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只有他敢明目张胆挺川普

2016-10-19 08:30 新媒体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peter-thiel5

可能在硅谷,只有一个人胆敢公开表示他对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而不会遭到硅谷同行的抵制。他就是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家,PayPal 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

蒂尔向特朗普的竞选阵营捐款 125 万美元现金,这些钱将通过 superpac 直接到达特朗普手中。作为也许是美国历史上最有钱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并不缺钱,而他的超强营销能力还为他节省了大量广告费用。所以,谁对他捐款的话顶多只能算是一个表态,或者是道义上的支持而已。

正是这一点,使得蒂尔在所有的硅谷大佬中显得如此桀骜不驯,特立独行。已被 Facebook 收购的最大的虚拟现实设备开发商之一 Oculus,掌门人帕尔默·罗基(Palmer Luckey)被爆通过一个秘密团体支持特朗普,使得科技业界感到十分震惊,许多虚拟现实开发者撤下了对 Oculus 的支持。

尽管罗基与公司立刻道歉,却仍然无法挽回这对他本人及公司带来的负面舆论影响。随着三星最新旗舰机型 note7 召回,由 Oculus 提供技术支持的虚拟现实眼镜设备 Gear VR 并没有一同被召回,在引发消费者不满的同时,也使得 Oculus 雪上加霜。

事情的逻辑似乎很简单:特朗普多番言论体现出其对于美国最重要的政治原则之一——政治正确的不满和抵制。因此,反对特朗普这件事情本身成为政治正确的一部分。而对于美国人来说,政治正确的压力就在于,如果有谁胆敢不从,就会受到同事,全行业以及大批民众的共同惩罚。

罗基和其他的硅谷创业者一样,既属于政治正确政策的遵循者和维护者,同时也属于这一政策的受益者。Oculus 隶属的 Facebook 是美国最讲究性别平等和种族平等的公司,并以此为自豪。公司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是在打破性别“玻璃天花板”方面作出卓越贡献的女性,写出了《向前一步》一书,在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多个国家畅销。

这就是罗基“反水”为整个硅谷业界所不容的原因。实际上,硅谷聚集了大量在整个美国社会的角度来看属于少数族裔的人群,可以被称为是这批人的保护伞。这些人的利益与支持特朗普的传统美国种族构成主体,也就是白人男性的利益形成了鲜明的冲突。如果仅仅把硅谷与普通人的冲突,理解为富人和穷人,高级知识分子和无知群众之间的冲突对抗,那未免想的太简单了。

然而蒂尔似乎在整个硅谷的人物榜当中,跟特朗普一样具有独特的地位。他可以作为特殊人群的一员为其代言,但同时又对政治正确深恶痛绝。这两种自相矛盾的风格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和谐统一。

作为硅谷最知名的人物之一,蒂尔是一名同性恋者,并毫不掩饰自己为此而骄傲。尽管没有苹果公司 CEO 库克的出柜宣言那么出名,但蒂尔此举在硅谷业内引起的震动也是同样不可小看。

但是,他反对所谓媒体天生正义,曝光和揭露名人隐私属于捍卫言论自由的说法。媒体成为蒂尔的敌人,他也成功变身成为媒体最大的噩梦。

他首先抨击 Gawker 旗下一个博客网站,视其为硅谷地带的“基地组织”。2007 年,该博客反击的方式是替当时的蒂尔“出柜”。这令蒂尔极其不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蒂尔动用据称高达 1000 万美元的庞大资金,帮助所有针对 Gawker 的诉讼,其中今年资助美国职业摔跤手浩克·霍甘(Hulk Hogan)的官司,成为导致 Gawker 破产的最后一根稻草。

敢于用 9 年光阴通过正当法律手段干掉敌对的媒体,也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是他不敢做的了。蒂尔此前曾多次口头表达对特朗普的支持,更曾在今年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

耐人寻味,也在意料之中的是蒂尔所在机构的态度。他担任合伙人的著名孵化器 Y Combinator 的年轻掌门人萨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以及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也都表示了不反对。

两人自己都反对特朗普的政见,但都不会切断和蒂尔的关系。奥尔特曼表示,“隔绝所有反对言论只会导致极端主义盛行,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国家的样子。”他本人认为特朗普是美国“不可接受的威胁”,但是他“不会因为某人支持一个主要大党的候选人就炒他的鱿鱼,这将会是一条危险的道路。”

可是,蒂尔和特朗普同样属于“因为某人支持一个主要大党的候选人就炒他的鱿鱼”的那种人——他们都做得出来。蒂尔已经做过了,他因为媒体说自己的坏话,就干掉了那家媒体。

如此看来,还能继续支持蒂尔的奥尔特曼与格雷厄姆,恐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利用蒂尔的嘴说自己的心里话也说不准呢。毕竟,除了蒂尔,你很难找出第二个人敢于扔掉政治正确的面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