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一份最详实的海南创投环境分析了

琥珀 2016-10-17 17:31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没错,看到标题你就应该知道了,我准备要全面系统地跟你聊聊海南的创业环境了。

历史上,海南曾是被贬官员发放之地,可谓是“三个蚊子一盘菜”。但从经济特区,到1984年“11号文件”带来的“十万闯海人”,到1988年海南建省,再到1998年朱镕基视察海南,已经让海南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中国第一个门户网站“天涯社区”都是在海南产生的。

但这个互联网氛围并没有持续下去。近年来,海南不但将生态旅游和热带农业成为重要产业支柱,还积极发展房地产,培养了一批年轻有为的企业家。最鼎鼎大名的莫过于呼啸聚义的“万通六君子”,王功权、冯仑、刘军、王启富、易小迪、潘石屹。

被房地产绑架的海南产业严重畸形。无工不富,海南在农业直接过渡到服务业的过程中产生了很多非常尴尬的问题(虽然出于国防的需要,它也不能发展工业)。所以即使现在杭州、成都、重庆、厦门、西安等内陆城市都在逐渐崛起的时代下,错失了互联网创业的机会的海南也很难有起色。

据了解,海南大部分的创业项目都在海口,极少部分在三亚。毕竟海口是海南的经济政治中心,而三亚只是一个旅游城市。而目前的海南创业版最缺两部分,一个是资金,一个是人才。所谓资金,即投资人,目前海南创业的资金大部分还是政府的引导资金;而人才,则是海南创业版里比钱更紧缺的部分。

一方面,海南与大陆被一条海给割开了,人才、资讯和氛围都很难传递到海南;二是与当地的大学有关系,海南本土仅海南大学是211工程;三是本地工业断层,想直接发展互联网难上加难。

1、投资人: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投资人

先说投资人,小编这次去海口刚好得知一位北京的投资人也在海口出差,所幸就把在北京疲于奔命一直未见的草,在海口给拔了。见面地点“入乡随俗”地约在了海口著名的复兴城互联网创新创业园里,据他介绍,他这次来海口本来找一些同行交流,却发现海南竟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投资人。“有6-7家投资机构,但是都是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主,没有外部投资机构注入”,他如是说。 

得知后我也是比较震惊,毕竟如果一个地方想发展“双创”,本地投资环境是不可或缺的,比如:厦门的蔡文胜;成都的投资人环境虽然和它国内第四大创投市场不相符,但也是有像德丰浩基金(由连续创业者、成都鱼说科技创始人岳鹏创办)、亚商资本、合一天使基金、抱团科技等以及常驻的知名投资机构;深圳就更不用说了,仅清科集团发布“2015年度中国股权投资年度排名榜单”国内创投机构前20强的榜单中,深圳本地的投资机构就占据10席。 

然而海南(容我叹一口气),据小编了解,有创业环境的只有海口了。然而小编当问过复兴城互联网创新创业园的相关工作人员后才得知,海口的天使投资发展的相当缓慢,能说得上名字的少之又少,比如中财首泰这样的投资机构,“5千万的盘子,3个人做的”,但所投的6-10个项目中,也大多是实业,鲜有互联网相关项目。 

2、孵化器:只招募“互联网+”及“+互联网的项目”

但在如此“波澜壮阔”的双创大环境下,海南也在努力争取赶上,事实上,海南的创业孵化器还是建了不少的。比如:海口国家高新区创业孵化中心、海口市创业孵化示范基地、海口国家高新区留学人员创业园、海南省创新创业研究院、海南大学艺术学院学生会学生创业孵化基地、海南大学生创新创业平台(海创客)、复兴城互联网创新创业园、海南生态软件园等等。 

就拿比较有名的复兴城互联网创新创业园来说。他们还是在很积极引进全国性的创投资源的,诸如光谷咖啡、微软加速器、阿里云创客、极客公园、洪泰创新空间、黑马会和新浪海南等等。其中比较有影响力的是黑马会,在册会员已经有180人(会员要求是3000元/每年),编外会员也已经达到400-500人,虽然在册会员里面有80%是传统行业出身,不乏房地产商等,这些人虽然没有互联网基因,却很希望转型互联网+。 

但可惜的是,复兴城创业园首期引进的都是加速器或者孵化器,都是以做活动为主的,并没有投资能力。其次,就是孵化器能为创业者提供的少之又少,尤其是创业氛围。据入驻的创业者介绍,他们只招募“互联网+”或者“+互联网”的项目。“但海口几乎没有懂互联网+的人,信息也很闭塞,而且效率极差,可能北京三个月就可以开发完成一个App,在海口一年可能都做不完。毕竟是海南的原生环境在那里摆着呢,比较尴尬的工业断层,以及人口教育和素质都不是很高。”入驻的创业者说。

3、创业者:这届海南创业者不行

海南人的“慢”也是出了名的,这也怪不得创业者。实际上,在海南分两种群体,一是“本地仔”,二是“大陆仔”。“本地仔”是那种有一颗椰子树,就能生存下来的人,每天拖鞋、“老爸茶”走起。所以在海南发展最好的自然是“大陆仔”,尤其潮汕人。几乎所有的高官或者企业家都是“大陆仔”。

“你在海南待久了,你可以睡的很踏实,不会有任何愧疚感和畏惧,但是在深圳,压力与生俱来,就像是有一个轮子在推着你,必须跑。”一位从深圳回海南创业的创业者说。

但是相对于“没有钱”、“慢”,让海南创投圈最无奈的是根本没有人才。 

“人才才是海南最缺的”,在记者走访的创业者和孵化器相关工作人员后,答案难得的一致,毕竟投资的核心是创业者。“没想到被一道海峡把创投氛围隔开了,大陆的钱不愿意过来,年轻人也不愿意来海口”,一个从北京工作多年后回海口创业的创业者说,“而海南本地人素质教育比较落后,还很会享受安逸的生活,几乎没有互联网意识,他们甚至不懂为什么要去奋斗,何况创业。” 

这也苦煞了海南政府,毕竟全国双创热,每个城市都有几个标杆性的创业项目。但是对于海南来说,好想真的没有。就拿之前在海南做的最好的“酷秀网”来说,他们凭借“票务(包括景区票务)”的“互联网+”的模式,据说成功拿到了一千万的政府融资,目前已覆盖了海南90%景区票务分销。

海南受其特殊的人文和环境基因影响,房地产、餐饮、旅游这三大产业一直是其支柱产业。房地产的“互联网+”恐怕还需要几年,所以海南政府也希望将依托旅游产业“互联网+”的“酷秀网”打造成海南创投的名片,就像厦门的美图秀秀、深圳的大疆、重庆的猪八戒网、湖南的御泥坊、杭州的蘑菇街、成都的迅游,等等。

但在去年在创投大热的情况下,“酷秀网”迅速扩张,不但开到了各大城市,还扩张了很多旅游品类,甚至开起了线下农家乐。相关人士回忆说,其实当初“酷秀网”的模式还没有被验证。也万万没想到,遇上了资本寒冬,目前可能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发展堪忧。 

当然,它并不是唯一,由于没有专业的创业环境以及专业的指导、建议,创业项目的方向、模式等问题层出不穷。类似酷秀网,服务本地模式的几个O2O尝试几乎都失败了,比如“海南陆客”(一家专注于海南和三亚旅游的O2O电商公司,2011年就开始折腾,声称是依托O2O和SOLOMO的商业模式,向用户提供海南旅游产品和服务),但现在Safari已经找不到它的服务器,微博也停在了2015年3月。

既然依托旅游产业的“互联网+”项目又差强人意,那餐饮企业的“互联网+”会不会好?毕竟那里的人是如此热衷于吃和发呆,平均月薪三四千的他们愿意为了普通的一顿饭花掉二三百。

所以记者特意去采访了一位在海南做“互联网+餐饮”的创业者,采访过程中这位创业者也是十句里八句不离“互联网+”、“黄太吉”、“颠覆”、“全网营销”等词汇,全然一副“互联网+”或者“+互联网”在心中的模样。 

但当问到具体“如何做”的时候,才发现只是用一个微信公众平台以及几个个人号在微信里宣传而已。模式无非是公众号发文章、个人号加人、发朋友圈,再无其他。不说这微信营销的封闭性,只是这种营销模式不是在一线城市随处可见吗?理发店、美甲店、皮肤护理店、饭店、甚至洗脚店,哪家不是这样?而且几个合伙人也没有意识到微博的二三线城市下沉趋势,认为海南没有人玩微博,索性就没有做微博。而小编本人只是随手发了几张在海口美食的照片,就有8-10个当地陌生人来点赞,还私信问我发的驴肉火烧在哪里买的。诸如此类项目,不胜枚举,血槽已满。 

4、高校创业者:总理点赞后,打印店里堆满了创业计划书 

当然,我们还不能忽略高校的创业力量。海南共有19所大学,其中有8-9所在海口。海南最好的两所大学分别是海南大学和海南师范大学,其中海南大学是海南仅有的211工程大学。上面孵化器部分有提到的“海南大学艺术学院学生会学生创业孵化基地”也在这里。据了解,这里原本是一个学堂(思源学堂),由于“高校创业风”让聚集了众多创业创新的学生,后而演变成了现在的“海大创新院”。而将它推到大众面前的,则是由于李克强总理点的一个“赞”。

2016年3月,李克强总理给海大创新院的曾南春(海南大学海洋学院2006级制药工程专业毕业生)和他的团队研发的开椰器点了一个赞,还特地买回去了几个。就是开椰器,类似红酒开瓶器(如下图)。从那起海大创新院一下子就火了,全校热衷于“创新”,据打印店的老板回忆,当时海大仅创业计划书就印刷了好几千份(学生参加比赛前所递交的计划书)。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团队打印过6-10次计划书,也至少有近千个项目,一股“大跃进”之风泼面而来。但是,依然没有听说从海南高校(包括海南省)走出的互联网项目,哪怕是天使轮,IT桔子上都查不到。

 blob.png

(曾南春 图)

记者采访到一位当时参赛的大学生(今年毕业),她做了一个互联网+海南当地特色的项目,她说,“设计上暂且可以优化,但在海南想找个合伙人都找不到,何况用互联网+思维把品牌推出去,很少人懂这个,所以项目在交完论文后也就不了了之了。”据她回忆,当时也很少有同学去想真的能把项目做起来,更不要说出去拿融资了,想都没人想过。

可见,相对于资讯、技术的缺乏,海南创业者最缺的很可能是格局。海明威曾说过那么一句话。“如果你足够幸运,年轻时候在巴黎居住过,那么此后无论你到哪里,巴黎都将一直跟着你。” 也在说一个城市气味儿对于年轻人深厚的影响,而在一个旅游城市,他们其实已经跟创业无关。

她毕业后继续留在了海南创业,利用大学时打工的经验,一个人做起了房地产会展宣传服务的业务(非互联网),但是当时在学校和她一起创业的同学们已经各自回家。“第一年毕业可能留下来很多,第二年减了一半,第三年就没剩啥了。留下来干什么呢?工资那么低,回老家也能就业,去一线城市也能干点什么。而海南只有房地产、旅游,而这两个产业的创业成本又很高,这也让在外上学的海南人不愿意回海南发展。所以如果大学生创业的话,只能去做一些很小的、没有科技含量的东西或者‘边角活儿’。”她自嘲,但是仍然在坚持,“但自己创业总比打工强,海南的平均工资是三四千,自己做生意可以赚到两三万。”

也许空口无凭,所以记者又找来了海口互联网相关项目的招聘需求信息,也可以从侧面了解一下目前的创投环境。下图即小编当天在拉勾网搜索职位信息,结果少得楚楚可怜。

1476697434469444.png

(拉勾网截图)

写到最后,突然想起了“记者”来到海南的第一个“不适应感”,其实是来自于滴滴(别问我为什么不是Uber,因为这里没有Uber,对,这里是一座连Uber都没有的城市)。滴滴的沟通成本真的很高,不会用导航、不认识路、不会用评价系统的司机大有人在。上门O2O啥的就想都不要想了,这里好像是一座全民不需要互联网的城市,你还要相信能在这里“创业”?当然,可以来这里“起步”或者“试错”,毕竟成本低。

创头条(Ctoutiao.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作者:琥珀 联系邮箱:chenhongwei@startup-partner.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