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自行车的年净利6800万,面临野蛮互联网+资本来袭:A股IPO排队葬送其前途?

2016-10-18 09:45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前几天去了一趟广州大学城。一路上看到不少共享单车。突然来了一阵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那落叶飘啊飘,掉进了一片荒草地,那里摆着一堆公共自行车……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盛夏,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首次进行IPO预披露。这都过去一年多了,它还在排着队。

  永安公共自行车

  永安自行车以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销售、建设、运营为核心业务,通过移动互联网、在线支付、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普及公共自行车出行。现在永安推出了支付宝、微信、APP三种方式进行扫码租车的“百城通”服务平台,和已经开展的城市公共自行车系统服务平台的互联,提高各个城市的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

  其实永安是公共自行车行业的先发者之一,在国内公共自行车行业布局市县、承接项目、建设站点和投放自行车数量等各种数据上都处于领先的位置。

  业务规模:

  

111.jpg

  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超过220个市、县配备公共自行车系统,其中永安当系统覆盖的市县为120个左右,分布在2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永安累计建设约1.5万个公共自行车站点,投放约43万套公共自行车锁车器设备,骑行会员已达700多万人。

  而根据永安去年底自主发布的年度运营数据,2015年永安覆盖的县市上升到162个,共计投放了52万套公共自行车锁车器设备,会员接近1200万人。

  2012-2014年公司经营状况:

  

222.jpg

  收入按业务模式划分:

  

333.jpg

  永安的业务优势地区主要集中在山东、江苏和浙江等地,尤其以华东地区的二线城市为主,比如南京、苏州、徐州、镇江、宿州、潍坊、温州等华东地区。公司将常州总部作为华东运营中心,又设立东北、华北、西北等几大区域性运营中心,并在上海、昆山、常熟、苏州、南通、潍坊、黑河等地均设立了近 50 家子公司和分公司,进行系统运营服务模式下公共自行车项目的运营管理。

  主要客户:

  永安的主要客户为各地政府部门或政府相关企事业单位, 销售收入主要来自于政府采购,资金来源一般为财政拨款,需要在政府的财政资金、财政预算的范围内列支,遵循规定的审批程序、付款程序等。

  公司的前五名客户:

  

444.jpg
555.jpg

  当下的市场

  公共单车领域目前融资情况:

  666.jpg

  现在国内比较有名气的,从事公共自行车相关业务的公司,除了以上四家,还有两家已经挂牌新三版本——金通科技、绿畅科技。另外还有一家主板企业,中路股份,涉及公共自行车业务。

  目前,公共自行车行业主导者是政府,最大的变化因素是政策因素。一般来说,一个城市或县城中若已建设一套公共自行车系统,出于市政工程和系统兼容性、市民习惯度和避免重复建设的考虑,政府一般较难批准新进入者的项目建设(所以其实那些资本助力的项目都存在政策风险呀),在后续扩建、续期时也有较大概率选择原供应商合作,因而形成该区域性的垄断优势和排他性。

  777.jpg

  公共自行车的公益属性决定了行业受政府主导的特点,而该行业的销售订单也多以政府招标,企业投标形式,对政府采购依赖程度较高。截至2014年底,超过220个市县已经配备公共自行车系统。除了政府公益性项目补贴外,目前运营公共自行车系统的主要市场化收入要靠车身和亭棚广告等,相对单一。

  888.jpg

  从运营情况、盈利能力上、政府支持等指标来看,永安公共自行车在同行里已经表现得很出色了。

  虽然目前共享单车的市场貌似还不足以支撑市场化企业,但随着互联网+资本的袭入,一些企业获得投资来参与市场竞争,这个行业是否一直会被政府主导变得无法预测。

  最初永安公共自行车IPO,主要是需要募集资金用于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公共自行车系统建设及运营项目营运资金,和偿还银行借款。可眼看如今市场上 1.3 亿元美金、 1 亿元美金……这些惊人的融资额已经远远超过曾经净利润达到8600万元人民币的永安。一旦资金到位,它们必定来势汹汹地抢占公共自行车市场,而拥有先发优势的永安却还在苦哈哈地排队A股IPO,有点心疼呢。

  说不定等它这个队排完,ofo和mobike已经合并成为行业巨头了。

  IPO排队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6年10月13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838家,其中,已过会83家,未过会755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702家,中止审查企业53家。

  IPO排队企业的数量早已创了历史新高,甚至超过了作为上一轮高峰的2013年。当年,通过财务核查消化、劝退了一大批企业;后来迎来牛市,骤然加快的发行速度一度将排队企业的数量降至低位,有人甚至预期,随着注册制的实施,“排队”问题将不再存在。但股灾让这一切戛然而止。

  以目前的审核速度,如果不是新疆、西藏等享受特殊通道政策的企业(目前西部绿色通道并非都管用),从申请材料受理到上会通过,两年时间算是比较顺利的。如果加上排队等待发行批文的时间及其它因素,一个企业花费三年的排队等待时间也是正常现象。

  三年的等待时间并不是IPO排队的最大成本,而是丧失发展机会与发展手段的机会成本。

  因为按照现行规则,在审核期间内,发行人的股权结构原则上不能发生变化(换言之即是不可能在此期间进行股权融资)、业务不能发生重大变化(除了行业不能变之外,更麻烦的是不允许进行并购重组。超过现有规模20%以上的并购重组就可能要求你等待更长的时间)。这其实才是IPO排队三年最大的成本与风险。

  所以,如果企业的行业状况、商业模式、发展阶段等因素,使其迫切地需要股权融资、需要通过并购壮大自己,那么去IPO排队也许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