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Uber辣手摧花后,滴滴竟是要去做婚恋市场了么?

2016-10-09 10:06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我娘亲,手机里的APP数量屈指可数的我娘亲,也加入了移动互联网的讨论。就在昨天黄昏,我的朋友圈正刷屏网约车新政时。

  昨天下午,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有关部门同时发布网约车细则。北京、上海两地细则对网约车的车辆资格和驾驶员资格都做出了具体规定,在北京市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的驾驶员,需要符合本市户籍等条件;上海网约车需沪籍、沪牌啪啦啪啦。 

  然后,滴滴发表了声泪俱下的《关于网约车征求意见我们的一些看法》,开篇就是征求意见稿将影响数亿网约车用户和千万网约车司机,表示地方政府的多项规定,抬高了门槛准入标准,是变相的数量管控。将导致车辆供给骤减、司机大幅减少、网约车车费翻倍,数百万网约车司机师傅或将失去目前的工作机会与收入,大量的网约车司机将面对失业打击,成为社会闲散人员,重新寻找工作,或将造成群体性危机和社会不稳定因素。

  这份声明在发布几小时后,又被各大门户网站、以及各家小网站齐齐删稿。目前,微信公众号“滴滴出行订阅号”上还可以见到完整的版本。

  如果说各大网站删稿是因为接到了通知,那么微信不该没接到通知。大概只能考虑,腾讯是滴滴B轮、C轮、D轮股东这重关系了。关键时刻,坚定站在你身边的,都是在你身上付出过高额成本的人。

  我的朋友圈热度高涨地讨论着,用户籍制度区分网约车司机是否合理,车辆供给和司机的大量减少将降低拥堵,优步提前撤离的英明决策,以及自己是否有资格去开滴滴。

  刷屏正high,来电画面忽然飘进来我妈的脸。

  “你看到网约车新政了么”我妈的声音很兴奋。这个我完全可以理解,她一向不喜欢我打Uber,叫滴滴的。那些关于网约车不安全的信息,我娘亲都用小本本记得很清楚的。

  “看到了呀”。

  “我记得你叫车的时候,都能和司机互相看见对方的电话是不是。以后啊,你出门前都要好好收拾收拾,不要不洗头出门,特别是你要叫车的时候”。

  “为啥啊”

  “北京户口,有本地车牌,开的都是2.0L或者1.8T以上排量的车,这条件,平时介绍对象都不好碰,现在滴滴都给你筛好了”。

  我,一口羞涩的鲜血差点儿喷到屏幕上。当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只有亲妈关心你飞过的领域,能不能撞上桃花。

  我并不喜欢滴滴这家公司。由滴滴开创、验证的疯狂补贴、烧钱、进而成长为巨头的商业模式,给本来也不算踏实的创业者们,打了一针更浮躁的鸡血。

  但是它成功了,就有了追随者。只是追随者们,大多因此加速了死亡。这个一将功成万骨枯,特别的讽刺。

  滴滴的服务也说不上好,安全指数受过多次诟病。在滴滴接手Uber后,曾经情怀满满的后者江河日下,许多人怀疑这是滴滴在搞鬼,又让这家公司平添许多负分。

  总之,这是一家并不讨喜的公司。但是昨天刷屏看到有北京的同学对新政拍手称快时,我还是挺吃惊的。

  你们都忘了没有租车软件时,站在马路边上久久扬起一只手,像等待真命天子般巴望着远方的日子了么?或是滴滴上只有叫出租车功能时,那等车的小圈转了一圈又一圈,却没有丝毫响应的时光了么?

  不管怎么说,这家公司用市场化的方法,解决了被抱怨很久的问题,让许多人的生活都有了便利化改善。

对Uber辣手摧花后,滴滴竟是要去做婚恋市场了么?  

  滴滴在那封语气煽情的信中说,过去4年来,滴滴一直致力于扩大平台就业,并帮助全国各地推进去产能再就业。仅在上海市,过去一年滴滴平台就给网约车司机创造了超过33亿人民币的收入。上海、北京、深圳等地对车辆、司机门槛的规定,恐怕会一举抹杀滴滴过去4年为地方就业做出的大半努力,会让司机群体收入减少70%以上。 

  数百万网约车司机师傅或将失去目前的工作机会与收入,这也意味着数百万的家庭将失去重要的收入来源。大量的网约车司机将面对失业打击,成为社会闲散人员,重新寻找工作,或将造成群体性危机和社会不稳定因素。而大量响应李克强总理“分享经济”从事网约车的兼职车主,也将被迫退出这个行业,刚刚在中国落地发芽的分享经济也将受到重创。

  滴滴把自己上升到帮助全国去产能再就业这样的政治高度,这无疑是激化矛盾、把政策制定者放在火上烤的貌似昏招,除非他身后另有支持者。

  不过,无论他的初衷如何,在帮助社会消化隐性失业这个话题上,滴滴并没有说错。

  今年6月,伦敦经济谘询机构Fathom Consulting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失业率有可能是官方估值的三倍,中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隐性失业,而中国官方公布的调查失业率多一直稳定徘徊在5%附近,无视经济周期的变化。虽然调查失业率相比过去单一的登记失业率已有明显进步,然而却并不足以覆盖目前阶段下中国特有的隐性失业人群——产能过剩的国企职工与村镇剩余劳动力。

  正是这部分隐性失业人员,让两年风头正劲的滴滴专车、众包快递员、外卖公司享受到了隐性失业红利,而也正是这些公司的存在,缓解了隐性失业的冲突。

  滴滴创始人程维出身阿里系,眼下滴滴正和他的另一位重要股东阿里巴巴,走在相似的困境——灰色领域的政策风险。而马云曾在支付宝的敏感时期说,有时候,打败你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

  在这段“国家需要支付宝,随时可以上交”的视频中,马云马蔚华说“银行没办好的事,我们替银行办好,没有马云,也有李云,也有张云”。

  相对于新政是否实施,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找不着对象了,我还是更怀念,那些掏出手机,就可以便宜出行的日子。不过取得了垄断地位后,滴滴也不便宜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