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走中国后,Uber试图征服下一个“新大陆”——拉美

2016-10-14 10:30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0月14日消息,国外媒体今天撰文指出,在败走中国之后,美国打车应用巨头Uber将目光投向拉美,希望在这一地区的努力能取得成功,帮助其走出海外市场开拓受挫的阴影。文章称,在Uber眼中,拉美地区就是一片乐土,竞争压力小得多,尽管如此,该公司仍然面临着政府监管、出租车行业抵制等一系列挑战。

  以下为文章全文:

  订单量一年内增长10倍

  今年9月份,在Uber拉美区位于墨西哥城的办公室,10名运营经理围坐在一张桌子四周,对未来充满担忧。“与参加本次会议的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并不是总经理,”一名与会总经理发泄着不满。

  他指的是Target首席营销官杰夫·琼斯(Jeff Jones),此人刚刚被任命为Uber新总裁,负责全球共乘业务。正如这名总经理所指出的,琼斯来自一家所有业务几乎完全局限于美国本土的零售商。与此同时,Uber的未来与其在海外市场的成败息息相关,尤其是在拉美地区的开拓。

  负责Uber拉美和亚洲地区运营的安德鲁·麦克唐纳(Andrew Macdonald)则试图打消下属们的疑虑。麦克唐纳说,在他繁忙的海外旅行安排中,他已经邀请新老板一起同行,而他们的任务就是“确保他不会形成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观”。

  

  Uber拉美与亚洲地区总经理安德鲁·麦克唐纳

  Uber目前已在拉美地区的65个国家投入运营,麦克唐纳计划在明年年底将这一数字增加一倍。大概一年前,他开始接手拉美地区业务,这段时间内Uber在拉美的订单增长了10倍,在8月份达到4500万单。

  “我们当时已经表现出上升势头,”他说,“在我们刚刚开始具有这种势头的时候,人们都说‘巴西应该会是我们的前五大市场。’”今天,巴西已成为Uber第三大市场,仅次于美国和印度。Uber在墨西哥城的订单量全球排名第一,圣保罗排名第二。

  拉美市场重要性日益突出

  由于Uber在全球市场开拓问题作出的一个战略性决定,所以拉美地区变得对该公司尤为重要。8月1日,Uber在与中国本土打车应用滴滴出行持续两年的“补贴大战”中亏损20多亿美元以后,宣布退出这一市场。在这两年中,两家公司都不断烧钱,向司机和乘客提供补贴。

  当然,Uber并不是空手而归,作为退出中国市场的条件,该公司获得了滴滴出行17.5%的股份。这笔交易被普遍看作是Uber的一次胜利,因为长期以来它在中国就是失败者的形象。尽管如此,退出中国市场让Uber不得不去证明,它仍然是一家具有开拓全球市场雄心的公司。在这种情况下,拉美、印度和东南亚对Uber的未来就变得愈发重要。

  麦克唐纳在Uber内部被员工亲切地称为“Mac”,他身材高大(1.9米),在多伦多出生并长大,偶尔会流露出加拿大当地口音,但由于早年曾在咨询公司Bain & Co.工作,他的用词也更多地打上了这种职业烙印。在作为顾问的几年间,麦克唐纳也颇有成就,后来管理了一家名为“ShopMyClothes”的时尚网站,并于2012年加盟Uber。那一年,他32岁。

  刚开始在Uber工作时,麦克唐纳发现这家公司并不像现在这么有名。“我并不是因为它的名声大小而加入的,只要来到这家公司,你就相信它一定能取得成功。”他说,“在外人看来,我们似乎是麻烦制造者,我们不关心规则,我们只是想做我们自己的事情。但当你真正开展这项业务时,就能看到我们对司机带来的影响,我们的确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轻松,我们相信这一点。”

  

  Uber通过无人机在墨西哥城推广uberPOOL服务

  在9月份之前,Uber拉美地区的员工根本见不到老板本人——麦克唐纳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为与滴滴出行的交易牵线搭桥,随后还要担负起交接工作。在墨西哥城,Uber经理们似乎对他的出现感到一丝安慰。

  依旧面临监管等诸多挑战

  Uber在这座城市的办公室仍然具有创业公司的氛围:有兵乓球桌、视频游戏机以及一个备货充足的厨房,冰箱里放着啤酒。厨师们正忙活着,充分保证员工们的一日三餐。在9月份,Uber刚刚招了二十几名新员工,帮助Uber在整个拉美地区推出送餐服务UberEats。由于员工人数增多,Uber准备在这栋大楼再租一层。

  Uber将拉美看作是一片乐土,由于竞争不太激烈,它可以获得快速发展。这显然不是Uber在世界其他地区竞争格局的特点。在印度,Uber仍需要不断增加投入,与获得软银投资的Ola展开激烈较量;在欧洲,Uber面临着巨大的监管压力。即便是在美国本土市场,为了在与对手Lyft的竞争中胜出,Uber今年第二季度也投入了1亿美元。但在拉美地区,Uber主要竞争对手成立的时间都不久,也没有足够的资金给Uber构成真正的威胁。目前,Uber每个月在拉美地区的订单量是印度的两倍左右。

  然而,若想赢得拉美市场,Uber还需要找到应对不同国家监管规定和文化的解决方案。例如,阿根廷人口最多的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已多次向Uber下发通知,称Uber应该停止运营,原因是它不是出租车公司;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出租车行业工会发起了大规模抵制Uber的行动。

  在麦克唐纳9月份的拉美之行中,他对Uber在那里的发展依旧充满乐观,称和平协议的达成将会提升Uber在波哥大的知名度。但几天后,哥伦比亚投票反对与叛军签署和平协议。秘鲁首都利马出租车行业的发展目前正迎来大爆发,因此,Uber在该国面临着更大的竞争压力。今年9月份,Uber推出了共乘服务,希望通过压低服务价格来击败竞争对手。

  

  Uber拉美地区运营主管罗德里格·埃勒瓦洛

  作为Uber拉美地区业务的二号人物,罗德里格·埃勒瓦洛(Rodrigo Arevalo)几乎是从零开始帮助Uber在拉美创建业务的。今天,Uber在墨西哥城的司机数量超过5万人,他们遍布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同大多数硅谷高管一样,埃勒瓦洛穿着很随意,他出生于墨西哥,曾在Rocket Internet担任常驻企业家——这家公司因肆无忌惮地抄袭硅谷和北京的最佳创意而臭名昭著。

  由于投资了Easy,埃勒瓦洛以前的老板还成了Uber在拉美地区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之一。Easy是一个在2011年推出的出租车预订应用,最近更名为“Easy Taxi”,目前在420座城市投入运营,这些城市大部分位于拉美。

  在拉美员工人数不断增多

  据Easy Taxi顾问保罗·马利基(Paul Malicki)透露,该公司已融资8000万美元。“我们刚刚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实现收支平衡的打车应用,”他说,“在这个所有人都在大举融资的时代,我们认为这将成为一场‘蟑螂之战’,而不一定是‘独角兽之争’。”马利基最近辞去Easy Taxi首席营销官的职务,转而担任公司顾问。

  Uber在拉美的另一个主要竞争对手是Cabify,后者在今年4月份从日本电子商务公司乐天获得了1.2亿美元投资。Cabify的主要业务是面向企业客户的黑车服务,尽管该公司已经融资数亿美元,但相比Uber在海外的竞争对手,它在资金上仍然是捉襟见肘。Cabify首席营销官考特尼·麦克科尔甘(Courtney McColgan)说:“我认为Cabify与Uber之间的不同之处是,我们不得不去赚钱。”对于Uber来说,只要竞争对手每个订单都想赚到钱,那么相比印度和中国,该公司在拉美地区的竞争压力就会小得多。

  

  里约热内卢出租车司机在车上写上“海盗滚出去”字样,以示对Uber的抗议

  麦克唐纳认为,Uber之所以迟迟未能迅速占领拉美地区一些“非常重要、极具战略性的市场”,一是因为当地政府监管,二是因为Uber没有斥巨资打造一个司机和乘客网络。如今Uber正调整业务战略重点。尽管Uber不愿透露它在拉美的具体支出,但该公司在墨西哥城办事处的员工已超过150人,其在拉美整个地区的员工总数已超过350人。

  遭遇当地出租车行业抵制

  在与Uber总经理们举行的会议中,麦克唐纳主要让阿勒瓦洛来主持。他正在那里推行Uber最重要的战略:增长。在拉美地区,这意味着快速扩大共乘服务范围,让更多的人有能力使用Uber的服务。但这同时还意味着收取现金。

  利马就是Uber收取现金的试点城市之一。许多利马人并没有信用卡,该市出租车行业则一直在鼓励这种做法。如果Uber想要在拉美变得更具竞争力,就需要适应这种环境。Uber也开始在印度收取现金。但从理论上讲,收取现金要比乘客通过信用卡(卡号保存在Uber智能手机应用上)付费复杂得多。司机需要将一定比例的收入上交给Uber。如果适应不了这种新形势,Uber将遭遇同出租车应用一样的问题。

  除此之外,Uber司机还将面临着暴力威胁。随身携带现金可能让他们成为窃贼的目标,而Uber司机在许多拉美城市都有可能遭到暴力袭击。即便是在Uber占据主导地位的墨西哥城,司机们都不敢说出他们为Uber工作的事实。由于担心司机遭到生意被抢而愤怒的出租车司机们的打骂,Uber并不强制让他们将其Logo放在车上。

  麦克唐纳表示,Uber最近对收取现金是否让司机面临更大的风险一事进行过调查,发现这种说法并不成立。他说,“如果他们感到担忧,那也只是情绪上的波动。”

  然而,在讨论司机安全问题时,Uber北美业务管理层对增长的担忧始终挥之不去。埃勒瓦洛说,如果Uber总经理看到针对司机的攻击事件上升,他们应该要弄清楚,“这究竟是因为现金问题,还是因为增长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