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网约车皆亏损:相当部分靠补贴聚集伪需求

2016-10-08 19:57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网约车合法之后,监管进一步趋严。这一次,管的是司机。

10月1日起,修改后的《出租汽车驾驶员从业资格管理规定》正式施行。新《规定》在出租车行业发展定位、司机企业利益分配以及驾驶员考试、注册、继续教育等方面进行了适应性修改。特别值得强调的是,《规定》将传统出租车驾驶员和网约车驾驶员一并纳入管理。

新规对于网约车从业门槛和要求更加严格,以往顺手注册一个账号,下班后顺便“接客”的日子很可能一起不复返了。

网约车管理的不断规范化,使得这个新兴的领域在不断修正的过程中,逐渐与自由市场相契合。然而,一刀切的门槛要求,能否真正提高网约车市场规范和服务水平,仍有待执行效果的检验。

从业“门槛”高了

根据最新的《规定》,网约车司机需要像其他出租车司机一样进行从业资格考试,包括全国和地方两级,考试内容含全国公共科目和区域科目;而且,申请此项考试的司机必须拥有相应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龄,同时满足地方政府的规定条件及“五无”条款: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

考试合格以后,司机注册上岗,从业资格有效期为3年。对于无证从业者或超出核定范围的经营者将处以1万-3万人民币罚款。

据相关报道,新《规定》在修订过程中征求了各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意见,作为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重要配套规章,将为促进巡游车转型升级、规范网约车经营、推进新老业态融合发展提供法治保障。

滴滴集团公关总监叶耘就即将实施的《新规定》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说:“滴滴目前有自己的内部审核程序,也是严格按照规定进行操作,要求是三年驾龄,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三证验真,与公安部门联网对司机有无犯罪背景、吸毒和精神病等情况进行筛查,审核通过后才可以接单。此外,申请人1年内有交通违法记满12分的,或3年内有重大交通责任事故的,不予准入。”

他进一步对记者说:“新办法实施后,关于滴滴如何应对的问题还为时过早,这还要等各地细则出来之后再说。但是,滴滴正在按照网约车新政的要求,对驾驶员准入进行审核和清理。同时也希望网约车驾驶员考试能够进行更多创新,如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向驾驶员推送培训内容,开展网上考试等,既满足管理的需要,又能为广大网约车驾驶员提供便利。”

优步公关邓娴亦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9月9日,交通部公布63号令(即最新的《规定》)把网约车从业人员纳入管理。与七部委网约车《暂行办法》中的‘考核’相比,63号令明确网约车驾驶员需参加考试,要求更加严格。”

邓娴进一步解释道,优步正在按照网约车新政的要求,对驾驶员准入进行审核和清理。同时亦希望网约车驾驶员考试能够进行更多创新,更加便捷。

新问题不断

“目前国内网约车行业无一例外地都在亏损,只是亏多亏少的问题。如今的网约车市场,用户和流量都存在一定‘水分’,相当部分是靠补贴积聚的‘伪需求’。”中国电子商务中心分析师张婧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张婧认为,网约车价格上涨是不可避免的,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后,网约车市场进一步高度集中,预计未来可能滴滴等网约车平台对乘客的补贴将逐步减少,直至消失。

与此同时,在监管日趋严格之下,近日网约车又爆出负面消息,如乘客约网约车约到“幽灵车”的消息等。而深圳市的一份调查数据也显示,全市网约车司机中,共有2231人身份异常,其中40人为全国在逃人员,这则消息也让网约车的安全性再度遭到质疑。相关负面消息再次暴露了网约车的管理和制度漏洞等问题,而这些质疑的焦点也都指向了网约车的门槛过低,司机素质存疑。

邓娴就“幽灵车”事件对《法人》记者解释道,报道中提及的案例是由司机刷单行为所导致,优步持续通过技术打击该类行为,同时积极收集各类证据,转交公安部门,将不法分子绳之于法,以确保平台的公平、公正,充分保障乘客和司机的利益。此前,北京、上海两地法院分别就网约车刷单案进行过宣判,涉事人员因诈骗罪最高获刑一年。而乘客在乘车时若碰到类似问题,亦可直接跟客服反馈,对于因此而产生的车费,客服与技术部门在尽快核实后将操作全额退款。

张婧对《法人》记者说,出行服务行业虽然门槛不高,但安全是必须要保障的,然而近年来出现了一大批的专车服务平台安全事件,甚至有些衍生成恶性事件。

这事件的发生原因,基本都是个别专车平台门槛过低,导致技能水平和服务意识恶劣的司机入驻进来。而此次《规定》有利于网约车平台提高准入门槛标准,保障用户的安全问题、规范平台运营机制。

保险应纳入监管

“网约车问题多发原因在于进入门槛低,市场监管缺乏,网约车服务人员资质整体水平较低。对于市场来说,网约车问题主要体现在安全问题方面,小到个人信息安全问题,如客户个人信息被泄露或滥用;大到人身安全问题,如在服务期间出现交通事故,客户遭受司机的性侵、猥亵甚至被害等。”中投顾问互联网行业研究员王宁远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

关于乘坐网约车出现事故等伤害事件的保障问题,此前也是业内争论不休的话题。尽管网约车平台考虑到针对乘客和司机的保险问题,但保障额度并不高。而传统的保险产品在针对网约车提供方面的服务,也并不完善。尤其是一般车主购买的保险仅针对非营运车辆,如果因为开网约车出事,保险公司可以以“改变车辆使用性质”为由拒绝理赔。

王宁远对此认为:一方面,私家车做网约车,作为兼职的车主,不愿意购买高额的运营类车险,而自己本身的非运营车险又不管用,但私家车“拉活”,会增加私家车车主“出事”的概率,对于保险公司而言,私家车跑活后风险系数也在扩大。

另一方面,网约车平台的赔偿机制设计一直在“巧妙”地规避责任,出现事故后,网约车平台会将责任推卸给车主,导致乘客得不到理应的赔偿,将网约车保险纳入监管是促进市场公平竞争、维护市场正常秩序、保障乘客及车主等多方利益的必然要求。

张婧同时认为,虽然部委为网约车新政背书,但不少地方政府更看重当地的传统出租车运营者利益。因此,不能排除各地出台的网约车监管规则,或多或少会倾向于地方保护,网约车的地方细则或将限制行业的发展。

目前,上海已经推出了网约车细则,要求司机必须是本地车牌和本地户籍,这一规定将把外地户籍和外地车辆淘汰出市场。而其他大部分地区的网约车细则仍在研究制定中,对很多网约车司机来说,政策层面还存在很大风险。

张婧进一步强调,此次《规定》有利于网约车平台提高准入门槛标准,保障用户的安全问题、规范平台运营机制。而网约车平台要想在今后的发展中找到自己的运营出路,应该在服务与本质上做出相应的改变。

“应该在陌生人与乘客之间的信任上做出改良与提升,而且要在本质上做出相应的提升。同时要有创新意识,提供符合时代需求的产品,让人们觉得确实是在服务、便利、优惠等各方面都值得去选择。”张婧告诉《法人》记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