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45万名主播完成实名制认证

admin 2016-10-12 10:00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观看网络直播已然成为不少市民的习惯,一些大型直播平台注册用户已经过亿,月活跃用户超千万。然而,伴随着网络直播平台的迅猛发展和用户规模的迅速扩张,网络直播平台也呈现出一些乱象,部分直播平台安全管理秩序混乱、涉嫌传播低级庸俗信息,甚至通过色情表演来吸引网络用户,可能会成为涉黄涉赌等犯罪的温床,影响网络社会的和谐、清朗。

今年7月开始,上海公安网警展开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截至目前,本市20余家网络直播平台均已按要求完成了相关整改工作,建立健全了相关安全管理制度和措施。

网民若要注册须手机验证

2016年被称作“网络直播元年”,各类网络直播平台竞相涌现,用户规模海量增长。据CNNIC第38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其中,90后用户(19-23岁)为主体,占57%。

目前,在国内登记备案的各类直播APP超过200款,2016年市场规模预算达到100亿。不可否认,网络直播平台成为极具影响力的内容生产者。

但是,近两年,网络主播在直播中进行色情表演、直播飙车酿成车祸等负面新闻也频出。对此,上海公安网安部门通过日常管理和专项整治相结合,指导在本市注册备案的网络直播平台,全面推行主播实名认证和用户注册信息审核制度。每位主播在注册时,必须上传本人手持身份证或有效证件的清晰头像图片,待平台审核后才能开通;网民想要成为网络直播平台注册用户,也必须通过手机验证。

目前,本市所有网络直播平台已落实了约45万名主播的实名认证工作,对未实名认证的主播1000余人进行了注销。

“网络直播平台的内容审核主体其实是平台自身,公安部门指导和监督平台建立完善信息安全监管体制,从源头上预防危害网络安全信息的事故发生。”上海市公安局网安总队副总队长沈与辛表示,要求网络主播实名制,能有效约束网络主播的行为,也便于公安部门事后管理。

清理违法信息3.6万条

上个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依法开展直播服务,重申网络直播平台的设立门槛、安全管理和内容管理等相应规定。

除了直播内容外,网络直播平台也存在其他各类违法违规信息。对此,上海公安网安部门在整治行动中也专门组织网络直播平台,对用户名、频道名、备注信息等存在涉及淫秽色情、暴力、赌博、诈骗等违法违规信息的情况开展清理。目前,共清理违法信息3.6万条。

作为粉丝与主播互动的桥梁,直播中弹幕发布的功能也给违法信息的传播提供了温床。“与直播内容相比,弹幕内容的管理要容易一些,我们根据相关法规,设置了关键词屏蔽和筛查,可以保证弹幕内容合法合规。”哔哩哔哩弹幕网直播事业部总经理丁黎说。

违法用户纳入“黑名单”

据悉,上海网安部门还建立了“黑名单”制度,将公安机关通报、用户举报或网站自行发现的违法违规用户,纳入“黑名单”管理,采取禁言、关停、注销等措施,进一步规范网络直播平台信息传播秩序,净化网络环境。

目前,上海公安机关依法永久封禁账号100万余个、关停违规直播间1000余个,对“同游圈”、“金融道”、“游戏风云”等14家违法违规网络直播平台进行警告并限期整改、停业整顿等处罚。

[直播平台乱象案例]

随着网络直播市场的迅猛发展,一大批网络直播平台借此崛起,各式各样的“网红”主播吸引了众多拥趸。杨浦警方通报,在近期工作中发现不法分子将目光瞄准了直播平台,趁机实施诈骗违法犯罪活动。目前,警方已针对相关违法行为开展调查工作。

以低价礼物骗主播转账

今年9月30日晚,冯小姐正在某直播平台进行视频直播。其间,一名叫“耗子”的粉丝进入了直播室,并向正在直播的冯小姐猛送了阵“鲜花”、“礼炮”等“礼物”。“耗子”还主动与冯小姐聊天,并和她在直播平台的账户间互相进行了关注。

随后,冯小姐便收到了“耗子”发来的私信:“我这边有低价‘礼物’出售,你需要吗?”由于“礼物”可以在直播平台兑换成现金,对方的出价又只有市场价的一半,感到有利可图,冯小姐于是根据“耗子”的要求,向其提供的银行账号转去数千元。

当冯小姐完成转账后,“耗子”却没有如约在平台直播送上“虚拟礼物”。冯小姐再想去找他理论,却发现自己已被其拉进了“黑名单”。

免费提升“直播室”等级

日前,主播小米在某直播平台开设了语音直播室。今年9月7日上午,他在进行直播时收到了自称是“语音直播室客服人员”发来的信息。

该“客服人员”以小米的粉丝数已达到平台要求为由,提出可以免费为其提升直播室等级,增加直播收入。这让小米欣喜不已,便点击“客服”发过来的一个链接,进入所谓的“直播等级评估系统”,并按照提示操作,分别输入了手机号、银行卡、密码及短信验证码等信息。

此后不久,小米的手机突然收到扣款短信,其银行卡内一万余元已被转走。他再与直播平台联系,发现这个所谓的网上客服也是假冒,遂向警方报警。

“弹幕”跳出“招聘信息”

今年8月24日中午,正在某直播频道观看直播的小刘看到一条“帮忙找工作”的弹幕信息。刚从老家来到上海,正愁没有工作的他立即拨通了信息中留下的联系电话,并与一位自称是方经理的人取得了联系。

方经理表示可以为小刘介绍月薪6000以上的工作,但以支付名誉保证金、注册费为由,让小刘多次扫描其提供的支付宝二维码,先后转账1000余元。然而,当小刘完成转账后,却再也无法与方经理取得联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