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潮来袭,移动医疗做错了什么?

2016-10-19 15:45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上周,好大夫在线被爆出裁员,幅度达50%,800位员工将只剩400位,裁员对象波及技术部门、UED(用户体验设计),甚至总监级别。对此传闻,好大夫发出辟谣声明,称“好大夫在线正在进行智慧互联网医院正式开业前的准备,为此进行正常的组织结构和人员结构调整,不存在文中所讲的情况。”

  除好大夫外,近期就医160、寻医问药等在互联网医疗领域探索十几年的创业公司均陷入“裁员风波”。同时,他们的回应有类似之处,均指向了“业务重点转移”、“公司需长期布局”等原因。

  而在更早时间段,春雨医生也被传出“倒闭”,后被回应为网络炒作。

  2016年,资本寒冬之时,移动医疗的发展进入瓶颈期,出现疲软。年初,早有悲观者断言“移动医疗的九成项目将成为炮灰”。从2014年的行业利好形式,到现在老牌移动医疗公司深陷裁员漩涡,移动医疗出现了什么问题?

裁员背后的症结

  在资本寒冬前,移动医疗市场是一个万亿级的创业风口。彼时,医疗创业行业市场大、痛点多。数据显示,药品零售批发市场规模为 1.4 万亿元,商业健康保险近 1500 亿,预计 2020 年会突破万亿,医疗服务市场未来规模可达十万亿。加上政策利好,国务院发布的《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等政策的扶持让众多创业者看到希望,投身移动医疗创业大潮中。

  资本的介入刺激了移动医疗行业的发展。据相关媒体不完全统计,移动医疗领域 5年融资近 7 亿美元,从 2015 年 12 月到 2016 年 1 月短短两个月就有近十家移动医疗互联网项目获得融资。当时国内移动医疗App多达2000个,而在今天,这些短时间涌现的应用被同质化、功能单一、重合率高等共性问题困扰,面临被甩出线的死局。

  2016年4月,一份《移动医疗公司最新死亡名单》令众多移动医疗创业者寒心,这份名单中列出了27家在移动医疗行业“阵亡”的创业产品。资本寒冬之下,投资人选择理性观望,创业公司缺少了资本无法继续“烧钱”模式,难融资、难盈利成为创业者的痛点。

  针对这次传闻被广泛传播,好大夫在线CEO王航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大程度是因为移动医疗领域现在处于寒冬期,大家对整个移动医疗行业信心不足。

  就医160对裁员事件的回应称公司业务重点转移,公司计划对组织架构和部分业务团队进行优化。今年8月份,寻医问药也是因为需长期布局,裁减了母婴和移动医院两块业务的全部人员。

  资本泡沫的破裂也令创业者加速调整公司方向,砍掉成本较重、难盈利的“鸡肋”部门,裁员也成了创业者当下自然而然的行为。

尴尬的盈利模式:无法切入痛点

  裁员背后是盈利的困境,但为何移动医疗领域迟迟无法盈利,只能依靠烧钱才能生存?这与现阶段移动医疗仍不成熟的盈利模式有直接关系。

  如今移动医疗主流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4类,分别是流量广告、流量分享、O2O及保险等模式。

  流量广告是好大夫在线、寻医问药网等老牌医疗信息网站一以贯之的盈利手段。其实广告这种模式并不是移动医疗本身切入的服务核心,但广告却成为了移动医疗网站变现的出口。这意味着如今并未从移动医疗提供的服务中直接获得盈利。除此之外,流量广告先天的缺陷是它并不属于有门槛的盈利模式,因此也不会成为投资人青睐的变现来源。

  流量分享是多数互联网服务的盈利思维。在大数据时代,移动医疗企业可通过大数据把流量倒给上下游的医疗服务。譬如为医疗器材、医药厂商导入客源,利用入口优势向医院和医生收取佣金等等。但医疗涉及到用户隐私,可能会引起用户的反感。此前就医360曾因向女性用户推荐香港的HPV疫苗而饱受争议。况且很多移动医疗的产品还未聚集起大批用户,流量分享还属空中楼阁。

  而O2O在移动医疗领域概念则很宽泛。O2O模式各式各样,譬如上门送药、线下诊所等。掌握了挂号资源的公司也开始入手导诊、支付等流程,连接线上和医院,收取佣金。但如今O2O普遍不被看好,在其他领域都只能凭借烧钱获取用户,且不能长久。医疗领域的O2O的前景也未可知。

  目前,也有不少移动医疗公司与保险公司合作,涉足医疗保险市场。如微医、平安好医生等。但还处于探索阶段。

  而曝出裁员的老牌移动医疗公司的盈利模式大都集中于广告及咨询价格、技术等增值服务层面。

  重山资本合伙人鲁东成对寻找中国创客记者表示,盈利模式遇到困境的主要原因是如今切入的痛点不够深,现有的模式无法解决用户根本的看病问题,自然不可能实现大规模盈利。

  移动医疗想要解决看病问题,自然就要直接做网上问诊。虽然目前已有多家公司试水,但看病的交互性非常强,整个环节想要在线上全部完成非常困难。技术就是远程会诊的第一个门槛。

  而政策同时也是阻碍网上问诊发展的一个重要壁垒。去年8月29日,国家卫计委发布了《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规定了“远程医疗”的定义:一方医疗机构邀请其它医疗机构,运用通信、计算机及网络技术,为本医疗机构诊疗患者提供技术支持的医疗活动,并明确规定,“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这就意味着互联网公司如果没有牌照,只能做咨询,不能做诊疗。

  除此之外,社保报销、保险的线下线上仍未对接,医疗支付的制度也是影响移动诊疗发展的重要原因。

未来的突破点在何方?

  为了解决互联网无法做诊疗的困境,同时也为了化解运营牌照的问题,如今大多数移动医疗企业开始选择与线下医院合作或者直接自建线下医院。譬如春雨医生早在去年上半年就开始试水线下挂牌合作,而丁香园则直接自建品牌。

  业内人士认为,真正促进互联网医疗平台作出改变、入局线下,是当患者在线上获得免费咨询和诊断之后,钱最终流向的仍是传统医院。而只有线上线下的结合才能形成完整的闭环。

  鲁东成表示,国外的移动医疗较之国内要稍好些,这与国外的诚信体制管理、医生本身的执照认定、支付方式等等都有关。但其实在在线问诊方面,很大程度也都受制于技术,国内情况并非特殊。

  他认为,目前移动医疗的优势仅在于医疗信息匹配等环节。但用纯粹的互联网思维做移动医疗是不适合的。医疗本身是个线下模式很重的行业,想要盈利,还是要抓住行业本身的特质。

  如今移动医疗领域的裁员仅是资本泡沫破裂时暴露的一角。本质来说,裁员是资金难以为继、盈利迟迟困顿时为了生存而做出的抉择。神话破灭未必是坏事,或许也会促使移动医疗公司谋求更切痛点的盈利模式,寻找更多的突破。

 

 

编辑:胡涵 张慧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