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金融末路 估值150亿元的趣分期要转型了

2016-10-20 09:39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开局不利。

十分钟内,对手两度破门,后防线几近崩溃。骤雨前夕,白色的灯光透过薄雾照在奥森公园的绿茵场上,队友都面色难堪。这场足球赛一度气氛沉闷,就连专程赶来的拉拉队也被一旁的橄榄球队训练吸引而去。

今晚是一场复仇之战,罗敏带领的“趣店队”曾在几周前落败于“趣学车队”。他显然不甘心,他想逆转。在球场上,胜利如果来得太容易,反而了无乐趣,倒是逆转而来的胜利,带来的惊喜感往往翻倍。罗敏太熟悉这种感觉了,他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几乎都是逆转而来——一家独角兽公司、在北京的房产、特斯拉汽车……

他大学毕业后的前9年,可以用“连续创业者、连续失败者”来概括。直到2014年3月创立趣分期,他才开始进入逆转周期:趁着互联网金融的风口,趣分期切入校园金融市场。两年半时间,融资七轮,估值高达150亿元。

在一份“互联网金融造富”的榜单上,1983年出生的罗敏以拥有20.4亿元的财富排在第18位。

但人生的各种压力也集中到来,午夜的惊恐之感时常翻涌而出。这几年,罗敏一直在学着如何坦然地面对生活和事业,尤其是如何度过人生中风暴时刻。

他正处在风暴之中。

校园金融从今年开始惹上争议,“逼大学生跳楼、裸照威胁催收、高利贷、暴力催收”的舆论声音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喊打喊杀者在网上聚集。在深圳、重庆、广州等地方监管规范出台后,针对校园金融企业更是口诛笔伐不断,社会对校园贷充满敌意的气氛越来越明显。

作为校园金融的龙头公司之一,趣分期被当作暴戾声音的靶子。作为CEO,罗敏正小心翼翼地应对着眼前的舆论危机。

“如果是在以前,看到负面消息出来一定会吩咐下面去问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写这种文章。一定要好好找他聊聊,甚至说要起个律师函之类的回应一下。不过现在坦然了许多,基本不怎么去看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9月5日,趣分期(7月品牌升级为“趣店”)宣布退出校园金融业务,转型向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费金融领域发展。原本,罗以为这是趣分期在表明对待校园金融恶性事件的态度。但舆论却欢呼:罗敏被打跑了,这说明校园金融的出现和催熟,是带有原罪的。整个9月份,趣分期几乎保持着每天一篇以上的负面新闻热度。

某天中午,有人看到罗敏穿着拖鞋、短裤、深色T恤走进公司的瑜伽室,径直走到窗边角落的按摩椅上。将近1个小时,一言不发,偶尔翻看手机,偶尔望着天花板冥想。

“他最近好像经常这样,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很凝重,感觉心事重重。”一位接近罗敏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踢球和找人聊天是他为数不多的宣泄情绪的方式。

创立趣分期这两年来,他胖了不少,长了很多白发,索性剃了寸头,更显严肃。几年未见的朋友看到他的近照后说,“罗敏老了好多”。

一切的得来太不容易,但毁灭总在一瞬之间——创业十年,曾“死”过九次的罗敏深知这一点。他老把“没有安全感”挂在嘴边。

校园金融末路

3月21日,各大媒体被一则头条新闻刷屏:河南一名21岁的大学生在多个网络借贷平台上借款赌球,最终欠下60万元债务无力偿还,跳楼自杀。他生前伪造、借用了20多个同学的身份信息,在趣分期、分期乐、诺诺镑客、名校贷、优分期、雏鹰等平台多头贷款。

他的手机里保存着一段电话录音,来自于一家平台的催债者。还有一条短信说:“这钱你是不打算还了是吧。花着别人的钱就这么心安理得?诚信不要了是吧?你的通讯录我已经拿到了。明天上午就开始联系你周边人,如有打扰请谅解。”

罗敏在办公室里看到这条消息时,心里一堵。“很难受,我立即让业务部门去查,是不是我们的用户,借了多少钱,员工究竟有没有采取过分的催收手段。”下面的人回复,确有其人,借了3000块钱,已经逾期失联了。

召集高管开紧急会议,罗敏说:“这个事情我们要反思,究竟应该怎么做。”

在2015年一年的时间里,全国各地有上百家创业团队杀入校园金融市场,鱼龙混杂。凭借一张学生证就能在互联网上借到几十万块钱,罗敏意识到,“这太危险了”。

他试图找监管机构沟通,希望成立一家能共享用户数据的行业协会,以防止用户多头贷款。但各家平台都还处于争夺市场份额的创业阶段,响应者寥寥。“那就先停止校园推广吧,至少要表明态度。”

罗敏也在反思关于校园金融的道德争议。今年4月的某一天,罗敏拿起电话,给投资人挨个打过去,找他们讨论,趣分期想要退出校园金融业务,品牌也要改,“趣分期”要换成“趣店”。话题敏感,一家靠校园金融起家的独角兽公司要说服投资人谅解并支持。

罗敏在电话里讲述了公司近期遭遇的一些事情,再说了下转型的思路。前两年服务的许多客户已经毕业进入社会,拿着他们的信用数据进入校园之外的5亿非信用卡人群市场是顺其自然。另外,罗敏说,他从来没有想过通过在校生的分期消费来赚钱,他想的是,积累他们在大学里产生的信用数据,等毕业了再提供其他类型的金融服务盈利。转型之后,将成立一家名为“趣校园”的新公司,通过帮助在校生找兼职、实习等服务来积累他们的信用数据。

罗敏的转型提议最终得到了投资人一致的支持。“基本不需要说服他们吧,基于以往的信任。也是大家一直都看到的方向。”

或许,投资人不得不同意趣分期的转型决定,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监管风暴的来临。今年4月,银监会联合教育部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重庆、广西、深圳、广州等地相继下发了《关于规范校园网络借贷业务的通知》,为校园贷戴上紧箍咒。

8月24日,银监会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针对校园贷特别增加了“对于借款人要具备与还款能力相匹配”的要求,以及提出“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针。

转型势在必行。趣分期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内部尝试了许多转型方向,做过车贷、房贷、高管贷等多个项目试错。今年7月,趣分期获得首期Pre-IPO系列融资的同时,宣布升级为趣店集团,并在产品版块、服务对象、战略方向全面扩容。9月5日,趣店正式宣布退出校园分期购物业务,转型向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费金融业务。

但此时,舆论的刀已经架上脖子了,关于校园金融所存在的道德争议开始进入白热化的讨论。刀剑无眼,罗敏觉得有些冤枉。

“这个行业出现了问题,趣分期又是龙头公司之一,棒子自然都打在了我们身上。但很多地方的高校里本身存在高利贷,我们是在用更低的利率去打压他们,但这些没人看见。”罗敏感觉,舆论的刀枪棍棒中还夹带着暗箭伤人。

采访当日,有一篇当天在微信朋友圈流传甚广的文章,把罗描述成一个投机创业者。罗敏翻动了几下手机屏幕,对标题中被贴上的标签有些不忿:“投机创业者?每一个创业者肯定要选对好的方向和机会。那不如都回去种田好了,那个不投机。”

“我只看了标题和前面几段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如果是有理有据的调查报道,你把准确事实和数据摆出来,我认。但他根本没有来采访我们,也没有任何沟通,能就这样写?这是为什么?”他摇了摇头,斜着脸反问。

不只是外部舆论,转型的决定也在公司内部发酵。这家拥有3000名员工、平均年龄不到23岁的公司曾经将校园地推团队视为核心竞争力,但转型之后,一些高校团队的正式员工转入新公司“趣校园”的筹备项目之中,绝大部分兼职和实习员工被裁。

在微博、脉脉等社交平台上,不少趣分期高校代理员工在公司转型被裁掉后,调转枪头对准老东家和他们以前尊称的“罗大大”,开口谩骂。趣分期一名高管说,很多人在微信上不断问他,为什么要转型。“很多小孩是有情绪的。我只能回答,这是公司的决定。”

他认为,校园分期的确是起家的业务,但该转向时一定要转,即使船大了,也一定要掉头,即使有人反对,也一定要掉头。如果你了解一下我们的创业经历就会知道,这符合老罗的性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