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顺水的滴滴遭遇革命,前途未卜

不可无 2016-10-18 09:26 干货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国庆过后第一天,北上广深四个被誉为一线城市的交通主管部门,同时宣布家规,而对于网约车而言,这是一份不可能实现的清单。这并不是这对准婆媳第一次交锋,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自网约车诞生之日起,它就扮演着革命者的角色,而出租车行业却始终不愿面对挑战。对于新规的宣布,他们似乎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革命。

1476057688592.jpg

  有形之手——新政

  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在同一天推出网约车新政,高度趋同且近乎苛刻的细则,令四城地方版新政备受质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接近交通运输部人士表示:四座城将对全国其他城市的网约车新政起到示范作用。由于交通运输部牵头的七部委网约车新政设定的最终执行时间为111日,因此10月中下旬,全国大多数城市将面临必须推出网约车地方版新政的局面,各地网约车必将密集出台。而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的示范性,已经决定了本轮新政的大致走向。车型配置高于城市原有巡游出租车,更严格的上岗要求等措施,必将成为本轮地方新政的主流意见。

  革命者滴滴

  事实上,2011年之前,中国出租车市场混沌未分,彼时的出租车行业被视为暴利行业,在人们的印象中,出租车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2011年末,摇摇招车成为中国第一款问世的网约车平台,它打破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格局,自此中国城市出行领域开始出现网约车

  但是,摇摇招车在机场、火车站等敏感地区遭遇了大量的钓鱼执法

  据摇摇招车联合创始人张涛回忆,彼时市场中最具竞争力的打车软件是摇摇招车和易道用车。在政策重压下,摇摇与易道做出了不同方向的转型选择。摇摇招车放弃了商务租车模式,转为将传统出租车融入软件之中,而易道选择了推出打车小秘品牌,与易道品牌平行发展。

  事实证明,摇摇招车做了错误的选择,在其后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易道失去了打车小秘,而拥有徐小平红杉资本等金牌投资标签的摇摇招车全军覆没。在输掉与红杉资本的对赌后,摇摇招车告别了历史舞台。

  对于出租车司机而言,大多数人最早对打车软件平台的印象来自于百米出租车。但百米从发迹到绝迹只用了两年,在原百米品牌部总监孙志刚看来,百米之死源于百米选择了做听政府话的乖孩子,而他们同期的竞争对手滴滴则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事实证明,听话的乖孩子百米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而不听话的坏小子滴滴则成为了今天网约车市场的龙头老大。

  网约车史

  事实上,滴滴打车的发迹史就是一部与主管部门的斗争史。

  20145月,交通运输部向社会公布了《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试图对已经形成气候的打车软件做出相应的规范,但滴滴打车公开表示不屑,认为此规定太过落后。

  隔空喊话后,政府方面与滴滴均加快了各自的战略布局。

  20148月,滴滴平台推出滴滴专车,正式接纳私家车进入网约车平台;20155月,滴滴推出比专车价格更低的滴滴快车,这标志着滴滴打车向传统出租汽车行业正式宣战,开始掠食传统出租车市场份额;20156月,北京市三部门约谈滴滴专车,明确指出该公司推出的滴滴专车滴滴快车业务违反了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不得接入私家车从事客运服务。但这次约谈并未起到明显效果,全国各地也开始频繁出现针对滴滴等叫车软件的出租车罢运事件。

与此同时,滴滴对同行展开兼并战。快滴打车、优步等网约车平台先后被滴滴兼并。

截至20168月,峰值时曾达到30家以上的网约车平台数量骤减,目前仅有滴滴出行、易到用车、神州专车等少数平台幸存。而以首汽约车为代表的准官方平台加入战团后,战局更加扑朔迷离。

  改革的过程就是博弈的过程,而当前全中国的改革都已进入深水区,出租车行业也不例外。这可能会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如今看到的结果也并不一定是最终结果,如今面对的问题也并不一定是最后的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