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网约车宽松新政:出租车公司恐司机难招

admin 2016-10-20 17:21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成都,地处西南的四川省省会,因为网约车新政而再度成为关注的焦点。

相比其他城市多数对户籍、车牌等进行严格限制,10月14日,成都出台地方版“网约车”新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成都由于未对司机户籍、驾照登记地等进行限制,被认为是截至目前,全国比较宽容的“网约车”城市。

事实上,在10月13日,四川省商务厅副厅长杨春轩在“四川电子商务发展峰会”上称,滴滴和优步进入成都后,便未对其发展进行限制。

这使网约车在成都的发展一直较快速和平稳。

对此,西南交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陈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成都“网约车”不对司机户籍进行限制亦“经得起历史检验”。

网约车“最宽容”城市

事实上,在2014年以优步为主的网约车进入成都初期,成都和其他城市一样,爆发过出租车司机以集体罢工等方式,抗议网约车分食了自身利益。

而主管方——成都交委的态度,亦经历了转变的过程。2015年8月,成都交委在回复市民的询问时称,在当前法律法规框架下,政府的态度是明确的、坚决的,利用私家车、租赁车从事“专车”营运属于非法营运行为,是政府执法打击对象。

而2016年2月,成都交委回复市民时,已经有所松动:“并非是任何人任何车辆都可以介入专车平台,而是要符合一定条件,比如车辆要改成营运车辆。”

而到了3月,成都交委的表态已经非常缓和:“相关制度与专车相关政策正在制定中。”

对此,杨春轩称,在滴滴和优步进入成都伊始,地方政府做政策判断时,主要基于两点考虑,第一是“是否危害社会”,第二为“是否利于人民生活”。“我们认为滴滴和优步是值得支持的新生事物”,杨春轩表示,“因此我们一直未对其发展进行约束,也使得优步在成都获得了全球领先的发展机会。”

而在“十一”国庆过后,和发布地方网约车新政的城市相比,成都的政策显得尤为温和。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梳理,和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相比,成都的“网约车”新政的“宽容性”主要体现5个方面。第一是成都未规定“网约车”司机的户籍所在地为成都,仅要求拥有“居住证”即可。而根据成都目前的户籍政策,在成都连续居住6个月以上即可获得居住证。

第二是“网约车”司机不需要持有本地驾照,仅网约车照需要成都牌照即可;第三是车辆并不需要为本人持有;第四是在排量方面,和北京与广州相比,成都允许更小排量的汽车申请“网约车”;第五是在轴距方面,成都未进行规定,而北上广均要求轴距大于2650毫米,这意味着成都允许紧凑型汽车进入“网约车”市场。

陈光认为,并不能简单理解为成都比其他地方政府更加“开放”。

“各个城市在制定规定的时候,涉及到户籍人口,公共资源、城市规模等多方面的考虑。”陈光表示,“如在一些已经限号或者交通非常拥堵的城市,优先考虑对车辆牌照和驾驶者执照的限制和制约,是有前置因素的。”

但就成都而言,陈光认为,成都一直是一个包容的城市,“这样的历史积淀对城市管理有影响,后者制定的政策也更留有余地”。

不设户籍限制

在成都的“网约车”新政中,陈光特别提到的是未出现对户籍的限制条款。

“成都从实践角度出发,将非户籍人员的居住证资格也纳入到网约车司机范围之内,扩大网约车司机就业主体,实际就是增加了就业可能,也是对中央‘三个一亿人’战略的落实”。

事实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位成都网约车司机。从构成情况看,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第一是出租车司机转行而来;第二是外来务工者;第三是成都本埠40岁以上,没有专业技能或下岗待业者。

对于选择网约车,上述人员一致的认识是,“只要拥有汽车,能认路便可以上岗,和其他行业比起来,就业的门槛非常低。”

进一步讲,陈光认为,从更长远来看,作为计划经济时代产物的户籍制度将消失,成都作为“国家中心城市”,鼓励民众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创造财富,取消网约车户籍是经得住历史考验的。

在成都“网约车”新政出台前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多位出租车和网约车世纪进行了采访。

在最近的一年时间中,大部分成都的出租车公司都面临司机提前解除合同,或到期不再续约的情况。司机外流的方向很一致,即加入滴滴或者优步的网约车司机行列。

“尽管要挣钱,一天的工作强度也和开出租车相同,但至少不会每天一起床,就会欠公司好几百的份子钱”。一名出租车司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但亦有出租车司机表达不同观点,“网约车需要用自己的车,如果购置新车,月供和交给公司的份子钱实际上差不多”。

在出租车汽车公司方面,对上述“新政”还在观望,认为成都的新政出台若效仿京沪,则将阻止司机的流失。“但成都却出台了非常宽松的政策,我们担忧招聘新司机会更加困难。”成都一家出租车公司的运管部负责人称。

不过针对这一现实冲突,成都在制定政策时有所考虑:即出租车可以跨过其他程序,直接申请从事网约车服务。

“在很大程度上,网约车与出租车代表着新旧两大产业的矛盾。”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称,“这种矛盾有时候是一种不稳定因素,这是各地政府面临的同样问题。而成都政府在处理时确实有着高明之处。”

进一步讲,朱巍认为,网约车与出租车司机作为市场构成基本要素,若能够自由流动的话,必将产生市场调节作用:出租车效益好时,司机安心做出租车司机,网约车效益好时,司机完全可以用最低成本转行做网约车。

进一步讲,杨春轩认为,成都对于互联网产业一直持有开放和包容的态度,“这也是成都经济能够持续高速和健康发展的原因”。                                                                                   

为您推荐: