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百货神奇不再 传CEO携600万跑路

2016-10-19 08:48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神通少女”王凯歆火了,神奇百货却死了。

10月17日,98年CEO王凯歆创办的“神奇百货”官网被发现已无法访问,APP上的内容也被全部清空。新芽NewSeed于17日下午向王凯歆求证此事,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应。神奇百货的天使轮投资人则表示:“已列入死亡名单,早就不再关注这家公司了”。

(神奇百货官网已无法打开,APP内容清空)

VC大佬们在公开场合一再强调,投早期项目要看人、看人、看人。当初选择王凯歆,是投资人走眼看错,还是故意而为之?谁是最后的受益者?被资本捧上天,“98年CEO”有多神奇?

“神通少女”终于不再神奇。经历非法裁员、数据造假、涉嫌漏税等一系列负面风波以后,历时不到一年的“98年少女CEO创业故事”,结局蒙上了一层灰。

此前王凯歆风头一时无两,被资本和媒体捧上“神坛”。今年初,王凯歆参加《我是独角兽》真人秀一炮走红,一身Cosplay打扮、舌战投资人却毫不怯场,并霸气宣称“要赚够95后的钱”。不过10分钟的时间里,在场的投资人都表示愿意投资神奇百货。2016年1月,神奇百货公布完成1500万A轮融资,由经纬中国领投,真格基金和创新谷跟投。

(关键词“王凯歆”在百度指数上的热度)

对于“风口上”的98年少女王凯歆,神奇百货的投资人曾评价“很有商业天赋”。真实的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5月16日,GQ中国曾刊发一篇题为《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的文章,引发舆论一片哗然。今年7月,一系列负面新闻陆续被爆出,拨开“华丽丽的壳”,人们似乎看到了少女CEO的另一面——

挥霍无度。“神奇百货”天使轮的资金到账后,王凯歆从不在乎花钱,买两千块的衣服,住三千块一晚的套房,打上万块一套的水光针;

数据虚假。神奇百货员工在知乎上透露,传说中的“一天订单超过一千笔”业绩,他们只在“双十一”冲到过;说有一百多家供货商,实际上连十家都不到;

模式坑爹。商业模式经不起推敲,核心业务仍停留在代购模式上,“为了吸引用户,原价转销还补贴邮费,赔本赚吆喝”,甚至涉及盗用淘宝商家图片;

非法裁员。被莫名辞退的员工甚至包括曾一手策划她上“我是独角兽”的元老级员工张嫣。张嫣无奈戏称自己是“我因为没及时公关自己被裁员事件而被裁员”。

对于这些丑闻,王凯歆当时回应外界质疑称:“我才17岁,找什么初心?”

10月17日,有知情人士向《创业邦》杂志发邮件爆料称,公司目前的财务报表均为假账,王凯歆个人挪用公款额度高达高近600万元人民币,目前准备逃往美国以躲避法律追究。

主要信息整理如下:

1、深圳大爆炸科技有限公司现在没有办公场所,无在职员工,所有前员工均在9月中旬被强行要求离职,没有按劳动法进行相应补偿。

2、公司账目不清,所有上报的财务报表均为假账,均经过王凯歆之手亲自造假,在平安银行基本户记录中王凯歆个人挪用公款额度高达近600万元人民币,均为其个人花销及开支,后续其近10人助理身上的接近100万元人民币支出也用于支付其住酒店、娱乐及购物花销。

3、截至九月中旬公司公账余额不足80万元,王凯歆更是把仅有的80万元全部转入自己的私人账户供个人挥霍,对于公事大小事务处理方式荒谬至极,甚至间接导致其最后一任助理过劳猝死。目前其准备逃往美国以躲避法律追究。

4、作为深圳大爆炸科技有限公司前员工,也是最后一批被辞退的员工,我和其他七位同事经讨论后决定揭发王凯歆的所作所为。相信GQ和其他媒体上的负面报道各位也有所耳闻,我可以拍着胸脯告诉各位,那些只是冰山一角,有不及而无过之。

5、如果各位想救一救这个被金钱和物欲迷花了眼的小姑娘,请及时彻查深圳大爆炸科技有限公司的财务及运营状况,希望各位能真真正正做到尽职,实地看看这个公司现在的情况,让王凯歆能及时悬崖勒马,不至于在犯罪的漩涡里越陷越深。

6、由于个人原因我比希望这封举报信被透露出去,如果各位还想在后续调查中得到我的帮助,请务必做好这封信件包括发件人的信息和内容的保密,谢谢。

某离职员工向媒体透露,目前“神奇百货”人去楼空,其实只剩下王凯歆一个人了,挪用公款的事情也属实。

今年7月,陷入丑闻风波的王凯歆曾在个人微信号上解释称“裁减超过70名员工是为尽快达到收支平衡,神奇百货的现金流情况足以供公司支撑2年以上,不存在公司倒闭传言。”现在看来,当时的说法很可能只是又一个大忽悠!王凯歆这次面临的不仅仅是公司倒闭、创业失败的问题,而是法律的惩戒。

投资人图创业者“成功”还是“成名”?

如果说“看人”是投资人们公认的一个投资逻辑,那选择王凯歆,是被蒙蔽看错了人,还是有其他企图而故意看错?有人说,此次事情彻底让人觉得“风投”就是“疯投”,投资人把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拉下水,自己却赚足眼球。

早已成“人精”的天使投资人当然不傻,让创业者成为网红,只不过是他们为拉高项目估值惯用的一种“套路”。高估值是创业投资的一种包装手段,即用自己较高的估值去给其它项目融资制造难题。这也是我们经常会看到虚报估值和融资额的原因之一。

有投资人曾说过:“通过一波一波炒作以后,就红了,他有可能在这个事件当中没成,但是,他的品牌知名度和关注度已经足以让他在未来他选定的某一个行业摇身一变,他就成功了。”这个所谓的“成功”,与其说是创业者的“成功”,还不如说是投资人“成功”。

投资方利用创业者的曝光率与知名度来窃取成果,然而通过事件营销走红的创业者却始终无法挽救根基不稳的企业命运。

曾带王凯歆入行的资深投资人一语道破天机。“我其实很不同意这些孵化器让人家高中就去创业。我跟她说,那是骗她的,她老不信。我分析过:‘第一,你年轻;第二,你是女性;第三,你高中没读书。’这三个都是很好的炒作话题。”风投机构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往这些可怜的小鲜肉身上砸个几百万,万一不成功,大不了当作广告费。

王凯歆们扮演的,是投资机构剧本里的某个角色,拥有“吸睛”标配——95后、未成年少女、萝莉、高中辍学、特立独行……在流水车间被“包装”好的创业明星,在创业真人秀银幕一站,“叮一下”新鲜出炉,又是一个神奇少年/少女。

罗辑思维最近反省说,投资papi酱是我们的耻辱。罗辑思维的一位高管表示:“投资这件事儿要画句号了,再也不能做了。不是我们投得不好,我们投的都是很好的公司,但就是因为他们太好,投资上我们可能要赚很多钱,我们就容易受到诱惑。所以,这是我们的耻辱,为什么?说明你没有把精力放在你最该干的事情上。”

资本的大风吹呀吹,最终剩下一地鸡毛。不过,即便最后这些曾被追捧的网红创业者跌落了,媒体和资本好像并没有什么损失,媒体继续写他们跌落神坛的稿子,资本继续寻找下一个自带头条属性的项目。至于创业者,如今已“学坏”到携款而逃了……泡沫在破灭,创业乱象也没少

一方面资本不遗余力地追捧甚至制造“网红创业者”,另一方面创业泡沫破灭、融资环境的寒风凛冽,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创业者们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以至于“毁三观”的事年年有,近年分外多。

你们还记得余佳文吧!曾扬言要拿出一个亿的利润分给员工的余佳文,在央视节目中得意“认怂”,周鸿祎当场发飙:“你这句话讲得很虚伪。你作为老板不能忽悠员工,如果你觉得金钱一点无所谓,反正都是玩,你敢不敢把所有的股份都分给你的员工?”

还有前段时间鼎鼎大名的“宅代洗”。这家校园洗衣服务公司,它的CEO郭超宇在一次采访中大言不惭地表示,该公司在初期因没有用户而无助的时候,果断采用了“剪断电源线”的方式来“逼”学生用户们就范。

紧随宅代洗事件的,是楚楚街副总裁蒙克的过激营销。9月1日凌晨,蒙克在朋友圈以“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和“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连发了三条状态,继而玩起了失踪,随后他发长文表示,“每个营销人内心都有一个想做‘事件’的心,我也不例外。况且我正处于一个非常想证明自己的年龄。”

更别说微信“大V”刷阅读量了。9月28号当天,微信多个“大V”公号阅读量出现大幅下跌,造成这一异动的原因,是微信后台更新了接口,让这部分公号的实际阅读量曝光,这一天,也被业界戏称为“公号裸奔日”。

恶意营销、数据造假、黑公关……创业者好像变得越来越“坏”了。自从那个叫“资本寒冬”的隐形巨人来了,一些创业者便惶惶不可终日。他们想,这怪兽太强大,不可强攻,不可正面对敌。无奈段位不够的他们也没什么以弱胜强的妙招,甚至不惜毁灭价值观。结果自然很明了,招招反噬自己,落人口实。

自媒体“老道消息”写道:

如果听过崔健那句“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被揭穿吹牛逼不认账的余佳文还怎么会继续说出“90后都这么玩儿”这样的话。

如果听过窦唯一个词一个词念出“矛盾、虚伪、贪婪、欺骗”,郭超宇怎么会有脸拿剪别人洗衣机电线说事儿,完了还说那是策划好的公关。

如果听过《蓝色骨头》里“要么我选择孤独,要么我选择堕落”,楚楚街的副总裁蒙克怎么会想到用求救信号做营销的惊人low举,愚弄人们的善良和信任。

数据造假,虚报融资,拖欠工资。朋友圈里纷纷讲起来笑话,《给你讲个笑话,我是创业者》,《给你讲个笑话,我是搞互联网的》,《给你讲个笑话,我是公司的CEO》。

创业者变坏真的是从他们不听摇滚开始的。

以前的创业者们,事情可以没成,但是不可以不体面。你能逼老罗写出来,“44岁的罗永浩站在被告席上”,你能揪出来冯大辉当CTO不务正业更新小道消息。那是因为这些人傻啊,心里有什么说什么,还白纸黑字写出来,让你们扒,让你们打脸。

我不知道,创业者变坏是不是从不听摇滚开始的,但相信一定是从丢掉初心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