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BO:为智能机器人行业的繁荣打造地基

2016-09-26 14:06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编者按

  这或许是中国人可以在人工智能机器人上开始和美国“较量”一番的时点——尽管我们尚未能够在人工智能最高级的垂直技术上挑战硅谷,但由于整个智能机器人的制造产业链在中国,且有一个统一的、相对封闭的13亿人口大市场存在,因此中国获得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机会可以不再去通过“复制”美国模式来创业,而是凭借市场规模来树立智能机器人领域里的事实标准。

  而另一个让人有点“小激动”的是,智能机器人作为新的入口,也是一个能够诞生下一代巨头的土壤,现在可能正是又一个浪潮之巅的开始!

  【听杨姐说】

  尹方鸣心中五味杂陈——让他不知该焦虑还是该高兴的是,尽管ROOBO的成立比美国安卓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做人工智能硬件孵化器早了一些时间,但很多人却总爱称ROOBO是“中国的Playground Global”。

  尹是中国智能机器人公司ROOBO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公司三天前刚刚宣布了1亿美元融资,并对外发布了人工智能机器人系统、DOMGY智能宠物机器人、J2商用服务机器人、四足机器人等一系列机器人新品。

  “虽然这说明我们之间大方向对了,可能方法论一样,但其实很多地方有巨大差异。”尹方鸣说:“ROOBO其实要做的是行业的标准,是开放的生态!但我们的模式和Playground Global太像了,就连投资和生态布局也很像,也难怪大家会有这样的看法。”

  其实,与安迪·鲁宾为创业公司提供帮助并获得股份回报不同,ROOBO是自己在盖一个机器人行业的“摩天大厦”,现在还处在打地基、垒砖砌墙的阶段,等到大厦建成,ROOBO就可以将“水电煤”等系统外包给专业公司,即把机器人行业的每个环节拆解成一个“模块”,与最强的合作伙伴来共同建设——例如在语音识别及云合成领域,ROOBO引入科大讯飞,在未来,还会跟更多优秀的企业携手合作。

  但目前,尹方鸣和他的“战友们”要做的是先把“钢架”搭好。

  志在“系统”

  尽管此次BOORO公司发布了DOMGY智能宠物机器人、J2商用服务机器人、四足机器人,但在杨姐看来,这些产品的示范作用大于其盈利需求——因为ROOBO的未来是想做“ROOBO Inside”!

  没错,安卓是全球大部分手机厂商的“灵魂”,ROOBO的CTO雷宇则试图把ROOBO也做成智能机器人领域进阶版的“安卓”。

  例如,一家在医疗领域积累了深厚经验的公司,可以基于ROOBO的智能机器人系统自己很容易就“组装”出一台医疗智能机器人在医院中做接待工作。一个想做管家机器人的公司,也可以自己设计外观,通过采用ROOBO的智能机器人系统,很快就推出自己的“管家”。

  当然,ROOBO旗下也会有自己的产品推出——但从ROOBO 到ROOBO inside,也是ROOBO领悟到“智能机器人系统的硬件和软件原本就是一体”的过程。

  尹方鸣等创始人曾经走访全球大部分的机器人公司,很多公司都只是专注于机器人人工智能的一个很小垂直分支,并非一个机器人的“系统”,就连日本的机器人行业虽然被世界认为是最先进的,但日本专注的其实是机器人“运动”的动作本身,也不是机器人的“整体”!

  但ROOBO在研发了一段时间后体会到,硬件是智能机器人系统必须覆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里面牵扯到了更多的协议和控制……如果系统不涉及硬件,那么体验就会大打折扣。

  最终,ROOBO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开放逻辑:硬件、软件和服务。

  三层开放

  为了做开放平台,ROOBO也够拼的:自己从头到尾参与做了机器人的产品,来找出哪些是最低限制的“模块”,哪些必须率先开放,哪些是可以慢慢开放——团队把系统提炼出来,把必要的服务和通用的服务提炼出来,最终形成了三“层”阶梯式开放:

  首先,如果你不会做机器人硬件,那么ROOBO会把自己的机器人硬件设计、语音控制……开放出来。其次,如果你会做机器人但没有自己的系统,那么ROOBO就向你输出智能操作系统;第三,如果你既会做硬件、又会玩软件,那么ROOBO会把云服务开放给你。

  为了帮助生态快速崛起及提升用户体验,ROOBO也在试图从更根源的芯片上增强解决方案的实力!

  Chipintelli 联合创始人CTO何云鹏是ROOBO的深度合作伙伴也是硬件开放思路下的“受益者”——双方共同推出了国内第一颗商业化量产的人工智能芯片CI1006。

  这是一颗基于Asic架构的DNN语音识别芯片。它能够为智能机器人补上“大脑”及音频传感终端,采用本地的神经网络数据处理降低产品对于网络的依赖,提升机器人响应及控制速度。

  用何云鹏的话说,CI1006里面包含了脑神经网络,能够完美支持DNA的预算架构,这个运算架构相当于数十个CPU在同时运算——但成本却比AT芯片降低了60%,功耗比AT芯片下降了20多倍。

  这个芯片可以支持5米的远讲,支持语音的自动检测,支持语音唤醒以及本地大词汇量的语音识别,这样就实现了云端的智能和本地的智能同时具备的机器人,整个应用非常广泛,包含了有智能机器人、智能家电、智能玩具等等领域。

  何云鹏透露,未来会跟ROOBO一起在ROOBO的生态中陆续发布智能图像芯片,以及整合本地感知和控制能力的人工智能芯片等底层硬件产品,让芯片实现感知、判断、决策、联想等功能。

  没错,智能机器人的各个模块拆解出来,恐怕不下一两百个,每个细分领域都有特别强的公司在研究,比如科大讯飞擅长语音识别和合成,但有的公司擅长做机器人的手脚控制,还有的公司在人脸识别情绪上能力突出,这些不同能力的公司未来都可能与ROOBO单独合作——组建成一个“最强”智能机器人。

  此外,ROOBO还有两个要开放的就是APP和服务。APP大家都可以理解,ROOBO未来也会有一个类似APP store一样的平台,供所有APP进入,并接入很多服务,例如打车、叫外卖、买电影票等等……

  用尹方鸣的话说,由于ROOBO也会采用安卓底层,因此安卓的所有开发者都几乎可以无缝加入ROOBO的平台,但如果能够跟系统开放的接口进行一定程度的对接,则对人机交互的体验更有帮助:例如当有个人说“我要看爱奇艺的《他来了,请闭眼》”时,机器人甚至可以“摇摇头”,说“爱奇艺上没有《他来了,请闭眼》,搜狐上有!”

  ROOBO背后的中国机会

  尽管过去中国的互联网一直跟随,甚至是美国公司“复制品”的陈列架,但很可能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上得到一个机会反超美国!

  纵观这二三十年,1996年整个PC互联网起来的时候,中国人还懵懂无知; 2006年安卓起来的时候,中国人还在倒腾Feature Phone;但2016年整个人工智能机器人开始热火朝天时,ROOBO的团队却发现他们想做的“智能机器人”还真没有那么多“竞争对手”。

  “我们走访了世界很多角落,我们也投了很多团队,发现其实做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很少,除了硅谷和日韩做仿真的一些公司外非常少,俄罗斯很多地方还在卖耳机,那就更不要提做机器人系统了。”尹方鸣表示。

  而这一次,中国人出发更早,有很大机会。首先,整个智能机器人的硬件产业链都在中国,中国有更多做机器人的公司,相比之下中国公司更有优势,容易在更早期接触到他们。

  其二,在机器人层方面,安迪鲁宾是安卓的创始人,他未来可能会基于安卓做修改,那它的架构也许就不会变。ROOBO公司的创业团队曾经做过系统安全,对操作系统的理解非常深,且更擅长做用户体验。

  目前发展人工智能的发展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在学术的道路上做挑战,类似Google正在开发的神经网络,让“数字的大脑”越来越接近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越人类。

  另一种,是做让用户能够让用户感知的人工智能产品。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每前进一步,就把它们整合起来推向大众。ROOBO和PlayGround都是这条路上的实践者和开拓者。

  杨姐点评:

  ROOBO在试图用一种新的方法攻占下一代入口,通过输出自己的硬件解决方案、软件、服务,最终通过无数合作伙伴和自己来获取用户……

  ROOBO正试图重新定义智能机器人的游戏规则——而从这个团队目前拿出的产品和解决方案看,与最强的合作伙伴合作,最终达成最强的产品,或许真是一个可行的思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