一句问答:

Q:外界有说法称,小程序的推出意味着微信要做一个应用分发市场,是这样吗?

A:微信推出小程序,并非想要做应用分发市场,而是给一些优质服务提供一个开放的平台。

微信小程序和腾讯应用宝最显著的区别是:开发者是给微信开发小程序,但开发者扔到应用宝的应用不是专门给应用宝开发的,而是给Android系统开发的。在这里,微信和Android又是类比的关系。

如今微信的月活跃用户已经到了8亿,而iPhone迄今为止的总销量是10亿,这种跨次元的数据对比也许并不严谨,但足以说明,现在微信背后的庞大用户量足以支撑起一个“生态系统”。

这种论断可不是爱范儿昨晚看到小程序才下的,事实上,在2014年的腾讯公开课Pro上,张小龙就说:

简单说我们是希望建造一个森林,而不是说我们要建造一个自己的宫殿出来。森林是一个环境,能让所有的一些生物或者动植物能够在森林里面自由生长,但它们不是我们培育出来的。

当时,我们就下了断言,微信正在成为一种互联网的基础架构,而基础架构的前提正是一个生态系统。

朋友圈把普通用户拉进来,做成了社交网络;公众号把内容创作者拉进来,做成了最大的内容平台;现在小程序开始尝试拉拢开发者,做成一个森林式的服务平台。而这一切,都是在一个应用内完成,而且还是一个目前看起来逻辑层级还算明晰的应用内。

回想起苹果的发展历程,人们每每记得的是iPhone初代的发布,iPhone 4的惊艳亮相,但是很少人会说起App Store的出现,也正是苹果App Store的出现,才成就了苹果的闭环有了生态。现在小程序相对于微信的意义,某种程度上类似于App Store之于苹果的意义。

百度没做成功的,Google正在做的,就是微信的未来

如果说微信想要做成一个系统,看起来最像的其实应该是国内没什么人用过的Chrome OS,这个用起来感觉就像个浏览器的操作系统承担着Google的反攻Windows和macOS的重任,然而现在来看,Chrome OS大业未成,前景也不甚明朗。

由于HTML 5的兴起,加之Native App需要耗费大量人力来开发维护适配,给许多人以做Web App希望,然而,Web App不可能单独存在,必须有一个依托,因此,国内一些互联网厂商就有了以Web App为雄兵,称霸移动互联网的想法。

在国内,Web App有了新的叫法和变种,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轻应用。

而正儿八经要去推广轻应用的,是百度、360和UC,这三家都是在国内移动互联网中很有话语权的厂商,然而,从大家的使用习惯也都看到了,这三家在这两年时间里力推的“轻应用”并没有落地,只是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概念。

模式上微信是一个ID加一个“操作系统”,看起来模仿的是Apple ID(Apple Store)和iOS。不过形态上,其实Chrome OS+Web App更像微信+小程序的样子。微信是基础和底层的那个Chrome OS,小程序就是构成了生态的Web App,但是微信有两个Chrome OS无法企及的优点:一是微信是免费的,是纯软件,而Chrome OS是和硬件绑定在一起的。二是微信本身强就强在关系链和用户基数,这个基础让微信做什么都领先于对手百米开外。

Chrome OS

Chrome OS难以推动Web App是因为它难用且要花钱买硬件,即便硬件很便宜。百度、360和UC推不动Web App是因为搜索和浏览器在移动互联网不再是PC时代的那种霸主级流量入口,Native App的成功分散了这些巨头在移动互联网的统治力。结果就是消费者不买账,开发者和创业者也没有兴趣。

移动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相对成熟了。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今年现象级的应用几乎没有了,数来数去也就分答、Prisma,现在又都不火了,时间放远一点儿还有映客和Keep这些。

一方面是应用创业渐渐走进了死胡同,新人再难出头,市值双双超过2000亿美元的腾讯和阿里把持住了中国互联网的几乎一切:在估值50亿美元以上的全部16家未上市公司中,只有4家(大疆无人机、借贷宝、乐视移动、今日头条)没有阿里或是腾讯的资本进入。

另一方面,应用的获客成本现在真的是高得离谱:一个电商或者游戏应用想要获得一个有效用户需要花费数百元。应用创业者们已经很难承受这样的价格。

这也就是为什么开发者群体和创业者看到“小程序”出现后纷纷摩拳擦掌的原因,原先一潭死水的状况被微信以一种巧妙的姿势搅动起来了。微信提供丰富的API,足够多的框架和组件,还有详细的文档和多平台开发工具,包括Mac、Linux、Windows,甚至还有详尽的设计规范。

开发门槛从未如此之低,技术大牛们可能会对小程序的技术嗤之以鼻,但是三个月编程速成班的毕业生此刻正在心花怒放,是的,中专生开发者的春天可能到了。

当然,会HTML 5和Java的今后用武之地也就更多了,赶紧找老板要求加薪吧。

创业者们也开始想象在微信内为自己的“小程序”获取用户了,这一套迥异于买流量获得用户的模式存在着非常大的想象空间,即使一切都是未知,但这可能是创业者们看到的最新也是最大的机会。中文互联网元老级博主Keso昨晚说:

很多人这么想:想当年微信推出公众号,有人第一时间开始注册,开始写,我没当回事,如今人家是数百万订阅的大号,我还在求关注。这次小程序,我一定要第一时间拿到内测资格,两年后,我就是独角兽,其他人在求关注。

微信小程序适合什么人?

虽然微信自己说小程序很厉害。但是,在此,爱范儿还是要说一句,微信小程序并不适合所有的创业者或者开发者。根据微信公众号“三节课”根据使用频率和重要程度划分了下面四个象限:

这四个象限中,高频且重要的那一个象限是完全不适合存在于微信小程序的。事实上,这里也是互联网巨头频出的地方,这些服务更适合原生应用独立发展,而不是寄人篱下。之于其他三个象限中,低频但重要的服务就比较适合在微信小程序中呈现了,比如我上文提到的买机票订酒店。

事实上,微信作为一个“操作系统”,还有个弊端就是它其实是个单任务操作系统,在微信内,切换任务起来还是比较麻烦。虽然微信可以通过产品形态以及缓存等方式进行优化,但是在多任务这件事上还是比不上iOS或者Android这样的真移动操作系统,更不要说是Windows这样的桌面操作系统。

因为微信本身集成有异常高频的即时通讯功能,和相对高频的朋友圈功能,所以其他的高频率高时长的服务并不太适合进驻微信小程序,比如直播、游戏、视频、搜索这些。

由于掌控者是腾讯,可以预见阿里和百度不会在这里面投入大量的精力,而那些最热最赚钱的行当,比如游戏和直播也不会去掺和。所以理论上微信小程序是开放的,但是其实它也自带了筛选的网子。即便如此,还是如前面所说,微信小程序是目前创业者和开发者看得到的最新也是最大的机会。

而且,微信并没有颠覆什么,不然的话,苹果那边就不仅仅是不让叫“应用号”这么简单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