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故事】职业梦:两个投行男人梦想打造最专业的金融招聘平台

李梅影 赵超慧 2015-08-28 08:08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朱超微胖,黄海略瘦;朱超外向,黄海内敛;朱超善于“找钱找人找方向”,黄海善于执行。

这两个男人都来自于投行,朱先后在摩根大通和皇家苏格兰银行工作,黄先后在德意志银行和摩根士丹利工作。

两个投行男人,从去年10月开始在北京创业,是职业梦联席CEO,他们梦想打造一个最专业的金融招聘平台。

1、从纽约到香港到北京

“我的梦想不在巴黎,东京或纽约。”这是歌手齐豫一首歌的歌词,似乎也契合朱超和黄海的心境。

朱超和黄海都是1988年出生的,非常年轻。他俩22岁在纽约认识,一路到香港工作,到北京创业,在北京找到了他们的梦想。

“2010年的时候,在纽约,我在一家对冲基金实习,黄海在德意志银行实习,我俩当时都在用一个网站,现在那个网站已经改名,当时叫‘校内’,有一个功能是可以找附近的人,我俩都泡在华尔街,天天在那儿吃饭,就通过这种方式认识了。”朱超描述了和黄海的认识过程。

从此之后,“我和黄海,一直保持着非常正当的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关系。”朱超说。

以至于,两个一心混投行的男人,一不小心,同时在纽约实习,同时又回香港实习,又在香港全职工作,“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吗?

朱超和黄海都是不想“打工”的人,尤其是初入行没经验根本没有话语权,虽然已赚到百万年薪,但不想让同行再经历这种心酸,两人下定决心创业。

去年8月,朱超率先辞职,从香港北上到京,来到中关村的一个地下室,开启职业梦创业之路,“从香港到北京的那天,飞机起飞前,看到香港阳光明媚,到了北京天好黄。”朱超之前也经常到北京出差,对这个不陌生,但真的搬迁到这里,心境不一样。

创业其实特别孤独,朱超和黄海也一直在想这个事情。“原来做投行的时候,我可以一拍桌子说我不干了,是因为没有参与感。但是现在,有非常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如果拍手不干了,还要为公司这帮人负责,这帮兄弟姐妹跟着你,从世界各地过来,有加拿大人、克罗地亚人、捷克人、日本人和韩国人……”

2、改变命运

至于为什么创业选择打造金融垂直招聘平台,这和“改变命运”有关。

比如朱超当时在学校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样申请进入金融机构行业。

朱超不是学金融背景出来的,他学的是历史。高考考上对外经贸大学,上了两年之后,他觉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于是办休学,考上美国德堡大学,拿了全奖。在美国,朱超发现,世界真的很大。

等到历史专业课快修完的时候,朱超开始想,“我未来想做什么?”当时他受到曾子墨写的《墨迹》这本书的影响,这本书对于投行的描述很理想化,很多细节可能跟真实的不太一样,但不管怎样,给朱超开启了一扇门,于是,他也想做投行。

“当时对于投行的理解,基本上就是臆想出来的,但确实是很有意思,很向往。”朱超实习的时候,就开始往投行方向转。

但他发现一个问题,“信息不够多,或者是不知道路在哪里,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努力。”虽然朱超已经改变了命运,但一路走得很不容易。

于是,朱超与他的“好基友”黄海创立了职业梦,就是想解决金融人才求职的痛点。在金融领域里面,尤其是在初级人才市场领域,一定是B端,一定是金融机构处于强势地位,一个职位出来,有上百人来抢,这还是往少了说。

“在没有职业梦之前,金融人才求职的问题是信息的离散化、和信息的不及时化,金融行业是一个非常非常封闭的行业,信息的流转是非常封闭的,职业梦是一个非常注重分享的平台,有时候你会看到,金融机构说我现在要招人,北大的只招北大的,清华的只招清华的,很多时候,想改变自己命运实现自己梦想的人是没有机会做这件事情的。”因此朱超和黄海给公司取名“职业梦”。

除了想“改变命运”,朱超和黄海也发现,金融行业其实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金融行业一直很传统,很多事情,在‘互联网+’到来之前想都不要想,但现在金融行业也面临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互联网以及其他一些行业,对于金融人才的掘取,对原先的金融机构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朱超说。

朱超认为,金融已经进入大招聘时代,职业梦将紧紧抓住这个时代。

“我们的愿景是这样的,有一天有一个大金融机构老板问HR,‘我们的人招来了吗?’HR说没有招来,老板一直等等等,等了两个星期HR都没招到人,老板就说,‘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不用职业梦啊?’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产品,能够有这样的效果,就说明我们成功了。”朱超很憧憬。

3、融资那些事儿

说是摩根士丹利、皇家苏格兰银行出来的,好像很高端,和资本很近,但是朱超和黄海在融资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容易。

“投资人会有各种各样理由问你,比如在拉勾网没有做出来之前,他们说垂直招聘领域做不了;当拉勾网做出来之后,投资人会说,拉勾网是做互联网,互联网和金融是不一样的;当大家发现金融是一片蓝海,没什么人在做的时候,就会有投资人问,既然这么好,为什么大家都不做;当市场比较拥挤的时候,投资人会问为什么是你呢……”朱超列了一系列被投资人问的问题。

融资一开始,有很多人拒绝了朱超和黄海,觉得他们太洋气,“有人说,你们都是做投行的,从香港过来的,你们知道大陆是怎么搞的吗?你们知道大陆人怎么做生意吗?还有人说,你们太年轻,不懂这些事情,你们又不会写代码。还有很奇怪的问题,比如问生辰八字。”朱超回忆起来倒是满开心的。

一年多前,去年七夕,还在兼职创业的朱超和黄海深夜飞到北京,在南锣鼓巷的炕上同床共枕后,第二天上午见了第一拨天使投资人。他俩面对了投资人对整个商业模式和规模的质疑,并被指出海归创业不接地气的通病。本来就没休息好的两个男人身心俱疲,中午在星巴克反思,并准备下午见另一拨投资人,结果都睡着了。

那段时间,他俩会有一天见7拨投资人的情况,每个地方去一遍的话时间都不够,于是两人就分头行动。当接到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初步投资意向电话时,黄海正一个人吃着小笼包,可惜当时朱超不在。

“他们俩,是我们见过的,从投行出来非常接地气的。公司发展非常好,我们作为早期投资人也非常开心。”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合伙人丁海鹏评价说。

“第一次和他们俩见面,就让我们非常感动,看他们在中关村一个不起眼的地下室里,工作得超级happy,投行出来能这么接地气,真是挺不容易的。”长安私人资本副总裁刘思颖说。

“在创业者和投资人接触的过程中,是一个非常常态的过程,因为能够找到欣赏你的人是缘分,就像谈恋爱找女朋友一样,不是说你觉得你长得漂亮,大家都要欣赏你的美。有人喜欢林志玲,有人就喜欢谢娜,这是不一样的。在一起就是缘分,包括投资人,在一起的契合度很重要。”朱超说。

朱超和黄海,本身就是从资本市场出来的,其实他们自己满脑子就想着这些事情,职业梦希望明年,就能对新三板做一次冲击。

4、职业梦不止是金融招聘平台

朱超和黄海,是想以招聘为切入点,让职业梦做更多的事情,比如高端金融行业培训、金融社交,还希望以后是一个交易撮合的平台。

培训,其实是朱超和黄海更熟悉的事情,其实职业梦原来是做职业在线培训的,从去年10月才开始转型做金融垂直领域招聘,“其实职业培训有一个比较大的坑,就是任何的职业培训如果没有求职成功这件事情,之前的所有培训都是比较空的事情,是一个伪刚需。”朱超说。

正是意识到这点,朱超和黄海决定转型,从招聘开始做起,再做培训就可以直接往职位缺口送,抓更刚的刚需。

再然后是金融社交,“我们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互联网行业,非常能够打通人与人之间的这种社交。中国人其实挺保守的,我第一次跟你见面,你不会把你的个人信息告诉我。但是如果我跟你说,你工资现在一年30万,我给你介绍一个工作,一年60万,你要不要把简历给我看一下,肯定没有问题。而且做金融的人,有一个特性,社交性强,特别坐不住,特别喜欢和别人聊天。”朱超说。

朱超和黄海还希望,以后职业梦是一个交易撮合的平台,“未来交易平台,其实都是需要平台化的,能够标准化交易的话,那一定有平台存在的意义。比如,我有一单两百万的业务,谁能把这个业务承接下来,这就是一个交易。”朱超说。

但前提必须是,职业梦在金融招聘领域一定要做到市场第一,因为有一个“721定律”,市场上第一名占70%,第二名占20%,市场第三名到最后一名占10%。

职业梦的发展真的很快。朱超去年10月14日到的北京,从香港来北京的时候是4个人,现在整个职业梦团队已经超过100人。

今年6月,职业梦完成由长安私人资本领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Infinity Ventures Partners(IVP)、乐视网及多位顶尖金融企业高管跟投的千万美金级A轮融资,刷新垂直招聘领域新的A轮融资纪录。今年8月,职业梦完成A+轮融资,由华尔街见闻领投,双方将展开深度战略合作。

“我们要做金融垂直领域的麦哲伦,扬起招聘和培训的两只桅杆,成为第一个实现环球旅行壮举的企业。”朱超说。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