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创业者暴走直播平台 跑得快的人才赚钱

2016-10-18 11:57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花椒直播上,平均每一天有200万主播开播,8万新主播涌入。“直播”在微博、微信之后,成为内容创业者们“暴走”的新阵地。很多雄心勃勃的内容生产者正努力打破人们“直播=网红脸”的旧观念,对于他们而言,视频直播平台的火爆意味着更多的分发和变现渠道,是内容创业的新风口。

降低内容生产者的创业门槛

《大佬微直播》:直播让我们变得很“轻”

《大佬微直播》创始人陈荣深对于数据有着准确的记忆。

今年5月21日,定位企业家课堂的《大佬微直播》在花椒上“首秀”,“第一期来直播的是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观看人数超50万。”而仅仅十几天以后,陈荣深和他的合作者就创造了一个纪录。6月6日,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直播,观看人数达到惊人的520万。“花椒服务器瘫痪了,周鸿祎(360董事长,花椒直播投资人)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这次直播犹如一次“实验”,让陈荣深看到直播市场的烈火烹油。

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陈荣深告诉记者,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这样一个事件性的营销。

“杨守彬本来就是想创一个纪录,所以愿意调动周围所有的朋友资源。尤其他是做投资的,比如底下投了100家企业,他就能调动这100家企业的资源。他还拉来了300万赞助,现场光报奖品都要5分钟,打赏的第一名得到的是一个上太空的名额。那天的直播有40个品牌赞助,每个赞助商都会对直播进行宣传。花椒提供了广告位等流量资源。我们还发动了500个商会群和1000个创业者群。”

最终,这场直播收获了35万元的打赏,点赞40万,每个人都从这场直播中获益。“我们给赞助商的承诺是100万在线观看,结果获得了520万在线观看的流量,远远超出了预期。”而在这场引发业内极大关注的直播之后,投资人找到陈荣深,他获得了18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

在此之前,陈荣深有一段艰难的创业时期。2010年,他联合12位清华北大的学生组建政府出资的公益项目,一年后项目结束,他和朋友凑钱,正式走上了创业之路。第一个项目是以个人的技能和经验为切入点的分享经济社交产品,类似于“在行”的校园版。2015年以后,陈荣深和团队将这一模式转向商会群体,但是一直没有盈利,“当时我们的团队有11个人,要维持,每个月要十几二十万的成本。”在某种程度上,直播降低了内容生产者的创业门槛。

“现在,我们只要拿着一个手机过去就行了,直播让我们变得很‘轻’,不需要布景、不需要架机位。对嘉宾来说,不论你在上海、广东,只要把账号、密码告诉他,他就可以自己进行直播。”

创造有营养的内容

《玛雅说》:主播是很有前途的职业

与陈荣深一样,德格玛雅也是花椒上的“名人”。作为中国教育电视台的主持人,德格玛雅主持过《法治天下》、《中国收藏》等节目。但是现在,她多了一个新身份——主持人里最有名的“网红”。

今年6月,《玛雅说》成为花椒直播近百个自制节目中的一个,此后就一直占据着热门排行榜的前几位。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她在直播里和网友互动,被亲切地称为“国民姐姐”,“这是和在电视台做主持完全不同的体验”。

德格玛雅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现在她有自己的粉丝群,他们义务为她处理一些日常工作,“今年我过生日的时候,有粉丝特意坐飞机来为我庆祝。”这一切都让她感到惊喜和感动。

充斥大量劣质、低俗内容,让很多人一谈到直播,想起的只是一张张“网红脸”。这些也曾让德格玛雅顾虑,“刚开始的时候,我做直播都不敢发朋友圈。”但是,4个月以后,她改变了对直播的看法。“我就是在认认真真做一档节目,只不过是用直播的模式。”

事实上,随着大量的投资和人才涌入直播平台。在直播领域,一系列细分层级的内容生产机制正在产生,普通主播、明星偶像、网红或者专业团队指导背景下规模化输出的直播内容,寻找各自的市场。直播已不再仅仅限于简单的连麦聊天、弹幕、打赏,平台更多的开始扶持有温度有营养的创造性内容,内容的多元化成为趋势。

目前,在直播网站,大多数内容创业者仍然面临盈利的挑战。

对于直播的商业模式,周鸿祎曾表示,以打赏为核心的模式,并不代表未来,它仅仅是从秀场继承的一种商业模式之一。如今,直播只能帮助将流量转为收入,但当直播变为年轻人表达的基本方式,类似广告、电商等方向都有可能。“直播绝对是未来很有前途的行业,主播也会是未来很有前途的职业。”

-访谈

“只有跑得快的人才能赚钱”

北京晨报:在你们看来,直播对于它的受众来说,吸引力在哪里?

陈荣深:相对于电视栏目,很多人在直播栏目里真实了很多。比如参与我们直播的企业家,网友会看到他们在直播节目里啃猪蹄、吃芥末。他们会讲述自己艰难的创业历程,很容易打动网友,我们的受众里有很多创业者、企业家、有创业想法的大学生,这对他们也是一种激励。

在高大上的电视节目中,你无法和这些大佬有任何互动,在直播中,你给他送礼物,他会读出你的名字,你的问题也有可能马上得到回答。你说他声音小了,他可能就会声音大一点。他们不再高高在上,直播把他们变成“普通人”。

德格玛雅:强调互动感,粉丝当被点到的时候特别有存在感。

北京晨报:作为直播内容的制造者,你们觉得获得流量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德格玛雅:首先要有颜值和个人魅力,不能否认,目前直播的大部分受众是男性观众。此外,主播要有自己的特色和独有的气质,有大量的知识储备,语言组织能力,直播是一个互动平台,不是自己说别人听。直播这种形式对主播声音也有要求。

所以做一个主播挺累的,每一次我两个小时的直播下来,都会亢奋得睡不着觉,需要一段时间让自己平静下来。

陈荣深:还是要有优质的内容。比如我们的节目请的必须都是大佬级的人物,否则流量就会下降。

90后的小妹妹不会变成主流,那什么会变成主流呢?严肃的内容。

就像视频网站,最早的优酷上,都是网友上传的原创。但现在,你打开优酷会发现,所有电影、电视剧、动漫都是经过精良制作的,才能放在优酷的首页,网友自拍的原创已经是很少的一部分。直播平台以后肯定也会往这种态势发展。大家看到直播是个好东西的时候,就会掏钱去做。

北京晨报:内容创业者在直播平台上如何挣钱?

陈荣深:对于网友的打赏,主播和平台间进行分账。花椒目前可能是直播平台里分账政策最友好的,对于月收入3000元以上的主播,平台收取30%的分成。

我们做直播其实还是在亏钱的。但直播是我们自己的品牌,对我们来说,真正要做的是企业家的一个社群,现在,很多著名的论坛都会找到我们。

直播是一个流量入口,电视、电影、所有的东西放进去都可以,未来进来的产品未必会是直播。无论哪种形式,永远都只有小部分人在挣钱。

北京晨报:曾经有业内人士认为,内容创业者之春已经过去,我们已经来到夏天,到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阶段,竞争激励,直播是最后一块草根之地。如何看待这样的观点?

德格玛雅:微博、微信和直播在红利期是赚钱的,微博的红利期已经结束了,微信还处在弱势的红利期,直播的红利期正在风口浪尖上,只有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