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家在瓜子二手车签合同交定金 车却卖给别人

2016-09-28 15:27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买家:

签了合同后 中介索要500元红包

27日下午,买家徐先生和车主肖先生一直在肖家河派出所等待中介蒋先生露面,但一直等到下午5点过,蒋先生都没有来。

徐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他买车的整个过程。据徐先生介绍,9月25日中午,他在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上看中一款长城哈弗H6汽车,网上标价6.5万元。随后,他拨通了网页上的看车电话。之后,就有一名蒋姓工作人员打电话跟他联系,双方约定第二天中午去现场看车。

“我看了车后觉得很满意,我和车主当着中介的面就签了一份电子合同,同时给车主打了2000元定金,给中介打了2000元交易服务费。”徐先生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经商谈,双方达成5.9万元的成交价。之后,他和中介准备一起离开,就在离开的途中,中介便开口找他索要500元红包。“他说我这个车买得便宜,要给500元感谢他,我当时想了一下,大家都不容易,既然对方开了口,那我就给200元表示一下,他先是收了我发给他的200元红包,后头又退给了我,而且很生气。”徐先生说道。

徐先生称,红包被退回后,他觉得事情不妥当,于是便向中介索要车主的联系方式,但中介拒绝提供。于是,徐先生决定在小区等车主,在等了半个小时左右,车主出门办事,他才找车主互留了电话。“26日晚上,我给车主打电话,车主说中介约他27日早上9点在东华二手市场过户。但我却没有接到通知。”徐先生称,当晚他又给中介打了电话询问过户一事,得到的回复却是车子需要处理违章,要28日才能过户。

对于徐先生提到的看车、付定金、付平台服务费、现场签合同、过户等情况,肖先生也向四川新闻网记者证实了情况属实,不过他不清楚中介是否有向徐先生索要红包。“26日晚上,我和徐先生都知道中介单独约我一方过户时,我们都没有拆穿他,就是想到现场,看他要怎么做。”肖先生说。

中介未现身 “陌生男子”是另一买家

27日,买家徐先生和车主肖先生都告诉记者,他们在和中介蒋先生交易的过程中都曾产生过怀疑,但考虑到瓜子二手车直卖网是一个正规的大平台,所以还是选择了信任。

徐先生说,虽然报警后,中介蒋先生把4000块钱通过微信转给了他,但他心里还是觉得很气愤,觉得这就是一种欺诈行为。而肖先生也表示自己愿意配合车主,找中介讨个说法。

然而,从27日上午10点过报警到下午5点,中介蒋先生一直都没有露面。27日下午3点过,上午与蒋先生一起出现在二手车交易市场的“陌生男子”,将车开到了派出所。据他称,他是26日下午在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上看到卖车信息的,中介蒋先生约他27日上午东华二手车市场看车。“我是二手车商,现场见到了车主,就没有签合同,把钱付给车主之后,我就把车开走了。”

当问及这位买车男子是否知道车已经先卖给了徐先生时,他称自己并不知情,直到27日下午蒋先生让他开车过来他才知道。

直到下午5点过记者离开,中介蒋先生还是没有露面,徐先生和第二位买车人仍然在现场协商。

中介蒋先生回应:

发现徐先生是二手车商才不卖车 没有索要红包

27日下午5点过,记者拨通了中介蒋先生的电话,他说是因为公司发现徐先生是二手车商,所以才不卖车给他。同时,他否认主动索要红包一事,他说当时是徐先生主动提出给他拿钱,想不通过二手车平台买车,这样就可以不用给交易服务费。最后他拒绝了徐先生的提议,徐先生才将2000元平台服务费打给了他。

而当记者询问为什么第二个购车人也是二手车商,却买车成功时,蒋先生说自己很忙,不方便回答。当记者继续询问更多细节时,蒋先生挂掉了记者的电话,当记者再次拨打时,便一直提示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27日下午4点过,记者拨打了瓜子二手车直卖网的官方客服电话了解情况。一名女性客服人员在记录下提问后,告诉记者稍后会有人主动跟记者联系。下午5点48分,一名自称是瓜子二手车公关部工作人员的女性给记者打来了电话,号码显示为北京。据这名女性工作人员介绍,公司确实接到了徐先生的投诉,但事情的具体经过还在进一步了解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